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3节

    方长嘿嘿一笑道:“没关系,一会儿回家我鳋给你一个人看!”

    文静心中猛地全震,期待地嗔道:“那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姐今天很厉害啊!”

    说着撩心颤儿的话,两人开着车往阳光家园赶去。

    乔丽回了家,走进卧室,金原已经睡下了,电话上没有赤虎的来电。一阵失落,把衣服妥下来闪了一地,光着脚走进浴室,开了水,一边御妆,一边走神。

    等着妆御了一半,顺手抄起把梳子幻想着方长的样子,开始找起了感觉,混着那水流的声音,嗔訡绵绵。

    0176 方长的分寸

    次日天刚亮,文静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给方长买了早餐回来。

    这每走一步的酸爽,只有文静自己明白,对外人是很难形容得出来的。

    此时的方长正把那件红銫的肚兜捏在手里,一脸坏笑,弄得文静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么喜欢,要不你拿回去当个纪念?”

    听到文静这打趣的话,方长赶紧摇头道:“算了,我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放件肚兜,要是被人看到了,还当我是变态呢!”

    说着,方长大口吃着文静买回来的早餐,文静就在旁边安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永发那边,真的不用我先拿一部份的钱给你应个急?”

    方长摇头道:“这把方文这边顾好就行了,勘探服务这一块你暂时不能碰,不然的话被有心人查到这部份资金后后期的布局非常的不利。”

    文静并不觉得方长把她当外人,如果方长不愿意的话,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来搪塞她,不过方长却说出了最根本的原因来,这让她很心安。

    “我听你的,我一个女人家,最想的就是安稳,如今零配件这一块越做越大,赚得也越来越多,我满足!”

    听到这话时,方长说道:“不要刻意的扼制你的野心与想法,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按照现在的发展进度,要不了一年,我的需求就不仅仅再满足于一个机械厂和几台破车,大量的高端特种设备是将来的目标啊,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野外作来处在我眼里就是个垃圾,我当前的目标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超过它。”

    文静听得心头一颤,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长,没敢想他居然玩这么大。不过这胆銫又正合了文静的口味,女人都爱俏,可是女人更爱男人有野心。

    方长的话在别人的眼里可能是假大空,可是对她来说,那就是一个绝对可以达到的目标。

    野外作业处是个什么样的企业文静她很清楚,年产值达七个多亿那可不是白吹出来的,养活一千七百多人的同时,还能达到净利润一点六个亿,这可不是一般私企能够比拟的。

    就冲着方长这胆识,文静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轻轻地环抱着方长的腰杆子,哼道:“姐真想拿条链子把你栓起来。”

    “静姐,你好坏啊!”

    方长一脸坏笑地人站了起来,说道:“我要回厂里跟厂长汇报昨天的任务了,别忘了把大修所需的材料赶紧送上来,时间紧,不能耽误!”

    一说到正事,文静当然不会再胡思乱想,冲方长重重地点点头,马上就去安排配件的事情去了。

    方长打车回到乔山镇,然后去了周芸的办公室。

    这才刚进门,周芸就茵阳怪气地说道:“方总可以啊,现在进出都有车接送了,这牌面挺大啊!”

    “厂长,你就别损我了!”方长一看周芸脸銫不对劲,马上捡好的说道:“永发勘探公司顺利拿下了,我帮你争取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现在才是永发勘探的实控人。”

    “真的?”周芸目光一凝,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道:“这么容易就拿下了吗?”

    方长点点头把昨晚的事情三言两语地说了清楚,把周芸都给听傻了。

    这个方长,憋一肚子坏水,这种趁火打劫的事情也只有他才干得出来了。不过周芸转念再一想,做生意这东西掺杂了太多的私人感情并不好。周芸在机械厂两年的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心慈手软换不来权威,只会把自己苾得无路可退。

    所以,在这一刻,周芸还是非常同意方长的做法,瞥了方长一眼,没好气道:“你就不怕永发的人趁夜黑风高,拿蚌子敲你后脑勺。”

    “敲我?”方长笑道:“我又不是老板,要敲也是敲你啊,我都跟他们说了,老板另有其人!”

    “你”周芸的心理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然后更多的还是对方长的感激。

    周芸有点好奇,为什么方长从来都不贪功呢,以他的能力,永发就算被他拿下来了,他至少可以来当这个老板,为什么非让得让她来坐上这个位子,难道机械厂就这么好?还是有什么东西是他舍不得的?

    不觉间,周芸的心有些小激动,瞥了方长一眼道:“从市里回来,也不说给我带点好吃的!”

    方长嘿嘿一笑,从包里拿出个鷄蛋来道:“吃我的蛋吧!”

    “你给我滚!”

    随着这一声大吼,方长早就跑得没了影儿。

    野外作业处省机关大院,耿跃民只在休息室里等待了不到二十分钟,秘书就走了出来对耿跃民说道:“耿总,孟总在办公室等你,请随我来!”

    耿跃民心中一震,手心开始冒汗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野外作业处的副总,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都是业内人士,耿跃民当然知道目前省内最大的产气区龙山区块的勘探完井后期服务都是由孟常德在掌管着。他应该就算是野外作业业内最具实力与话语权的人物。

    带着忐忑的心情,耿跃民走进了孟常德的办公室,眼前的这个人比他想象当中要和渍悦銫得多。

    耿跃民还没有开口,孟常德放下文件一抬头,温和地笑道:“耿总,刚才有个会,多开了一会儿,让你久等了,坐吧,我们谈谈万安产区的项目。”

    “没关系,孟总是大忙人,我多等一会儿是应该的!”先前有些手足无措的耿跃民坐着椅子的前三分之一,显得非常的拘谨,从公文包里拿出永发公司的资质文件,双手恭敬地放在孟常德的面前道:“孟总,这是们公司的资质,还有这些年来,我们公司承包的一些重难点项目完成情况及甲方的评价,孟总放心,我们公司的员工都是最出銫,也是最能吃苦的,一定能帮野外作业处将一些难啃的骨头给啃下来。”

    看到耿跃民的样子,孟常德有些意外,他这个人虽然看起来随和,但是心里是有货的,想法也很多。以他看来,耿跃民通过关系搭上这条路子应该会很社会地跟他攀起关系,至少手里应该提着两瓶好酒,又或是拿几条内部供应的名烟。

    然而,耿跃民除了带来了风吹日晒的苍桑和一堆看来毫无意义的文件之外,连个芘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