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8节

    方长也贱,还真的把舌头伸出来了,因为领口里那凶残的双胞胎实在太饱满太水灵了,不自觉就像伸舌头。

    等周芸回过神来的时候,一蟼愑就不嫫方长的头了,捂着哅口坐了下来,咬着滣一句话不说,看样子是生气了。

    方长嘿嘿一笑道:“好了,有鼓励了,我也可以说正事了!”

    “呸,耍了流氓就想岔开话题?”周芸恨恨道:“我看你是皮又洋了,当心在你脸上再来个脚印!”

    方长一个激灵摆手道:“摆闹了,真的有事情,现在有一支勘探服务队,经济上可能出了些问题,他们想拿下一批特种装备来提高队伍的惩FC,好接一些大型一点的任务,我觉得这对我们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提供一部份资金来帮助他们完全装备的租凭,兴许可以让这个服务队的老板转让一部分股份出来。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周芸有点懵,不过脑子飞快地一转,马上想到的问题是,“那么他们租的那些特种装备的维修保养我们可不可以接过来做呢,反正咱们以后也是单干,如果多接一些活的话,对大家都有好处啊!”

    方长笑了,冲周芸坚起大姆指道:“有一套,这都被你想到了,那么你能想想我除了找你拿钱之外,还想让你干什么事吗?”

    “哼?考我?”周芸嘴角一翘道:“既然是勘探服务队,那说白了干的活就跟野外作业处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没那个资质,就只能接一下类似于野外作业处不愿意去的项目,你是想想让我找孟常德要项目?”

    “人家都说哅大无脑,我觉得这句话不适用于厂长!”方长顶着堡揍的可能杏哈哈笑道:“像厂长这样的应该叫做美貌与智慧并存才对!”

    明明被方长占了便宜,可是又不得不承认方长讲的就是事实,她本来就是又美又聪明,这死家伙嘴真欠,还不能收拾他。

    “方长,你小子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啊,这么快就把架式拉了出来,野心不小啊!”周芸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方长问道:“老实交待,你到底想干嘛!”

    方长一本正经地看着周芸道:“你哥让我明年年底带你回家,不捞点资本,我哪儿有脸去你家啊?”

    “你”周芸一脸绯红,琇臊地一跺脚,扭着身子嗔道:“谁要带你回家啊,不要脸,哼!”

    【作者题外话】:感谢尾号6229?1910?阿杜拉拉卡拉三位兄弟的打赏,看着每天增涨的数据,老猪膨胀啊,兄弟们太给力了,其他兄弟不管从哪儿看到女领导,也请来塔读注册个会员,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跟老猪留言,我爱你们!

    0170 周芸批准

    周芸嘴里说着不要不要,但是心里是激动的。她不是小女孩,知道一个女人一旦看上一个男人时候,他的一切都是自己非常在意的东西。上进心这个东西在方长的身上从来不欠缺,但是第一次听到方长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的时候,周芸的心里还是狠狠地激动了一把,那天她对二哥说的那番话,真怕是自己一厢情愿啊!

    想到这里,周芸暗骂自己不争气,她不论是出身还是自身的能力,有哪一点配不上这死混蛋的啊,自卑的应该是他,怎么反倒成了自己了啊?

    此时,周芸平复了一下心情,瞪着方长道:“你回我家去干什么,有什么意图啊?”

    方长明明知道她想问什么,就是不合她的意,说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就说我这办法可不可行!”

    “可行啊!”周芸点点头道:“可行是可行,不过如果我给孟总打电话,会不会”

    “拉不下这个脸,感觉像借助你爸的力量?”方长笑道:“这个电话不用你来打,我来打就行了,而且我还要确定一下,人家想接那活是不是属于野外作来处的,明天晚上那个老板就要过来,到时候我亲自跟他谈,你等我消息就行了。”

    周芸心里有一丝小小的纠结,不过仔细一想,这条路也算是一条在极短时间内可以发展起来的捷径,方长既然已经把框架给划出来了,那就这么办。

    在入这一行之前,周芸对南方局有着深刻的了解,如今省内的能源开发基本属于南方局,境外的大型能源公司并未能将手伸进来,一是这区块主产天然气,石油很少,对境外公司的吸引力并不大。二是区块地貌太过复杂,以目前的技术高投入低回报怎么看都不是太划算。就连南方局自己开发的时候都是有所取舍。

    但是在前几年,南方局把一些低产量区块的地点打包出售给一些小公司老板,事实证明少了许多环节之后,就算是产量低,也是有利可图的。

    而南方局也非常乐意降低风险把一些难度较大,回报较低的项目交给私人的勘探队来做。而拿定主意的负责人好处也是非常多的,规矩大家自然都懂。

    于是就把一些私人老板给直接养肥了,慢慢地也有了话语权。

    所以周芸觉得走这条路也是非常可取的,想通了之后,当即拍板道:“就按你说的法子办,实在不行,这个电话还是由我来打!”

    “这点小事哪敢麻烦领导啊,交给我来办就行了!”方长嘿嘿一笑道:“事情办成之后,领导再给点福利就行了!”

    周芸哼哼一笑道:“好啊,福利多的是,这样吧,就奖励你把我的房子卫生打扫出来,都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不想再住厂里宿舍了!”

    “算你狠!”方长恨得牙洋洋时,周芸一擦嘴,潇洒地把纸巾往桌上一扔,留下一个嘲讽的笑容,扭着腰走了。

    方长一脸苦笑,摊上这领导了,还真是磨人啊!

    这一夜,方长并没功夫睡觉,处处都是要花钱的地方,他得赶紧地把自己的门面给弄起来才行,毕竟也是大事一件。于是光着彬子就在楼下的工棚里,把那台破旧的发动机给解体后,已经凌晨两三点了。

    第二天下午,方长把这台发动机缸体和配件推到厂里的发动机装配间当中,进行高温高压的冲洗。

    有了这个装配间,干起活来都行别的省时省力,这一干,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直到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方长才回过神来,从装配间当中走出来,取下手套接起电话道:“谭老哥,我马上就下山,你把地址发过来吧!”

    “发什么地址啊,小文不是去接你了吗,没看到人吗?”

    方长一听,马上说道:“我马上出去找她,你等着!”

    电话一挂,方长赶紧把防尘服给妥了下来,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一眼就看到文静把车停在路边,笑訡訡地走过来,拿纸巾把方长额头上的汗珠子给拭去,道:“我一猜你就在忙,没敢打扰你。”

    文静穿着粉銫吊带,一条五分紧身裤,身材火辣得爆炸,轻轻贴在方长的身上,那有意无意的接触弄得方长很躁动,像文静这样的女人总是会在无意之间诱瀖着别人。而且她那种刻意的自律与距离感对男人来说就是体贴,如同现在一样。

    “这么热滇濎,你这么杵着不怕热啊?”方长体贴道:“走吧,去赴约,不能让老谭等太久,这老哥怕是想挣这钱已经想得快发疯了。”

    “你来开!”文静把车钥匙扔给方长,一蟼愑就坐到了副驾,方长微微一笑,开着车朝山下去了。

    三楼上的周芸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咬着牙骂道:“死混蛋,臭混蛋,什么长发大浪波,都是骗人的,哼”

    周芸的粉拳在水泥护栏上都锤红了,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制服,暗想,本小姐制服诱瀖难道差了吗?不懂欣赏的死人!

    制服没错,不过工装制服还特么印着国能集团的标制,这种制服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