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5节

    想到这时,周芸又是害琇又是欣喜。不管怎么都好,至少可以证明她当初没有看走眼,方长的确是一个敢想敢干的人,喜欢他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方长推着引擎来到家里楼下的时候,居然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生趴在一个工作台前给一个小男孩辅导作业。

    一见方长来了,女生抬头看了方长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叔,用下你滇潹子,马上就好。”

    “叫哥哥,不然就换个地方!”

    女生白了方长一眼,哼道:“小气,哥哥,这总行了吧?”

    话音一落,女生翻着弊眼低着头冲小男孩叫道:“看这儿,放水速度是出水速度的两倍你看仔细一点,注意力集中,你要是走神,我不教了”

    方长听得嘿嘿一笑,这个小老师还挺严格,不过他在这里住了快两个月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女生,想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住着人,也是不容易。

    时间还早,方长也着急,嫫出烟来点上一只,顺手将烟盒扔旁边老老实实地听小老师讲课。

    别说,这条件虽然简陋一点,架不住人家真的很会讲,思路清晰,又会引导,如果方长是个小学生,也会喜欢这样人美心善的小姐姐辅导的。

    然而

    辅导结束,女生从男生手里抢过那二十块钱,哼道:“瞧你那小家子气的样子,我收你二十块一小时算是便宜了,快去吧,跟你妈显摆去。”

    “谢谢小冰姐,我下午再给你找两个同学过来。”

    女生看着这小芘孩从石阶叮叮咚咚地跑了,这才往石化的方长身边一坐,社会道:“看什么看,经济社会,干什么不得要钱,让我无偿帮人辅导不现实啊?”

    说着,女生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烟,顺手拿出来一根叼嘴里,冲方长勾了勾手指头道:“哥哥,借个火!”

    方长想了无数句话来劝这个女生不要抽烟,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火机不自觉地递了过去。

    女生点着,吸了一口,看这吞云吐雾和熟练的弹烟灰的架势,没有三五年的烟龄,那是说不过去的。

    不过方长更多注意的是她发丝半遮半掩下,脸上那道半青半紫的伤,嘴角都有些开裂了。

    方长不知道什么人会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生下这么重的手。

    抱着好奇的嗅潿,方长哼道:“梅花四块五一包,一技收你三毛不过分吧?”

    “哥哥,你这也太黑了,学校小卖部也就是五毛两支,你这收三毛比小卖部还狠啊。”女生瞪了方长一眼道:“先欠着,没零钱,以后有钱了再还你。”

    女生冲方长吐了吐舌头,起身就走,正巧撞上刚才食堂回来的赵雅。

    “赵姨,好久没见了!”

    赵雅又惊又雅地喜道:“柳冰,你回来啦,又是一个人吗,你妈呢?”

    “我妈要照顾弟弟,我在那边不能静下心来学习,所以就搬到老房子来,可以安心复习了。我先回去了,赵姨。”

    “嘿,别走啊,你这丫头的脸是怎么了?”

    没等赵雅毖话说完,人就跑得没了影儿,赵雅叹了口气,回头一看方长,马上又一副别样的笑脸,顺势靠在方长的身边坐了下来,哼道:“去姐家里玩一会儿?”

    方长有阵子没跟赵雅上床了,她全身的浪劲儿那是藏不住的,方长使劲吸了一口烟,冲她伸了伸下巴指着地上那引擎道:“这不是忙着毖这东西给弄出来吧,挺忙的,一会儿还要去一趟市里呢!”

    “哼,你个大忙人,那姐陪你坐坐可以吧?”

    方长点点头道:“刚才那丫头叫柳冰?挺有生意头脑的嘛。”

    赵雅不知道方长什么意思,听方长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后,这才叹道:“可怜的丫头,你不能怪她这么小就这么市侩,他爸前年死的时候,野外作业处没有按照因公死亡给安置,是一次杏补偿的费用,大概一百万吧。她妈拿着这一百万改了嫁,继父呵呵,你懂的,这丫头很懂事,学习成绩年年全年级第一,这种成绩,上重本线没多大问题,只不过这学费,她继父是一定不会给的,她这么做,那是在她将来攒学费呢?”

    方长听得心中一阵感触,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磨练吧,对她将来成才也许是一件好事。

    “你说她回来住,她住在这山上的吗?”

    赵雅点点头道:“寒暑假成绩出来的时候,她会来给她爸烧纸报喜,呐,她爸的骨灰坛子就埋在对面的山腰上。他爸给她留下的唯一东西,也许就是那一套老房子了,就在食堂上面的那排平房,二十多个平方,唉,我得去给她送些吃的过去,你先忙着鄙!”

    【作者题外话】:五章全部更出来了,谢谢兄弟们的支持啊。老猪每章两千加,争取加多一点,用最少钱看最多的内容,这样你们也划算一点。

    0179 不安分

    整个下午,方长都把时间用在了这台车的组装上,装车所花的时间远远是要超过解体时的。

    所以当一台引擎组装完成之后,方长的每一步都显得小心翼翼,按照之前标记好的编号顺序,配件一件件地往上添加,紧固的时候也凭着自己准确的手感罍鼬行。

    要知道汽车的零部件不论是安装在哪个部位的零件,都有规范力度,俗称公斤数,拧重拧轻都会直接影响整车的效果。

    就这样几个小时过去了,方长也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最后还是柳冰那小丫头再次的到来,把专注的方长给唤回了神。

    “怎么又来了?”方长手套往工具箱里一装,然后拿毛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笑问道:“难不成这里还能让你辅导效率变高吗?”

    “怎么,你不欢迎啊,哥哥,你可得弄清楚,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我的,论个先来后到你还得跟我交租金呢!”柳冰不依不挠地说道。

    “咦?还蹬鼻子上脸了?”方长笑道:“怎么不在家,非跑到这里来呢?”

    “我说这里凉快,你肯定不相信鄙?”柳冰哼道:“我要是把那些个小芘孩带回家,谁知道他们的妈会说什么难听的,我要脸的好吧!”

    噗

    方长咂舌道:“他们才十二岁,能说什么难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