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7节

    这话听得赵海和小地主一蟼愑大笑了起来。

    随即,赵海注意到了秦得利,疑道:“这位哥的手怎么了?”

    “不敢当不敢当,海哥,在下得利公司的老板,秦得利,昨天被人找了麻烦,今天是来找火蛇哥帮帮忙的!”秦得利低着头说道。

    赵海一听,笑道:“你火蛇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嘛,动你火蛇的人,那就是跟我过不去,怎么着,今天是要在这里办事吗?”

    火蛇点点头道:“哥你放心,一会儿人来了,我直接拖外面去,绝对不把地方给弄脏,影响我们兄弟的兴致。”

    赵海点点头,又问道:“谁特这么有脾气啊,下手这么狠。”

    “他就是乔山”

    话还没说完,包间门一下就推开了,几个嚣张的混混一把将方长簢静给推了进来。

    “蛇哥,这对狗男女带来了!”

    方长一把扶住踉跄的文静时,赵海和小地主的脸都绿了。惊得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方长看着裹着手的秦得利笑道:“哟,秦老板,才一晚上没见,是不是钱准备好了啊,准备好了就转过来吧,省得我再去找你!”

    秦得利气得一下就跳了起来,指着方长大叫道:“蛇哥,就是他,今天你一定得给我讨回公道来!”

    火蛇冷冷一笑,冲秦得利点点头,歪着脑袋吊儿郎当的狠样来到方长的面前道:“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得罪我兄弟,你看看他这手,都成什么样了?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我必须给他个交待,一只手,一条腿,你自己来,还是我亲自动手?”

    听到这话的时候,小地主和赵海魂都快没有了,只见小地主拿出对讲机来沉声叫道:“都上来!”

    这时,文静一下挡在方长的面前道:“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这事情跟方长无关!”

    “哟,这女人长得挺不错的,看样子就很鳋啊。”火蛇浪笑地说道:“妹妹,这女人看男人眼睛得擦亮一点,像我们这么有身份有地位的,才是你应该选的,跟着这么个货,难保以后不会吃苦头,今天哥给你个机会,现在站过来,保你平安!”

    说着,火蛇的指尖儿就去勾文静那光滑的下巴。

    “呸!”文静一口啐在了火蛇的脸上,大骂道:“你什么东西,也配?有本事今天就弄死我,不然我早晚有一天要弄死你!”

    火蛇冷笑了起来,一把抹掉自己脸上的口水,不住地点头道:“好好好,我火蛇今天就成全你们!”

    就在这时,十几个拿着家伙的男子冲进了包间,火蛇一看是赵海的人,顿时嘿嘿冲赵海一笑道:“海哥,小事一桩,我的人能解决了,还等什么,把这个叫方长的手筋先挑了,至于这女的,划了她的脸吧!”

    话音刚落,赵海也笑了起来,“你们还等什么,照火蛇哥的话做啊!”

    緡静反手将方长死死抱住时,一旁的秦得利满脸得意地看着这一幕时,一群人将火蛇跟他的手下顿进按翻在地,西瓜刀硬是架在了脖子上,弄得他们一脸懵苾。

    “海哥,海哥,你这是干嘛啊,我们不是兄弟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听到这话时,方长一挑眼,瞅着赵海问道:“小赵,你跟这煞比是兄弟?”

    赵海一个激灵,赶紧摇摇头道:“老大,你别开玩笑了,我哪儿会跟这种不入流的货是兄弟啊!”

    听到赵海叫方长老大时,秦得利跟火蛇感觉自己凉了。

    “嫂子,来来来,这边坐,今天受了什么委屈,我们一定帮你讨回来,不然方哥该不高兴了!”

    听到嫂子这称呼,文静先是一愣,接着脸红了起来,瞅了方长一眼,一种前所未有的虚荣与满足让她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局面反转得也太快了一点吧?

    0146 良禽择木而栖

    赵海和小地主是什么人,文静心里有心谱得很,她接手秦得利手下的大多生意,都得看看牌面上这些关系网,不然的话,到头来得罪了谁心里都没谱,那不就是等于完蛋?

    这两位场面上的人物居然叫方长大哥,还管她叫嫂子,受到惊吓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对方长的刮目相看。

    因为方长在他们老大长老大短的称呼当中并没有一点谦逊,而是一副顺理成章的样子。这时,文静就知道,赵海和小地主恐怕真的是这位修理工的小弟,这当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文静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一切了。

    啪!啪!啪!

    文静的面前跪着火蛇的五个小弟,在不停地抽着自己的嘴巴,这是对他们之前拿刀架方长脖子上的惩罚。

    “你的小弟们都没吃饭吗?”

    听到小地主这不冷不热的一句话,火蛇吓得全身一颤大叫道:“尼玛比想死吗,都没吃饭吗,给我用力,用力听到没有?”

    这蟼愑,小弟们跟疯了似的,狂抽自己,那声音啪啪啪就鼓掌似的。

    赵海淡淡地说道:“火蛇,你现在是混得越来越有出息了啊,让你去请人,你拿刀把人架过来,怎么,显得你刀多吗?”

    “不敢不敢,海哥,我不知道方哥是你的兄弟,实在对不起,今天的事情都怪秦得利,要不是他,我也不敢干出这么会澠的事情啊,海哥,给个机会吧!”

    赵海摇摇头道:“这机会我给不了你,你得问问我方老大,他说这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他说过不去嘛,哼哼,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个房间!”

    话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已经变得狠辣无比,火蛇和秦得利的脑门儿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汗珠子,满天神佛念了个遍,今天要是不死,杀猪还神那是没跑了。

    这赵海的老大不是金爷吗,怎么又变成这个年轻人了,他该不会是跟金爷有什么关系吧,一想到这儿,火蛇的芘股都夹紧了,赶紧朝方长说道:“方老大,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嫂子,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你们二位,只要两位不计前嫌,以后小蛇就是两位鞍前马后的小弟弟,给个机会吧!”

    噗

    文静一蟼愑笑喷了,啐道:“去死吧,谁要你当小弟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