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1节

    田师娘五十岁出头,很显老,黑发之间银丝偶见,鏡神头倒是不错,不过看得出来她眼底的躲闪。至少她现在走出来了,只要积极向上地活着,才能远离那些疾病。

    “老田说,如果不是你的话,他不会让我出来工作的,他都不知道,我躲在家里其实心里好难受。”田师娘叹道:“得了这么个病,也怪招人闲话的,幸亏你们都不嫌弃我,以后啊,用得上我们家老田的,小方,你只管开口就行了!”

    方长嘿道:“师娘太看得起我了,我也就是个临时工,哪有吩咐人的资格啊,只要师娘在这里做得开心,就成了!”

    田师娘重重地点点头道:“你放心,我在这里做得可开心了,大家都把我当正常人呢呸呸呸,我本来就是正常人!”

    这一蟼愑,众人就被田师娘说话的语气给逗乐了。大伙儿也是识趣的,知道林佼这丫头跟方长有话说,相视一笑,各自赶紧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方长看着盘子里没剩多少了,鼓足了劲儿一口气把饭菜都吃光了。

    “算你聪明,敢倒饭菜,就把你公示在门口那布告栏里,看你脸红不脸红!”

    听到林佼打趣的一句话,方长笑道:“我也看到那东西了,你是怎么弄的啊?”

    林佼指了指大门内放置大桶的正上方,那里袀惏了一个监控,谁倒菜倒得多都会被录下来。

    林佼也是动了真格的,认真地说道:“这种自助餐式的吃法,他们就觉得跟不要钱似的,想怎么浪费就怎么浪费,他们都不知道这些是真金白银买来的粮食,就拿土鷄蛋来说,城里的人想吃那最少得卖两块钱一个,在这里他们居然用来扔,你说说这是什么行为啊?反正现在来打饭,阿姨们就会告诉他们,有监探,要脸的话就少打菜,吃完再加。这两天的情况果然好多了。”

    方长笑道:“聪明的丫头!”

    “去,谁丫头了,你恐怕还比我小吧,虽然看着显老!”

    方长被调侃一句,也是一脸笑容道:“慢慢来吧,这个食堂最终不会是食堂那么简单,以后一定会超乎你的想象的。”

    “我信你!”林佼冲方长重重点头的时候,机械厂的大部队来了,没有一窝蜂地往里冲,反而有序地进到食堂里,依次刷卡打饭。

    方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人叫了起来,“为什么只能刷两份啊,不能多刷几份吗?”

    “不好意思,最多只能刷两份,而且暂时不接受外单位的用餐!”

    一听这话,打不到饭菜的那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蟼愑就火了,当场叫骂道:“你说尼玛卖批啊,一个神经病你还多了不起,老子今天就要在这里吃,看你能怎么的。”

    话音刚落,那喊话的人后衣领一紧,顿时被方长提着扔了三四米出去,把这一群人都看傻了。

    “我曰死尼玛”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方长就冲了过来。

    方长气势一变,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一把菜刀从方长的侧面照着那冲过来的男人一刀砍了上去。

    眼看着那刀就劈上那个男人的脸,急刹车,脚下一滑,一芘股坐地上,两脚飞快地蹬踢,撑着身体往后跑了十几米。

    田师娘手里拿着菜刀指着那男人叫道:“老娘说,不卖给你,自己滚,再比比,砍死你,反正我有神经病,砍死你不犯法!”

    0117 截胡

    看到中年男人连滚带爬地跑了,机械厂里一大帮子人吆喝了起来,鼓掌的、叫好的都有。

    田原从人群当中红着脸窘迫地走了出来,赶紧把他老婆手里菜刀拿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窗口里,然后再冲他老婆叫道:“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不能好好说啊,舞刀弄枪的,你要是把他弄伤了,警察不得找你麻烦,别病啊病地挂嘴上”

    瞧田原紧张的那个样子,田师娘指尖戳他头顶叫道:“我还就跟你说了,以后谁要再敢欺负我们夫妻俩,我就跟他拼了,大不了就是发病了,你赶紧滚去吃饭,少管我的事!”

    听到田师娘训她老公的时候,机械厂的人都大笑了起来,不过却一点没有嘲笑田原的意思,反而一个劲地给田原鼓劲。这倒是让田原有些没想到。

    田原本来还以为自己的老婆会被嘲笑,没想到这两天反而比原来躲在家里时听到的闲言碎语更少,再看看现在这一幕,田原真是说不出的激动。原来自己的老婆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地活着。

    就在这时,周芸在人群中说道:“机械厂的人就应该团结,让那些野外队的人都好好看看咱们也是有骨气的,我在这里说一次,把你们的饭卡收好,如果你们把饭卡拿给野外队的人蹭饭,那自己就别吃了。这是机械厂给你们的福利,他们有什么资格来享受呢?”

    一听厂长这话,众人点头称是,这么多年来,机械厂的人没地位,更是没尊严,那些野外队的司机来修车,想怎么修就怎么修,想怎么换就怎么换,完全不拿机械厂的人当回事,现在有了周芸这样的厂长,似乎腰杆子都硬起来了。

    方长从周芸的身边走过去时,悄悄地给她竖起了大姆指,弄得周芸脸一红,心里甜甜的,目送着方长走出了食堂。

    “周厂长,你坐这儿,我去帮你刷卡吧!”林佼热情地打断了周芸的思绪,两人相视一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宁涛一见方长走了,拍了拍身边的年轻小伙子道:“借两百!”

    “没有!”

    “有多少?”

    “五十我草,别抢啊,都给你都给你!”

    方长吃了太多油腻的东西,还喝了一杯鲜榨的西瓜汁。西瓜是可以吃的,但是不能榨汁,因为太容易吸收糖分,摄取量比啃西瓜要大得多。因为不忍心拒绝田师娘的好意,所以他得在半小时之后开始运动,通过排汗的方式罍鳙多余的油脂和能量代谢出来,这是他保持身体爆发力最基本的方法。于是从乔山镇一路跑到了洪隆市,那可有将近二十公里啊。

    宁涛自信地蹲守在野外作业处小区斜对面的大街边上,他坚信,一个要赌钱的人是绝对不会拒绝自己的赌运的,何况方长这小子有门路,既然是稳赢的路子,他没理由不来啊。

    所以当宁涛看到方长走进赌场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太牛了。他可以没赌运,但是他有双慧眼能识人啊,于是兴高采烈地走跟在方长的身后走进了赌场。

    方长取了几百块现金放在身上,但是他还是只换了一百块的筹码,没有甜甜跟着,也没人待见他了,在人群中挤出一个位子来,然后看了看牌子后,开始压骰。

    市中心一间音乐餐吧当中,半秃滇澐斯贵簢静吃过午饭,喝着小酒。

    “小文啊,今天找我出来又有什么好事啊?”

    文静风情一笑,把玩着自己耳垂上的大耳环,说道:“找你这个大忙人出来,那肯定是有好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