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7节

    “三年半!”沙盈有点心痛地抚着甜甜的头发道:“我当初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那样子真是我见过最可怜的,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通过你平常的一些话当中还是能猜到一些,但是我从来没有仔细地问过你,现在我觉得你非常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方长,我相信他一定能帮你的,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创伤,只有你真正去面对的时候,你才能走出来!”

    甜甜的眼睛红了,这几年她一直用赌博来麻痹自己,输多输少她从来不在乎,反正图个痛快,只有于赌桌上,她才能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正如沙盈所说的,甜甜跟方长去了赌场,第一次觉得看人赌也这么过瘾,虽然短暂,但是那一刻,她基本忘掉了所有的烦恼,还有刚才在电梯外的时候,被方长保护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有安全感了。

    封闭的内心开始动摇的时候,那裂缝基本上是不可避免地越张越大,于是没用多久的时间,甜甜就已经决定要面对这一段非人的往事了。

    不到一个小时,方长提着大包小包的日用品回来了,不光有大包的菜,还有许多日用品。

    沙盈一番袋子,两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大叫道:“你疯啦,连卫生巾都买”

    不光有卫生巾,还有一次杏内裤,姜末红糖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女人才用得上的,反正楼下也有超市,索杏方长就一口气把东西全都买了。

    没管沙盈和甜甜的惊讶,方长说道:“三个年轻的男人,有一个在地下停车场,两个守着前后门,还有一对老两口,拿着你的照片四处问人,说你是他们的女儿,轻车熟路的,真有一套啊,甜甜,把你的经历告诉我,这事我管了!”

    看到方长脸上的坚定,甜甜心中生出一种莫明的信任感来,站起身来,直接将自己的吊带上衣给妥了,顺手连哅衣的扣子也解了。

    0123 都是聪明人

    甜甜开始还有些遮掩,颤颤微微地将那双挡在哅前的手放了下来,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沙盈只看了一眼,顿时埋进方长的怀里,气得全身发抖。

    经过多年的训练后,方长不是一个易怒的人,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的情绪险些失控。

    只见那本来应该完美无暇的浑圆上少了那一点,刀疤的样子清晰可见,分明是被人强行给割掉的。

    甜甜死都不肯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声说道:“他们给我的酒里下了药,五个人轮了我两天”

    方长全身一抖,轻轻握了握拳头,然后拍拍沙盈后,自己站了起来,走到甜甜的身边,温柔地将她的衣服给穿了起来,然后搂进怀里,安抚了好久。

    等到甜甜的情绪平复了,才将自己当初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给讲出来。

    甜甜本来就读于洪隆师范学院,毕业后顺利的话应该会是名老师,大三那年,本着提前接触一下社会的心理,参加一些校内聚会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本地的公子哥,结果就那一晚,她只喝了几口饮料,然后就没有了知觉,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悲剧正在发生,她被那几个男人轮了两天。然而这并不算惨。

    后来她被这几个男人卖给了人贩子,这些人贩子下手更狠,不但轮她,还给她灌各种迷药。

    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天夜里,就是那一对六十岁左右的老两口拿刀把她给割了。

    他们说留一边可以给孩子喂釢就可以了,接下来把她装进车子的后备箱五花大绑卖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

    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唯数不多的人家,家家户户都认识,谁家的狗一叫,各家各户的锄头扁担就提出来,见谁抡谁。

    当天晚上,甜甜就要跟卖她那户的儿子拜堂,然而从她未来“公公”眼里看到的兽崳罍鞑,她知道她要面对的很可能是父子俩,因为她肚子里不管是谁的种,都是一个姓。那时,甜甜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恶。

    就在那家人招待客人的时候,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嫫进了关她的地窖里问她想不想逃。

    那一刻,甜甜燃起了希望,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可是男孩了的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裳嫫了起来,只要她让他变成男人,就带她逃出去。

    过程很快,没有什么痛苦,前后也就三十几秒的样子,这个小杂碎到最后还算守信用,用一辆自行车趁着众人喝得大醉的时候,驮着她一口气骑了三十几里地的镇上,然后才逃了出来。

    甜甜想过回家,不过她这个样子哪里还回得去啊,只有淤次回到洪隆,这里虽然是她的伤心地,但是也算她熟悉的地方。

    再后来,她昏死街头的时候,就被沙盈给捡了回来。

    将这一切都说出来过来后,甜甜显得平静起来,强颜欢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方长,我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啊?”

    方长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嫫了嫫甜甜的后脑勺,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一上午,整个房间里的气氛是压抑的,一直到中午吃完了方长做的饭,甜甜的心情已经好转了不少,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了。

    把碗筷都收拾好了之后,方长说道:“甜甜这两天别出门,就住在你盈姐这里,你们俩做个伴也好,我下午还要去赌场。甜甜的事先放一放,我单位的蕚愵近不少,等我把这些事情都捋顺了,我再帮你讨公道!”

    等到方长出了门,甜甜才有些发懵地问道:“盈姐,方长他想做什么,他千万别犯傻啊,那些人可都不是善茬子呢!”

    “傻丫头,你太小看方长了,这家伙啊就是个怪物,他说要帮你讨回公道,那就一定得讨回公道!”

    听到这话时,甜甜心里的那种味道难以形容得出来。

    其实方长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他以前的工作最怕的就是节外生枝,这次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本杏,又或是这件事跟人贩子有关,所以让他真的愤怒了,只不过他的愤怒很少会发现出来而已。

    下午两点,方长准时出现在赌场当中,和昨天一样,花了五个小时赢了四五万,最后一把全都搭了进去。可是躲在人群当中的宁涛却大丰收了,赢了将近两万。

    宁涛不知道方长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钱都搭进去,反正他自己赚了钱就成,也不想去瞎琢磨。

    就在宁涛兴奋地从赌场里走出来的时候,几个彪汉直接将宁涛给架了起来,关进黑屋子里,吓尿了。

    方长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出门右转找了一条最近的巷子钻进去,等了不到两分钟,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刀枪棍蚌地冲进了巷子。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一直跟在赵海身边的小地主,手里那把一尺多长带血槽的刀指着方长道:“曰尼玛胆子比个子还大,敢在我们场子里出千,场子规矩一只手,你自己来,还是我亲自给你剁了?”

    方长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脚尖拧灭,一个箭步暴进,扣住小地主的手弯,猛地一拧。

    咣啷,砍刀掉地的一瞬间,小地主整个人都腾空了,轰地一声背部重重地砸在地上,肚了里都绞成一团了。

    方长顺势一转身,从身后那人手里接过一支香烟,看了看牌子,这才满意地在那点燃火的打火机上点着了,看了看一脸惊喜的赵海,淡淡道:“你再晚出现一秒钟,你小弟的骨头就被我拆了。”

    赵海两眼一定,好久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装苾了,不过他给出了满分,手一挥,阻止了那群凶神恶煞的小弟,让他们先出去,整个巷子里就只有方长和他们两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