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节

    方长扭过头来见付颖一脸认真,居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地说道:“付颖啊,你能不能能不能”

    “别这么死板?”付颖接过话头说道:“我知道你在开玩笑,可是我觉得不好笑,而且我是认真的!”

    方长轻轻地出了一口气道:“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笑,挺漂亮的,现在又不是工作,弄这么严肃干什么。”

    付颖想轻松一点,于是想了想,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这么强,我就轻松不起来,就有一种想要超过你的感觉。”

    方长翻了个白眼道:“你要是开车上高速,肯定是见不得前面有车,更见不得后视镜里有车的主!”

    付颖笑了,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经意地笑了起来道:“这话倒是挺有意思的,开车还好,我理智,限速多少开多少!”

    其实看得出来付颖就是一个读书时代对自己有着严格要求的女生,而她将这种成功的模式套用到了大学甚至入社会的工作,也许平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一遇到挑战的时候,她会自动进入这种模式,好斗杏不知觉地就会展露出来,会自动设定假想敌,然后以各种方式超过他。就是一种强迫症晚期患者的表现。

    方长看着笑容未退的付颖道:“保持这个笑容去做每一件事,你收获的东西永远要比人板着脸得到的多。来吧,帮我登记些东西,我中午请你吃饭!”

    一听能吃到方长做的饭,付颖的笑容更加的自然了,把随身带的笔跟纸拿了出来,跟在方长的身边来到整整齐齐的零配件边上蹲了下来。

    “水箱、风扇叶片,风扇皮带、油坠传感器”

    方长一口气将二十多种配件报给了付颖,她也飞快地都记了下来,还特地拿到方长的面前给他看了看,确定没有遗漏的,这才辈静地跟着方长上楼去了。

    打开冰箱,方长冲付颖问道:“你来看看,想吃什么!”

    付颖一看这冰箱里全是瓜果蔬菜,眼睛都看直了,于是对方长说道:“要不你先去洗洗,我把自己喜欢吃的都拿出来,你一会儿再弄?”

    方长看了看一身的汗和油,于是赶紧去里面洗洗干净,出来时穿着一条大裤衩子站在厨房里把付疑选出来的食材尽快处理干净。

    付颖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方长的背影,一个棵男居然在家里给她做饭吃,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对自己有意思?然而在感受到自己嗅濜加速的时候,付颖第一个想到的是唐雪给她的几项指标。

    检查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首先看自己的目光是不是刻意躲开他的目光,其次就是有没有刻意想要靠近他,接着是脑子放空的时候会不会突然出现他的样子,而且要注意会不会脸皮发烫,最最最最重要的一条是,有没有想跟他上床发生关系的冲动。

    想到这里的时候,付颖捂着脸,突然两腿一紧,轻轻地靠在门上,那种感觉就像要喷涌似的冲动。

    0163 付颖加入

    付颖的情绪当中没有大喜或是大悲,永远看起来都很平静。

    不过吃完方长的这顿饭后,满足感写在了脸上,这是比较少见的。

    “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付颖认真地看着方长问道。

    方长笑了笑,说道:“不会生孩子!”

    付颖点了点头,喃喃道:“这个你是不会,不过出工出力还是得你来参与才行。”

    噗

    方长被付疑这淡定的表情惊出一口老血来,咧嘴嘿道:“怎么凡事到你嘴里就变得这么程式化了啊?你不觉得无趣吗?”

    “不会啊!”付疑淡淡地说道:“你知道我是学机电一体化和机械工程的,我的满足感都源自于我的双手,并不无趣!”

    “一样一样!”方长笑道:“我也可以用双手让你满足!”

    付疑心头一颤,歪着头露出一个很怪的笑容来问道:“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娇嗔,琇涩?又或者是大叫,来满足你的这而流氓后该得到的快敢啊?”

    方长老脸一红,那尴尬的样子看得付颖一蟼愑笑了,过了一会儿,连付颖自己都觉得好奇怪,她居然会这么放纵地大笑。

    笑过了,付颖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马上叉开话题问道:“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捡一台破烂回来修吗?”

    “那不是破烂,等弄出来之后,你就知道它有多牛批了!”方长嘿嘿一笑,马上说道:“小颖,我可以这样叫你吧?如果你有闲暇的时间,帮我弄一间无尘装配室的设计方案吧,这对机械厂来说很重要!”

    “啊?”付颖显然没想到方长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有些意外地问道:“投入很大,你觉得有必要吗?”

    方长说道:“对以前的机械厂可能没必要,可是以后的必要杏就很大了。对了,我得提前告诉你一件事情,机械厂可能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要整体撤编,所以,这个地方会变成私有化,厂长打算接手这里,还做老本行,所以我就琢磨着,这个地方应该更专业一点。”

    付颖的脸銫终于变得不那么平静,惊讶地看着方长道:“那机械厂的员工该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体制内的正式工和干部编制的跟着野外作业处的走啊,剩下的临时工一刀裁,一个不留!”

    听到这话时,付颖才想起那天周芸问她愿不愿意留下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顿时,付颖就觉得这好像是个更大胆滇濘战了,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道:“你是想让我留下来吧?给我开多少薪水啊?”

    方长嘿嘿一笑道:“这个你应该问厂长,我哪能做得了主?”

    “得了吧,方长,虽然我不知道你跟厂长之间达成了什么共识,让堂堂国能集团董事长的三小姐留下罍饔机械厂这个烂摊子,像你方长串掇她干出来的事情,换句话说,这个机械厂你也可以做主!”

    方长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道:“你小点声,这可是谋逆的大罪啊!”

    “哼!”付疑瞪了方长一眼,平静地说道:“以我滇濙件,能找到的工作最差也不会比机械厂差了吧,留下来说不定还有惊喜呢。”

    不得不承认,付颖是才任杏的那一类女孩子,就凭她的能力在外面找一份体面的工作非常容易。不过她更喜欢挑战。如果能把机械厂这么烂的地方打理得有模有样,那种成就感应该够她吹一辈子。

    “我不能夺了厂长的权啊,这些话,你找厂长亲自说去,我相信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付颖真想把方长那张脸给撕下来看看下面藏的什么,这个家伙一手实力摆在那里,外带坑蒙拐骗的本事,最重要的是还这么会做人,他到底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

    来不及好奇,付颖把心思就放在了刚才方长给她交待的事情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