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4节

    想到这里,文静说道:“小子,别怪姐没提醒你,这儿可是龙潭虎袕啊,你要是来了,当心赔了夫人又折兵呢,和气居,有胆儿你就过来吧!”

    “等我,千万别惹怒他们,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听到方长这番话时,文静突然觉得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从包里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妖艳、美丽,满满意意地妥了高跟鞋,踩上了木地板

    方长把电话往兜里一装,一件T恤套上了身,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早知道谭斯贵和秦得利这两人的格局有限,做不了大事,今天如果文静没事的话好说,可是文静要是真被他们怎么样了,方长就不知道自己的手上会不会沾到血了。

    趁着天刚黑不久,方长一路跑到镇上,等了有十几分钟,才拦下一辆返程的出租车,司机张口就要五十,方长也只能照给了。现在才知道没车有多不方便,看来得抓紧时间把楼下那台车给弄出来才行了。

    半小时后,方长走进和气居,服务员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方长就一口气闯进了用餐区。

    此时的文静盘着腿坐在秦得利的面前,笑得非常的自然,还不忘给秦得利空了的杯子里掺上一杯酒。

    “喂,你们二位别光顾着喝啊,吃菜吃菜,这金枪鱼刺身多美味啊,天儿这么热,再放一会儿,估计就不能吃了!”

    谭斯贵说着话,夹了一片刺身沾了沾混着芥末的海鲜酱油,然后一口颔在嘴里,整个人都僵硬了一秒种,直到那刺鼻的感觉过去了,才舒舒服服地嚼起来,那样子看起来爽到了极点。

    没有管脸銫铁青的秦得利,文静扭头瞅着谭斯贵,笑问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啪!

    一巴掌,文静的短发被抽得散落开,浏海挡住了微红的脸,不一会儿,就肿了起来,当文静接发丝捋顺重新露出脸颊来的时候,五根指头印儿着实惹人心痛。

    “婊子!”秦得利狠狠地啐了一口,冷冷道:“你还真当我治不了你是吧,我给你吃给你穿,你有今天,哪一条不是我秦得利给你的,居然合着外人挡我财路?翅膀硬了啊?要飞了啊?卧草!”

    啪!

    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文静脸上同一个位置,这下彻底肿了,嘴角带着血丝。

    不过文静并没有可怜的样子,头轻轻一甩,将头发甩顺了偏往一侧,然后拿起一瓶清酒在自己的杯子里又倒了一杯,端起来,没有敬人,抿了一小口,酒鏡刺激着腔内破壁的小伤口痛得她一阵清醒。

    “秦得利,我欠你的,刚才那两巴掌已经还给你了!”文静笑道:“得利能有今天,至少一半功劳是我的,你可别忘了当初得利资金链出问题的时候,是我把唯一的一套房子压给了银行贷出来的款子让你渡过了危机。当时你说得利将来做大了,分一半给我。我当时告诉你,我不稀罕。我只希望你在我想单飞的时候,放我走就行了。今天这两巴掌一过,不管以前是恩是怨,都过了。从现在起,你是你,我是我!”

    秦得利愣了一瞬间,顺手又是一巴掌,啪地一声脆响过后,隔壁两个手下一蟼愑推门进来,左右架着文静,拖到一边宽敞的地方,秦得利走过来,一把拧住文静那头短发,冷笑道:“臭婊子,你谁啊,还一半?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吗?没有我,你特么也就是个烂货,跟我装高冷是吧,老子今晚就让你变公交车!你等着!”

    说着,秦得利一把撒了手,然后冷冷地说道:“你们灌她喝酒,往死里灌,文经理号称千杯不醉,今天我想看看她的酒量有多好。”

    两个手下一听,拿着桌子的瓶子就准备灌文静的酒。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推开了,两个服务员追在身后大叫道:“先生,你不能穿鞋子进来,先生”

    方长走进包厢,顺手把门给关了,缓缓走到文静的身边蹲了下来看了看文静肿起来的脸,轻轻地抚了一下。

    “傻小子,让你别来,你不听,让你看到姐狼狈的样子,以后可怎么见你啊!”

    听到文静心酸的话,方长笑了笑道:“没事,交给我吧!”

    话音刚落,方长一转身时,刚才的笑容早不知到哪儿去了,满脸的肃杀之气震得一屋子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见方长走到秦得利的面前坐下来,沉声问道:“哪只手打的?”

    秦得利也是过来人啊,风里来雨里去的,方长的样子虽然凶,他也不是吓大的,当紲餍道:“卧草尼”

    完整话还没说完呢,方长一把就他按翻在地,抄起桌上那个水晶做的烟灰缸,摁住那只挣扎的右手,砰砰砰

    血花四溅,其余三人尿浉一片,这时候只有文静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作者题外话】:明天五月一号,终于到了上架的时候,一章一毛多钱,虽然不多,但是谁的钱也不是风乱来的,所以老猪都争取两千加,加得多一点,让大家不用为了标点符号而浪费一丁点。所以,请兄弟们让我看到你们惊人的订阅量,给老猪多一点信心。万分感谢了!

    0143 不服气找帮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随着咣啷一声,把屋里吓傻的人唤过神来了。

    方长把烟灰缸扔在了一边,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往谭斯贵的面前一坐,问道:“有问题吗?”

    谭斯贵摇了摇头道:“没问题没问题!”

    于是赶紧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接通后说道:“向队,我谭斯贵啊,对对对,我手里有两套高压裂泵泵头八成新你放心,质量上绝对保证,三百个小时绝对可以用,九十万?好,都是老朋友了,那就九十万,我明天发货过来。”

    眼睁睁地看着谭斯贵一个电话把买卖给解决了,方长点了点头,从桌上拿了张纸继续擦血。

    谭斯贵的喉咙管有点洋,拼命地咽着口水,紧张到了极点地颤声道:“老板,九十万一口价,我当个牵线的就成了,明天发货,我一会儿让货车过去拉!”

    方长点了点头道:“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我们也不能让谭总白做,下家给九十万,我收你七十万不过分吧?”

    过分?谭斯贵不知道方长叫什么名字,但是碰到这种狠人,能把命给保住已经很不错了,还能赚二十万,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头点得跟啄木鸟似的,叫道:“不过分不过分,完全不过分,不知道老板贵姓,在哪儿高就!”

    方长哼了一声道:“我叫方长,乔山机械厂一名临时工。对了,一线队的大队伍马上就要回来了,换泵头的换泵头,大修的大修,谭总现在占着洪隆汽配市场的大量资源,货源得给我们保障好啊,互惠互利的生意,长期合作下去才是硬道理!”

    听到方长这么一介绍,谭斯贵才知道方长的真正身份。文静在外面成立了一个方文动作科技公司,这个方,代表的就是方长了吧,而且他没想到,泵头的生意,居然就是眼前这个猛人牵的线。能一口把野外作业处一线队所有特种装备的配件生意给揽下来,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啊。

    再看方长的行事风格,谭斯贵知道,这个方长,恐怕不是他得罪得起的。

    谭斯贵没有犹豫,一个电话打给财务,马上吩咐道:“马上给方文动力的账户上打一笔七十万的款子,马上办,我等着的!”

    不到十分钟,一笔七十万的转账已入账,文静数了半天的零,眼睛都花掉了,这一会工夫,好像脸都不疼了。

    看到她点头,方长站了起来,一张带血的卫生纸砸在快死的秦得利脸上道:“一巴掌一百万,打了几巴掌你自己心里有数,就算是笔分手费吧,早点把钱转给文静,我等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