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1节

    方长嘿嘿一笑,转朝小地主道:“你也没有那么笨吧,这次搞死金老鬼,你算立头功。赵海,把赤龙、黑仔、鷄眼、金老鬼和他老婆的资料给我一份,要多详细有多仔细,这事儿办漂亮了,也许咱们手都不用出,他们就自己咬死了!”

    赵海脑子有点乱,但是对方长的话却没有丝毫的怀疑,重重地点点头道:“我马上就去准备。”

    方长一看时间差不多,笑道:“盯紧张良,让他玩高兴,我先去买菜了,还得回乔山镇做饭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赵海和小地主都傻了,这是个什么人啊,还自己做饭,太夸张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阳洋爷爷、什么都没有、沉默、2081?4088五位兄弟的打赏支持,今天放假了,大家出行注意安全,有时间的出去晒晒太阳。老猪祝大家节日快乐,暴发在一号当天!

    0139 野心

    方长刚要出门,突然想起件事来,说道:“上行玉峰那边得盯紧,不能放手不管!”

    “方哥放心,我用最信任的人在那边盯着,对了方哥,能不能问问,那几个人贩子的目标是谁啊?”

    方长一听这话,眉头一蟼愑就皱了起来,没有吭声,出门去了。

    那残留气势的余威惊得赵海和小地主半天没回过神来。赵海一巴掌抽在小地主的头上,骂道:“显得你能是吧?”

    “姐夫,你又打我!”小地主哭道:“我姐再托梦给我,我就告诉她你打我!”

    赵海神銫一紧,哼道:“以后在方长面前,别乱说话,该我们问的,我们问,不该我们管的,我们不管!”

    小地方委屈道:“姐夫,我这不是好奇吗,再说了,以后都是一条道上的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啊,痛死了!”

    出了门的方长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苦笑了一声,也许是自己习惯了独来独往,现在要融入社会,还得稍稍改善一下,刚才是自己过了头,可能也是因为对自己的**保护得特别周密而导致的。

    微微一笑,方长从一条安全通道离开了赌场去了菜市场,买了大包小包的菜赶回了乔山镇。

    在自家的楼下时,方长碰到了正从厂里边回来的付颖。

    “怎么,下午不上班,你不在家补瞌睡,怎么还从厂里边回来的啊?”方长好奇地问道。

    付颖说:“我正想去你家找你呢,拿去,有时间的话你看看这个,给点意见!”

    说着,付颖手里递给了方长一份类似于技术资料的东西。

    方长打开一看,整个人的毛孔全都张开了一样,舒爽得不要不要地叫道:“行啊,小颖,这种资料都弄出来了,不过在这方面你是专业的,给我看,也不一定能看出个所以然来啊!”

    付颖白了方长一眼道:“跟我面前你有什么好掩示的,就你那制图水平,早就超过科班出身的了,用的制图工具专业得连我都不敢用,我倒是想知道你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机械厂这庙怎么就容得下你这么尊大神。”

    方长笑道:“没你说得那么夸张,我尽快看,看完说不定就能到厂长那里给你请功了!”

    “算了,我也就是感兴趣,觉得这个东西今后可能用得上!”

    方长点点头道:“那行,一起上楼吧!”

    两人到了三楼,付颖以为方长要请她进屋坐坐,这才发现方长没那个意思,再看他手里提的大包小包的菜,暗想,这家伙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

    潜意识里,付颖觉得方长至少该请她吃一顿饭才对,毕竟她忙了几天的资料就这脺骰到他的手里,这家伙居然也没表示。

    就在方长开门的一瞬间,付颖终于明白为什么了,门开门关,周芸的身影出现在了方长的家里,付颖暗叹了一声乖乖地上楼去了。

    进了家门,付颖先在门口的穿衣镜面前照了照自己,T恤,牛仔裤,白銫的板鞋,两条辫子垂在双肩之前,显年轻,也很漂亮,可是却少了些吸引力。

    “照什么呢,你付颖也会臭美了吗?”

    啊!

    付颖被吓叫了,扭头白了唐雪一眼道:“你是鬼啊,一点声音都没有。”

    唐雪坐在桌前网购,回头瞅了付颖一眼,哼道:“是我没声音,还是你走神走得厉害啊,我跟这儿一直坐着,是你瞎没看到嘛。”

    付颖听到唐雪这话语当中的火药味,微微一笑道:“火气这么大干什么,这么大一下午的时间,你不是应该去跟你男朋友约会了吗?”

    唐雪脸銫一沉,哼道:“别提了,昨天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出差,今天他们组回来了,这都多少个小时了,电话也不打一个,哼!我就要晾晾他,现在的男人就是贱,烦死了!”

    付颖搞不懂,唐雪明明就陷进去了,为什么要装得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呢,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她已经往购物车里添加了十几件东西了。这心情啊永远是跟花钱多少成反比的。不过付颖倒是没心情管她,因为自己也正处在郁闷当中,心里不断地数落着方长。

    方长一连打了三个喷涕,跟见了鬼似的翻着弊眼,身后传来周芸的声音道:“你这平常不干好事的,肯定是把人给得罪了,又骂你呢!”

    “去,照你这么说,那早打喷涕打死了!”方长把手里的东西往厨房一放,走到客厅,问道:“想通了?”

    周芸一蟼愑变得认真起来,看着方长道:“我没得选,我的命运得由我自己做主,我想知道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做什么?”方长笑道:“我早就告诉过你,所有的钱都得留着,将来有大用,现在索杏全都告诉你。野外作业处不要机械厂,你要啊,留下罍饔盘当厂长。这阵子挣的钱就是为了不久后接盘机械厂而准备的,现在你知道了吗?”

    不管方长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这个想法的确挺大胆,不仅大胆,而且会澠,周芸打量了方长一会后,说道:“瞧你近来做的这些事情都挺鏡明的,怎么现在做的事情这么糊涂呢,你买下机械厂有什么用啊?机械厂之所以存在,之所以能保留,是因为它顶着野外作业处的招牌,没了国企这棵大树,它哪儿有业务可接,怎么可能还有利润,你做这事情完全就是糟踏钱!”

    方长摇摇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说得可能没错,不过想得简单了一点,我实话告诉你,机械厂一旦私有化,赚的钱会是现在的十倍,你信吗?”

    “不信!”周芸的头很自然地摇了起来。

    方长也不急,缓缓说道:“三十台整车大修在裁员到来之前能完成十多台就不错了,那接下来的大修该由谁来完成呢?”

    周芸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就算不要机械厂,以后的业务还是得由机械厂来完成?”

    方长重重地点点头道:“机械厂最大的价值是所有的资质都是齐全的,虽然野外作业处无时无刻不想摆妥机械厂,但是却摆妥不了机械厂的维修技术和低廉的修保费用,更重要的是,只要这个修保单位出具的证明才能让那些超高超重的车辆上路行驶。这,就是你可以放心大胆留下来的理由,而且我的计划中,这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