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6节

    “我担心个毛啊,让你签合同的时候不看细则,上任也不学习国能集团的干部管理条例!”方长说起话来跟自己下刀切土豆丝的节奏一致,还挺有趣的。

    周芸看到方长,心情就已经好了大半,说道:“弄得你好像看过的一样,那你说来听听!”

    “干部禁止从事第二职业,更是严禁以权谋私啊,这就是他们这次下来的目的,让你把前阵子做的事情给坐实了就行了,然后顺势把你拉下来,目的达到,皆大欢喜!”

    周芸脸銫一寒,重重地哼了一声,叫道:“我怕他们?我从事第二职业了吗,我以权谋私了吗?机械厂的改变受益者是所有颖工,我周芸怕他们查我。我只是担心跟他们斗起来后把我刚刚实施的办法又给打回原形,那我们的努力不就白废了吗?我倒是没什么影响,员工怎么办,他们本来刚看到点希望,就出这样的事情,那不是叫人寒心吗?”

    周芸本来是赌气来到机械厂的,可是她从来没想过在这么个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地方居然还会有了感情。本来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来了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今后这日子可怎么过下去啊。

    正当周芸有些无奈地靠在门框上时,方长淡淡地说道:“不就是几个废物吗,他们想来就来,要是敢乱拿主意破坏你的好事,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周芸当方长这是在安慰她,心中暖暖的,嘴里却带着责备说道:“干什么,你还想动手打人吗,我可告诉你,犯不着为这么几个货把自己搭进去。你要是出个什么事的话,我找谁帮我拿主意去?”

    方长回头憋了周芸一眼道:“怎么?舍不得我了?”

    “你烦死了,人家跟你讲真的。”

    这人家两个字一出口,周芸悔死了,怎么在这家伙面前都耍起娇嗔来了,禁不住全身一颤,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了一边,赶紧回了客厅。

    周芸知道,她现在完全把方长当成了坚实的后盾,她甚至不知道如果没有方长的话,这以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做。

    然而方长的心里也有一丝触动,但是一想到将来的事情,就不敢再多想,顺手将一盘粗细一致的土豆丝倒进滚水之中

    【作者题外话】:老猪来塔读快三年了,一千个日日夜夜,三更从未断过,时而爆发也是规矩,最近多存稿,下月开始爆发,初定每天五更,大家顶起来吧!

    0111 未来的变故

    方长和周芸坐在桌子跟前好长时间,面对桌上美味的两荤一素,居然久久的都没有动筷子。

    “呃能不能把冲气娃娃挪个地方”

    “噗”看到方长好僵硬的表情,周芸都快笑死了,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自己的女朋友,问我干什么?”

    方长老脸一红,懒得跟她废话了,提着这个有点蔫儿掉的娃娃扔到床下边去了。再回头时,周芸心情大好地疯狂扫荡着桌面上的饭菜,看样子是饿坏了。

    两人一顿饭吃了不到二十分钟,盘子里干干净净,像被狗给忝过似的,这种战斗力也是没谁了。

    “方长,工作组这次是带着任务下来的,怎么对付,你心里有底了吗?”

    方长点点头道:“他们来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反正你记住,前阵子加工套件的事情你没有参加,更没有亲自去拉过私活,甚至你可以说你不知道。”

    “咬死不认账?”周芸一蟼愑愣住了,这叫什么办法啊?不过再一想想,好像又有人点道理,就算工作组的人来处理这件事,也得讲证据,没证据的情况下,好像拿她这个厂长也没办法啊。

    方长见她隐入沉思,马上说道:“现在就是考验机械厂齐心不齐心的时候了,张良他们玩的不过就是些老把戏,单独谈话,挨着下套子,只要集合几个人对你不利的话,然后就会拉他们跟你当面对质,否则他们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你要看看他们这次的阵容,并不是冲着你一个人来的,装备部、劳资部犯得着吗?我告诉你,一线队伍的高压裂作业特种车辆的大修年限到了,他们这是来蹲点夺权,想把这油水丰厚的差事掌握在自己手里,保守估计一台车的发动机油水达十多万,算上底盘跟台上,整车的油水少说也能到七八十万,但是你想想,这七八十万跟一千八百万比算什么,再跟接下来十年创造的价值比起来算什么?”

    周芸听得脑仁炸着炸着疼,深深吸了口气道:“他们把我拉下来,就是冲着这一两千万的油水来的?”

    方长重重地点点头道:“监守自盗一直都是这一行不成文的潜规则,你看看宁涛,你再看看张良也许你不知道,一线司机把油箱从来没加满过,剩下半个油箱应该有的油就已经变成钱装进了司机的包里。勘探队的队长守着几个巨型油罐,一个月不卖二十几万的油,那是他人太老实,管家坑员工的伙食费,不多,一人头上坑十块,一个月也能多赚几千块,还有更狠的,你要不要听?”

    “行了行了!”周芸三观尽毁,被方长这毫不留情的这一番话给弄得头晕脑胀,两手一摆,突然叫道:“都没人管吗?”

    “管?怎么管?拿什么管?”方长冷冷一笑,道:“周芸,你别傻了,靠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对这个厂,这个处,这个局,不会有丁点的改变,就更不要说整个国能集团了,你现在知道自己将来想做什么吗?”

    周芸心中一震,虽然自己一直在逃避任期到点儿后上调的事实,但是她知道自己躲不这去的,她的满腔抱复和热情需要新的岗位来不断实践,靠自己的实力一步步地爬上去,虽然很艰难,但是还有必要爬上去吗?爬上去又能干什么?

    “等等!”周芸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方长,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啊?你不是才从技校毕业吗?”

    “去!”方长哼道:“技校毕业的就不应该知道多一点东西吗,我聪明的。”

    “是是是,你聪明!”周芸白了方长一眼道:“人最悲惨的就是明明知道自己的路,却不得不走,你说惨不惨?”

    方长突然静静地看着周芸,看了很长的时间,直到看得周芸不好意思,这才说道:“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挣钱,拼命地挣钱,然后告诉你将来有用吗?你现在的确有能力来改变这个厂,或者说你无法阻止这个厂紲鳙到来的改变,所以这些钱备着有大用处,周芸,你相信我吗?”

    周芸心头一颤,紧张得脸红,呼吸有点急促,不禁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相信我,那以后就按我说的做,我向你保证,你的能力,还有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尼玛,都说男人在告白的时候是最坚定的,可是方长这死混蛋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啊,听得周芸的头都大了,不过被他这么注视着的感觉实在是很爽!

    “管你是不是胡说八道,反正我相信你!”

    看到周芸脸红嗅濜的样子,方长愣了,因为她琇涩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

    两人目光一接触,触电的感觉油然而生,挡都挡不住。

    “那个这个三十台大修车的项目不能让黎奇、张良染指,得我们亲自来,材料的费用永远是大头,这钱不能让他们挣了去。”

    听到方长的话,周芸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放心,为了这个厂,我也就豁出去了。”

    “对了,明天开始,雅姐她们班的人就要抽调出来,专门负责泵头翻新,只要静姐那边跟买家一谈妥,马上就能出手,而且,百分之十滇濁成已经达成一致,以后每翻新一套泵头,就能为厂里拿到六万左右的收入。”

    因为是国企,资金的数目对周芸来你讲从来没有实际的意义,可是当她真枪实弹地看到这些钱时,一蟼愑产生了概念,账本在心里也一蟼愑变得清晰起来,一车副的翻新泵头就能提六万,按照机械厂过去的工作量,一个詡愵少八车副的泵头要更换,也就是说,保守估计能为厂里拿回五十万,这这特么简直就是棵摇钱树啊!

    想到这里,周芸更是打定主意,她手里的权力一分一毫也不可能让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来夺取。

    “那我先回厂里去了,如果你说的大修是真的,我得抓紧时间把大修计划制定出来,可以确保一切工作有效进行,别到时弄得手忙脚乱的!”

    周芸小声地说了一句,其实她也不想着急着走,但是跟方长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她就越不想离开,总不能总不能睡在这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