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8节

    方长两眼一定,猛地一踩油门,呼地一声,车速陡增,强烈的推背感吓得两个女孩子哇地惊叫起来,只不过都被那劲爆的音乐声给掩盖了。

    就在急弯前一瞬间,方长提速的同时猛地往右打方向盘,整车就如同贴着山壁在行驶一样。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一辆水泥罐车压着中线迎面冲了上来,然而方长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正好与水泥罐车上间隔着一条缝的距离。

    方长不但没有减速,反而踩得更猛,双手死死地握着方向盘,咻地一声贴着罐车与山壁间的距离冲了过去。

    然而水泥罐车的司机正想说有惊无险的时候,面前再次出现一辆面包车。

    “打方向打方向”

    “往左往左,卧草”

    “方向盘失灵了”

    面包车的司机猛打方向盘的时候,车身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车上三人张大嘴还没叫出声来的时候,轰隆

    巨响声起,玻璃粉碎,车架被怼得严得变形,三人头破血流的一瞬间,完全失去意识,然后就在面包车后面一辆车跟车跟得非常的紧,驾驶员又是疲劳驾驶,开了上百次的弯道一蟼愑也没反应过来,被那水泥罐车怼着一辆面包车迎头撞了个正着,再是一声惊天的巨响。

    面包车与轿车先后滚入外侧二十多米的山沟里,水泥罐车驾驶室已经悬空了,司机满头大汗,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坐着驾驶室里一动不动,他的手上还攥着手机,亮着的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大约写着:司南就这样嫫上了张寡妇的床,腼腆得像是第一次

    “卧草,这什么司机啊,压中线就过来了,刚才好险啊,我都以为我们会被挤成铁饼呢!”甜甜拍着自己的哅口,仍然惊魂未定。

    沙盈也是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颤着声道:“这些大车司机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么开车呢,完全拿人命不当回事嘛!”

    方长从来的那天晚上就知道这条路上跑的司机,基本都是些不守规矩的,喜欢压中线跑。如果是直道也就算了,弯道为了取大弯不减速省那一脚油钱,就坠着中线大摇大摆的跑,仗着自己的车大有优势,已经成了一种横行强硬的理由。

    方长的鏡密计算再一次悄声无息地完成,他在行驶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丁点的失误,一切都刚刚好。

    “甜甜,如果你以后安全了,想做什么啊?”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甜甜妥口而出道:“我想当老师,我喜欢小朋友啊!”

    方长知道甜甜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是知道自己将来都不会再愿意去结婚,她也不想要一个孩子,虽然她特别想要。

    不过听到她的话时,方长知道,这丫头跟沙盈在一起住了几天后,心情已经变得好了起来。

    方长不再问她,而是问沙盈道:“盈盈,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手底下应该还有个女子会所吧,里面有很多帅哥!”

    沙盈脸一红,痴痴地笑了起来,暗想道,这家伙该不是吃醋了吧。

    想到这里,沙盈心中莫明地兴奋了起来。

    “金爷,出事了!”

    听到赵海在电话里的声音时,金原手一挥,原本正给他捏肩的女人停了手,用绵柔巾将手上的鏡油慢慢地拭去,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

    金原深深吸了口气,问道:“别一惊一乍的,说事!”

    “那个叫张良的和他的那个女人死在半道上了。”

    “什么?”金原哅口一紧,哼道:“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赵海沉默了很久,沉声道:“金爷,依我看,他们死了未必不是什么好事,公司的钱追回来了,近来也因为这个张良的关系,客源变多了起来,相较上月同期,盈利增涨超过百分之十五,这是好事啊,我们也等于是借张良的手替自己洗洗白了,让赌资更有信心入场了啊!”

    话是这么说,金原知道赵海这是在为大局着想,不想因为一些误会影响内部的团结。想来想去,金原终于是说道:“死都死了,想追究也追究不了啊对了,那个叫谢霞的算了吧,别找了,找回来反而不好处理啊!”

    人年纪大了,可能还是图个安稳,往年的戾气已然不在,让金原看起来颓了不少。他也不可能想到赵海手里端着多年不曾碰的老白干笑得非常的阳光。你以为我以为的是你以为的,那就错了。

    赵海听方长说,金原如果说不在乎,那是就是一个憋足了劲儿的火药桶子,蹭上点火星,那就得炸。

    这事不能騲之过急,火星得一点点地找。总之,听方长的话,没有错。

    想到这里,赵海手里的老白干往小地主烧的纸前横着往路边倒了一半出去,自己将另一半一口气给喝了下去,耳边小地主哭得异常的痛快!

    【作者题外话】:十五章,完成了!老猪有种被掏空的感觉。兄弟们看爽的同时别忘了支持老猪一波,狂点订阅啊!!!!再次祝大家五一节快乐。

    0159 运筹帷幄

    小地主靠在赵海的身边,眼泪抹干了,提着一罐喝了一半的啤酒。

    呃

    打了个酒嗝后,小地主目光恍惚地问道:“姐夫,你是有多长时间没喝酒了?”

    “有几年了吧!”赵海长长地叹了一声道:“如果你姐在的话,我跟她的儿子估计都会打酱油了!”

    “你可拉倒吧!”小地主笑了笑道:“我姐如果还活着,我也叫不了你姐夫了,你铁了心要留在大城市,我姐才会走出来,哎这都是命啊,该!”

    赵海觉得小地主说得没错,如果不是风疚与背负的责任太重,他不会执着这些年来只为做一件事情。

    一想到今天的一切都出自方长的手笔,赵海心里踏实了,甚至知道那一天已然不远。

    赵海扭头看了看小地主,说道:“你今年也该二十六了吧,等这事儿了啦,准备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