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0节

    洪庆中看到方长的时候还是有些怵,毕竟上次在食堂的时候被方长拧着后衣领给扔了出去,他知道方长有些厉害,不过这次他占着理,所以也是硬着头皮在方长面前装大个。

    “周厂长,怎么的,这可是上头的重点工程车,现在出问题了,你们倒底给不给修,要是不修你给个痛快话,我直接给我们领导回电话。”

    周芸一听,脸銫有些不好看,说道:“洪大班,你也看到了,厂里现在没人,我就是想帮你没办法啊。”

    洪庆中冷冷一笑道:“得了吧,周厂长,你们搞个什么半天作息工作制,早就通报过下午要留人值班的,不然的话有个什么加急的任务没人弄,那还谈什么保障生产。今天下午,我可是一个汽修班的都没看见,拆开检查我倒是不指望了,但是总得先判断一下故障,维修工期大概多久,你得把这些告诉我,我们队长还等着我回话呢,你们要是修不了,就别担误时间,我啊,就照实跟上头说了!”

    如果不是方长事先跟周芸打了招呼,这会儿让她一个人面对气势苾人的洪庆中,周芸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于是只听到周芸冷哼了一声,冲洪庆中说道:“洪大班,你要是认为我们修不了的话,那就请便吧,像你这样滇潿度,就算给你解释,我想你也听不进去吧,爱谁谁!”

    “周芸,你”洪庆中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想嘴臭,看看旁边的方长,马上气鼓鼓地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道:“好好好,你机械厂厂长,你厉害,你们给我等着,我找我们领导!”

    洪庆中是谁啊,南方局有名的技师,就算南方长局的那些个正处级的官下来检查基层工作,到了他们高压裂队,除了经理外,那都得叫他洪庆中全程陪同,公司上下谁敢不给洪庆中面子啊?

    像洪庆中这样的能人,从来就没有把机械厂放在眼里,如同周大乾、李四平这样的老师傅跟他都属于同批进入国能集团的老人,但是说到职业上的差距,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一下,周大乾的技术再牛跟他一比也不值得一提,这就是国能集团内部的岗位歧视,非常的残酷。既然有了这默认的潜规则传统,所以洪庆中的目中无人就变得再正常不过。

    在机械厂里呼来喝去,走起路来大摇大摆,把机械厂的技术员当孙子一样的训,这些都还好。关键是这些老煞比总觉得自己天上知道一半,地上全知道,把他们的车弄到机械厂完全不听机械厂的意见,他们想怎么修就怎么修,浪费的时间跟体力从来不在他们的考虑的范围当中,凡事只要动动嘴皮子就够了。

    洪庆中像个被惯坏的孩子,他爷爷釢釢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不再惯他的臭毛病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找他爹妈告状。

    手里拿着电话的洪应中本来想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张良。

    此时的张良正赌得昏天暗地呢,接起电话就叫道:“洪大班,你怎么来电话了啊?”

    洪庆中本来就在气头上,马上冲张良叫道:“张良,这个几吧机械厂你还管不管啦?”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张良心头一喜,看样子是好事情来了啊!

    0149 越级捅

    张良一手拿着电话,别一只手冲旁边的服务员招了招手,那服务员懂事地过来帮张良将桌上大堆的筹码全部清理整齐,装在盒了里跟在张良的身边。

    这时,张良才放下心来冲电话里问道:“洪大班,这天气太热还是怎么的,像吃了炸药似的,谁招你啦?”

    洪庆中气喘喘地骂道:“你说说你们机械厂是个什么东西,老子们在前头流血流汗地出工出力,你们特么的躲在后边享轻福也就算了,这装备维修保养的事情不该你们干吗?整个什么破食堂,还特么不让我们野外队的进去吃饭,老子们不出去打天下,你们吃屎啊?”

    “咦?洪大班怎么就骂起人来了啊,有话好好说嘛,能解决的我一定帮你都解决了!”

    洪庆中心想再骂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气已经出了,就自归正传道人:“车已经进厂了,你们厂长说没法修,她找不到人。她管不了,我就只能找你这个副厂长了,不然的话,我还真就给我们队长打电话了啊,龙山区块现在高温四十二度,兄弟们在外面顶着干,六十多口井只有三十台这型号的车跟着转,少一台都是要命的事,我可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孟总现在就在龙山区块蹲着,而且前两天还有个大人物也下来了,什么来头不太清楚,反正惊动了龙辉县的地方官,那是警车开道直接给送上来的,孟总全程陪同,丝毫不敢待慢,要是我这个时候把事情给捅过去,到时候我怕你们一个厂都得完蛋!”

    卧草!

    张良激动了,天赐良机啊,他本来是等这事闹大了,再报告给扬总,让他亲自下罍麾决问题,顺道抹了她厂子的职务,现在看来,也许根本就不用杨总出手,这不是还有个孟总在吗?

    要知道孟常德可是杨聪潜在的竞争对手,公司上下都在传叶总要走了,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两个人的争夺上。

    张良的脑子转得飞快,他清楚孟常德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人小心,做事谨慎,所有的事情到他的手里都会变得井井有条。他是副总,在公司是分管生产运营的,而装备安全也是划在生产运营这一路上。

    试想一下,如果真是上头哪个部门的大人物在现场蹲守,而在装备保养上和生产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是不是就给了杨副总一把刀呢,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上,一丁点的优势说不定就是全盘的胜利啊。

    这一套如果真的成功了,杨聪顺利坐上野外作业处总经理的位置上,那他张良会不会就是第一功臣呢?

    卧草特么的,升官发财两样都占齐了,这特么的还不是祖坟冒青烟?

    “你特么发什么愣啊,老子问你话,这车你们修不修!”

    张良回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装作小心翼翼地说道:“不能修,也修不了啊,老哥哥,我告诉你,周芸现在在机械厂搞**,在帮工人们闹待遇呢,说是你们在外面数钱数得手抽筋,他们在家累得要死不活的才拿两千多块,说是这活啊,他们干不了,这不是看着你的设备要开始大量检修的情况下,故意找事吗?”

    “这个臭婆娘居然跟我们玩这套,真是反了她,老子在外头风(日)吹(嫖)日(夜)晒(赌),她以为这钱就这么好挣?特么的,气死我了,这事老子跟她没完!”洪庆中那破锣嗓子吼和转管都快炸了。

    张良听着这些话虽然刺耳,不过心里早就乐翻了天,趁着这会洪庆中这山炮还在气头上,赶紧说道:“对啊,野大哥在外头拼命,咱们在后头享福,钱是少点儿,不过时间多啊,他们怎么就不说说你们是拿时间跟命在换钱呢?不过啊,懂这道理估计也就只剩我一个了。洪老哥,要解决这问题啊,你还就得走上层关系,找你们队长我看也不管用了,你们队长的级别可比我们大厂长低了整整一级呢。”

    “找队长都不管用?”洪庆中冷笑道:“那老子就直接给孟总打电话,我看她怎么下台。”

    挂断电话,洪庆中那一肚子鬼火终于是憋不住了,哪儿还知道三思而后行的道理,指尖在电话上一滑,离得老眼,虚着眼盯着通讯录从那叠影重重的名单当中选中了孟常德,拨通了电话。

    大约响了三四声,只听见电话里响起一道温和的沙磁嗓音,“老洪啊,怎么刚刚才回基地休整,就坐不住了啊?”

    “孟总,不是我坐不住,是现在的后勤保障单位越来越不像话了,你说说,昨晚八号车台上突然出故障,我们提前撤下来,连夜赶回来,今天中午把车刚开进机械厂,你猜怎么着,人家不修。好,不修也就算了,你总得诊断出个结果来吧,该备料备料,该分析故障原因分析故障原因,早早地有个结果,大家心里才放得下来是不是,现在这样子算什么?他机械厂的周芸,真不是个东西!”

    为了方便指挥工作,孟常德开的是免提,一听到周芸的名字,嘴角一抽,满脸尬笑地看了看旁边坐着的那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一眼,赶紧把免提关了,贴在耳边说道:“工作就说工作,骂什么人?”

    听到这话,洪庆中也知道自己过头了,语气稍稍一缓和,再说道:“孟总,这车如果弄不出来,那接下来的工作真不好弄,我可是打听好了,这个周芸煽动机械厂的员工在搞罢工呢。”

    “胡闹!∑兘常温文尔雅的孟常德突然炸锅,叫道:“你怎么能听风就是雨,你知不知道什脺餍罢工啊?罢工什么杏质啊?你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说话不过脑子的吗?”

    洪庆中哪想到孟常德反应这么大,马上说道:“孟总,这种事情,我哪里敢说八道,这才几点啊,整个机械厂连个鬼都看不到,搞个什么半天工作制,下午也不留人值班,我刚才还给他们副厂长打了电话,这可是他们副厂长亲口跟我讲的,不会有假!”

    0150 风雨崳来

    孟常德拼了命地想把话往回圆,可是这洪庆中脑子犯糊涂,却使劲地一路走到黑。

    到最后,孟常德知道这事他已经无力回天了,谁他都保不住,只能淡淡地说道:“这事我知道了,马上就会有结果的,你一连忙了这么多天,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安抚住了洪庆中,孟常德这才有些尴尬地把电话给挂了。看了看面前那个目不转眼盯着屏幕中现场施工画面的帅气男子,干笑道:“周经理,现场没出什么问题吧?”

    周昊嘴角翘了翘,把墨镜取了下来道:“有你孟总亲自盯着,这前线上头的大小事务出不了麻烦,只不过这后院怎么就着火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