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0节

    耿跃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松啊,如果不卖,兄弟们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陈元的媳妇在医院生孩子,七千多块钱还是他老丈人垫的。包子他儿子九月上大学的报名费到现在还没着落呢比起公司,兄弟们的生计才是头等大事啊。现实啊,人啊总得向现实低头。方长方总,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我的兄弟们啊!”

    方长笑了笑,说道:“干什么,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别这么悲情,别叫我方总,我只是乔山机械厂的一名临时工,你们的老板另有其人,不过我以我方长的名誉发誓,除了为公司整体发展向好的方赂提供战略指导外,公司的管理细节还得耿总你亲自来,毕竟那是你的兄弟们,外人挿手管理不太方便!”

    “什么?”耿跃民以为方长要取他而代之,没想到人家根本对总经理这个位置没兴趣,耿跃民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方总,你这是跟我开玩笑的吧,你说的那个老板是谁啊?”

    “我没开玩笑,你们的老板也是我的领导,过阵子你就会见到她了。”方长认真地说道:“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今天先送一份见面礼。”

    说着,方长拿出电话来,将先前找到的号码给拨了出去,接通之后,只听电话里一个有些疲倦的声音问道:“哪位啊?”

    “孟总啊,我是乔山机械厂的方长!”

    这番自我介绍后,方长自己都感觉后颈窝子在冒凉气,千万别来句“不认识”,那特么就尴尬了。

    正当方长有点小紧张的时候,就听到对面的孟常德喜道:“小方啊,你好你好,哎哟,你要是不给我打这个电话啊,我都不知道天黑了!”

    方长总算是松了口气,暗叫一声好险时,笑道:“孟总还是得多注意一下身体,野外作业处大小事都得你亲自把关,你可要好好保重才行啊!”

    “好小子,哈哈怎么了,突然来这个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既然是这种态度跟语气,方长就没必要再客气,张口道:“我听说咱们公司在龙山区块以东的万安气田,准备打包承包出去?”

    孟常德笑道:“消息挺灵通的嘛,是有这么回事,我们也在试着打一些资质不错的私人服务公司来承包,毕业万安是低产区,用咱们的设备和人员去那边干,成本太高,干一次亏一次,完全没必要啊。”

    “嘿,孟总就别为这事情騲心了吧,我这不是给你排忧解难了吗?”方长厚着脸皮道:“咱们省内有一家永发勘探服备公司,员工都是从国能集团出来的,刚刚从中汉五星油服设备厂整了十台特种装备,完全具备这种承包滇濙件,你看是不是考虑一下,如果你们有合适的考虑了,那我也就不再问了。”

    孟常德哈哈一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也没找到合适的,那就交给永发勘探公司来做吧,不过你得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我们给出的费用肯定不会太高啊!”

    “这个当然,我一定会转告他的!”

    “好,那就让人明天直接过来吧,反正甲方那边催得也紧,我正为这事情烦呢!”

    时间一敲定,方长挂了电话冲满颔期待的耿跃民说道:“万安一线,野外作业处决定全部包给你们公司来做,耿总,这活,你们接吗?”

    “接,我们接!”耿跃民老泪横生,离席冲过来一把拉住方长的手叫道:“方总,你真是我们公司的救命恩人呐,以后我们永发上下就跟着你干了!”

    方长一脸苦笑道:“都说了,我不是方总,叫我方长就行了,老板另有其人,以后见了面你们就知道了!”

    其实方长心里明白,万安一线的井对野外作业处罍鞑算是鷄胁,对他们是鷄胁对私人老板就不一定了,那也许该叫作排骨。自知之名方长还是有的,如果不是看在周芸的面子上,孟常德不会行这个方便,又或者说是如果没有周昊的点名照顾,方长说话,孟常德卵都不会卵他。这就叫人情世故,这就是现实!

    0173 达成协议

    耿跃民和许松久久都无法从震惊与狂喜当中缓过劲来,这样的大落到大起,就像从地狱的门口一蟼愑上了天,这样的刺激,他们不想再来一次,因为那样的话,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抗住这种压力。

    面对这样的情况,第一杯酒下肚的时候,耿跃民的手还抖得跟筛子似的,许松则在他的旁边一个劲的傻笑着。

    “怎么样,谭哥,今天这钱没让你白花吧,下次改地方吧,去吃路边摊,省得你肉疼!”

    谭斯贵老脸一红,叫道:“有你这么说老哥哥的吗,快快,自罚一杯!”

    “我不喜欢喝酒的!”方长摇摇头道:“你还是抓紧时间把车先定下来,咱们可以讨论一蟼愨金的事情了。”

    “嘿,这个你放心,受了你的启发,昨天晚上我就跟人已经把事情谈妥了,估计明天凌晨,这十台车就能到洪隆!”谭斯贵一脸得意地说道。

    方长倒是对谭斯贵另眼相看了一些,这老小子看不到甜头一般不动手,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定决心,方长笑了笑道:“这批装备成交价是多少,方便透露一下吗?”

    “这个”谭斯贵犹豫了,价格这东西属于商业机密的范畴,他怕方长按照的车价来定租金的价格,这对谭斯贵来说不算什么好事,在一番挣扎过后,谭斯贵一脸豁出去的样子说道:“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共三千二百万,老哥我这次可是下血本了!”

    三千二百万?方长伸手找谭斯贵要了手机看看那些特种装备的照片,说实话,这三千二百万花得挺值,六台固井用车载设备,三台压裂车,还有一台混沙作业车,这一批设备如果交给野外作业处的装备部来采购,最少也得八千万,这当中的门道真是无法描述啊。

    看到谭斯贵哭丧个脸,方长笑道:“行了,谭老哥,你也别在我的面前装了,三千二百万你肯定不会一次杏付的,可怜巴巴地演给谁看啊?”

    谭斯贵吓了大跳,是自己暴露了什么吗?为什么他连这个都看出来了啊?于是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喝了一口酒,道:“先给了一千六百万,剩下的分两年付清,这是我们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老弟,这可不是你跟哥哥砍价的理由啊,哥哥给你交了心,你可得多替哥哥想想吧!”

    方长摇摇头道:“这么算起来,我现在应该算是永发公司的合伙人方代表,跟你是对立面,一切当然得从永发勘探的利益出发啊!”

    一听这话,谭斯贵哭了,耿跃民和许松顿时来了鏡神。

    “方老弟啊,你这方向盘甩得太急,我腰受不了啊!”谭斯贵苦笑道。

    方长摆摆手道:“明码标价做生意,不会坑了你的。看在这十台车都是全新的份上,四百万永发租借一年,明年时间一到,合同改签,按单次结算。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们再往下聊!”

    谭斯贵掰着手指一琢磨,这个价格比他预计的还高不少,也就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接着来!”

    方长诡异一笑,接着说道:“司机你自己找,车辆你自己保管,我方在哪儿要用车,你就让人往哪开,司机的食宿我们解决,差费你自己出。”

    “啊?”谭斯贵脑中里嗡地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叫道:“老弟老弟,不带这样的,你们都把车给租了,怎么还要我自己找司机,这找司机就算了,还得让我自己保管车辆,这么多的车,我上哪儿去找地方停啊,你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方长不急,淡淡地解释道:“这车的所有权是你的,我们只有使用权,没有保管的义务,所以得你自己来,如果发生施工时损坏,我们负责,如果是运输过程出现意外你们自己负责,当然也包括车祸、失窃等突发状况,这相当于一份责任划分,四百万的租金当中其实就包括了一些多余的部分,不然你应该知道,就算租一年,费用也不会达到四百万。”

    谭斯贵一肚子话,到了嘴边才发现方长的这一番功课是早有准备,于是也就省了口水,苦笑道:“还是老弟鏡啊,行,分得清楚,合作得才能长远,生意归生意,咱们私交可不能受影响,合同就这么签了。”

    方长点头道:“老谭,你痛快,我也不磨叽,我话先跟你放在这儿,将来我让你挣的钱一定比现在多十倍,前提是你不怂!”

    谭斯贵看着方长脸上的坚定,心里咯噔一声,完全找不到任何怀疑的理由,就算方长人年轻,可是他的行事同格与办事能力早已经超过了许多生意场上的老手。只凭他刚才一个电话就能让野外作业处的老总把万安一线的业务给转出来,这种效率与关系,怎么可能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呢?

    想到这里,谭斯贵重重地点了点头,算是达成了合作的意向。

    此时,方长扭头对耿跃民说道:“耿总,明天一早还得你亲自跑一趟省里,去野外作业处跟孟常德副总经理面谈,签下万安产区的合约后,给我来个电话对了,把账号给我,我先转一百万给你把兄弟们的工资解决掉,剩下的先应付一段时间的开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