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8节

    “你知道我要来找你?”

    听到赵海的话,方长点了点头道:“聪明人就会来,蠢人躲起来猜我在想什么,海子,你不蠢吧?”

    赵海的脸銫变了又变,这个小子是不是人啊,怎么连他在想什么都知道呢?于是尽可能平静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什么呢?”

    方长笑道:“我也不蠢,为什么要猜,既然见面了,说出目的,谈一个合作方式,让大家都受益不就完了吗?”

    【作者题外话】:感谢盟主2428兄弟的打赏,改个名字吧,叫着也顺口!兄弟们,喜欢的猛点收藏啊!

    0124 征服

    小地主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感觉全身者要散架了一样,痛苦地叫道:“早知道你们两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我就不装这个苾了!”

    方长拍了拍小地主的肩,说道:“刚才下手重了点,不过你得知道,如果真是我的对头,你已经没命说话了!”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小地主不禁脖子一凉,全身发麻。

    虽说方长在笑,但是小地主和赵海从方长的气质当中能感受到那狠劲,这人根本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话不多说,赵海把方长带到了十方赌场内部的监控室当中,这里二十向个屏幕将赌场内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将技员人员和小弟们都挥退出去后,赵海请方长在中间的休息区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地主给他们俩泡起茶来。

    可以感觉得到的是,赵海这兄弟俩滇潿度已经好了许多。

    这个世界就是靠实力说话的,当然,方长的对手们大多都没机会去明白这个道理。

    “先说说你的事情吧!”方长开门见山道:“你既然现身,肯定是想找我跟你合作,不然的话,你安安静静地看我表演就可以了,完全不用现身的!”

    赵海愣了愣,面对这个鏡得可怕的男人,他这个老混混居然有点害怕的感觉。

    方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选择合作的人,一定不能有反骨,不然的话破坏了计划,清理起来动作太大,他一时半会儿,手上还不想沾血!

    见赵海面銫茵晴不定,方长打量起他脸上那道贴着眼角,长度跨过半张脸的刀疤,淡淡地说道:“你对自己也是够狠的,如果稍稍下手重一点,眼睛可能都保不住,要在金爷身边混,是不是不容易啊?”

    “你你怎么知道?”

    方长笑了笑,说道:“你这刀疤不是一次造成的,如果是被别人砍的,刀口子应该整整齐齐,哪儿有这么多毛边儿啊,又不是用锯子锯!”

    面对细思极恐的方长,赵海情绪有些激动,甚至是紧张,声音有些发抖地问道:“你还知道多少?”

    “想把我给做了吗?”方长笑了笑道:“把你那点小心思收起来,首先,我不是金爷的人,你用不着防着我,正好我到洪隆还差些人手,不介意收两个小弟,毕竟时常有些见不得光的事还需要人去做!”

    方长从来就不是什么善人,更算不上好人,好坏的尺度全由他的喜好来评定。所以此时的他,总会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感觉。

    “赵海,山海省工业大学毕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应该是个标准的凤凰男,可是谁让你亲梅竹马的女人遭了金爷的毒手呢,让你一个大学生黑化,还真是为难你了。这些年坏事你倒是没怎么做,只是用脑子帮金爷挣了不少钱。聪明人就是不一样,知道等待,现在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当我的兄弟,我让你大仇得报,重新站在阳光下面。”

    话到此处,方长顿了一顿,双眼暴发出强大的自信,瞪着赵海,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愿不愿意?”

    “我凭什么相信你?”赵海紧张得想要反胃地问道。

    方长哼了一声,冷冷道:“我要弄死你们两个还需要这么多过场?”

    对方长突然暴发出的气势,赵海和小地主魂都快不见了。

    要知道赵海这些年一直潜伏在金爷的身边,狠人他见过不少,甚至自己也成长为一名道上有名的头目,谁见了她不得叫声海哥啊。

    但是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黑道只能是黑道,跟专业的一比,高下立见,就像现凶狠的恶犬见到杀狗专业户时,只有吓尿等死的结局。

    看到呆若木鷄的兄弟俩,方长气息内敛,淡淡笑道:“我叫方长,是乔山机械厂的一名临时工,这就是我的身份,以后你们叫我名字就行了。”

    “好,我信你!”赵海不是蠢人,确认过眼神,跟着他混一定没错,当即说道:“我能帮你做什么?”

    方长从监控当中看了一眼那个黑屋子里的情况,宁涛已经被揍了一顿,现在正抱着头缩在墙角。平静的表情当中看到一丝诡异的笑容来。

    “这老家伙是我们厂里一个无赖,我得靠他钓条大鱼,这事我不方便出面,海子,你亲自去跟他谈,具体事情这样做”

    方长接下来的话说得平心静气,赵海也觉得没什么难度,然后欣然地点了点头,道:“放心,既然答应跟了你,这些小事就不用劳烦你亲自动手!”

    方长应了一声道:“这件事办漂亮了,金爷,我会让你好好出一口气的,不过暂时你得忍着,也不用跟我联系,我要找你的时候自然会找你对了,这几个人现在在上行玉峰公寓,派人给我盯死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都得知道,如果跟丢了,我就把小地主从玉峰楼顶扔下去!”

    小地主哭道:“卧草,方长哥,为什么是我啊?”

    方长嘿嘿一笑道:“因为你比较蠢啊,赵海我留着有用,就只能丢你了!”

    这一刻,他俩才发现原来方长气息内敛的时候还是比较容易相处和风趣的一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方长看了看时间,留了赵海和小地主的联系方式后,嘱咐了两句后离开了赌场。

    缓过劲来的小地主,突然叫道:“姐夫,咱们真要给这小子卖命啊?”

    赵海眉头一皱,说道:“小地主,你觉得方长这人怎么样?”

    “不知道,很恐怖,他黑着脸的时候,我就像被人掐着脖子一样,气紧难受!”小地主现在想想刚才那一幕都觉得害怕。

    听到这话时,赵海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小地主,我们来这里多少年了,一直盼着那一天的到来,可是你想想,不说金爷手底下那七八百小弟,就黑仔他们几个人镇着场子,我们想报仇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我刚才跟方长相处这一会儿,我突然觉得就算是金爷在他的眼里估计也跟鷄仔子一样,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把那个老家伙捏死!”

    “卧草,没这么邪门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