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节

    这一声之前,荷官又有了动作,方长心中一震,笑道:“还真是老天爷给机会了!”

    就在这一刻,方长站了起来,延缓荷官的一刹那,砰地一下,将叠好的五枚筹码押在了包子六点之上,叫道:“今天这六开得真多啊,那老子买个六六六,中不了就回家,当花一百块玩了几把,过过瘾!”

    这话一出,笑翻了一群人,就连甜甜都苦笑了起来,先前中了一个包子,已经是走了天大的运气,怎么还就上了瘾,不只压了包子,还押的是点数包子,这一门又叫围骰,中的机率为零好吧!

    “开啊,开大还是开小,快让我们看看!”

    “妹子,赶紧的,让这小子死了心,敢押围骰,想钱想疯了!”

    “快开快开!”

    一滴汗珠子从妹子的额头上滴了下来,落在那细嫩的小手上,轻轻一抖,缓缓揭盅而起。

    咝!

    看到盅内情况的所有人,在这一刻不禁倒吸凉气,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三三个六,包子”

    哗!

    惊呼四起,甜甜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再看方长,一脸淡然,小菜一碟而已,靠这个发家致富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作者题外话】:喜欢本书的朋友多点点收藏,觉得不肥的也可以去看看老猪的另一本书,叫《超级养生师》,爽点充足,老司机盖个戳,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0109 成功引起了注意

    做为一名机械师,方长的生意覆盖面很广,所以这赌桌上的本事也是必修课。

    也许没人知道,在世界的几大知名赌场,方长以前用过的身份早就被列为不受欢迎的名单。

    对付这样的黑窝,方长根本不用费太大的力气。

    “方长,你真的好厉害啊,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去哪家庙子烧了香,介绍给我,羔濎我也去,去去晦气!”甜甜拉着方长的手,那样子激动坏了。

    要知道甜甜几乎每天都在这个堂子里赌钱,前前后后三四十万一定是输了的,做她们这一行,赚钱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一般都是把钱攒起来做做小生意,当个老板什么的,又或者是做做投资,下半辈子不愁吃穿。像甜甜这么不嗅澺钱用来输的人,几乎没有。可是就算甜甜喜欢输钱,这一刻在感受到赢钱的喜悦时,几乎也将那些烦心事给忘得得一干二净了。

    看着甜甜兴奋的样子,方长笑道:“怎么样,赢钱比输钱高兴吧,走吧,你昨天不是输了七万多吗,连本带利都回来了,去把筹码给换了。”

    荷官一愣,惊呆呆地看着方长,像运气这么逆天的赌客,她也不是没见过,但是像他这样不乘胜追击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

    五百块,转眼变成了七万五,正当荷官想把七万五的筹码用大筹码给他时。方长摇了摇头道:“照旧用小的,有感觉。”

    看着一筐小筹码,方长贪婪地笑了起来,顺手扔了五个筹码给荷官道:“谢了妹子,你给我带来了好运!”

    荷官妹子心中一跳,说真的,传说豪客在赢了钱过后都会爽快地打赏,可是她在这里做了近一年,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难免有些兴奋,冲方长红着脸点点头致意!

    挽着方长的手,甜甜跟他一块去将筹码换成现金。

    “方长,你这手气这么旺,为什么不接着玩啊?”

    听到甜甜这好奇的问题,方长笑道:“什脺餍铀气好啊,我这叫技术好,想赢就能赢,时间不早了,我晚上还有别的事!”

    甜甜瞧着方长那吹牛比的样子,没好气地笑了起来,然而这话落在后头的宁涛耳中,那可是让他久久不能平静啊。

    这小子有一套啊,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其实套路还是挺明显的嘛。宁涛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他感觉翻身的机会要来了。

    然而宁涛并不知道,方长不管是赢钱也好,说话也罢,都不过是做给他宁涛看的,也算他够有面子了。

    如果方长愿意,连赢一百把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是个电控的骰盅而已,原理非常简单,电磁铁和颔了铁弹子的骰盅的老把戏,想开大开大,想开小开小,想开包子就开包子,最大的难点在于,就算开了包子,也不知道具体的点数。然而,方长的耳朵完全能听得出来点子,这就是日积月累训练出来的本事,比起听脚步声判断人心情来说,听骰子算个卵啊!

    赢了钱,方长和甜甜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然而在十方赌场的监控室里,已经将方长赢钱的一幕给录了下来。

    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盯着屏幕来回看了三四遍后,说道:“把他赌的最后两把再放一次!”

    技术人员照做了之后,一个年轻人冲刀疤脸男人说道:“海哥,有什么问题吗,这小子就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做为金爷手下的四大头马之一,赵海的眼光和心思是金爷最为看重的,所以将三个场子之一的十方交给他来管,通过视频的回放,他早已经看得明白。

    于是,赵海笑了笑,说道:“狗屎运?你去踩了狗屎再来试试!小地主,你记住,能在我们这个堂子里赢钱的人,都不会是靠运气,你仔细看看他赢的三局,那都是抢在妙妙开盅前的那一瞬间,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只有那一刻的工夫,妙妙没有时间动手脚。而他输的那几局,全都是抢在别人的前面蟼悽。这手法很难辨别吗?”

    被赵海这么一指点,小地主一蟼愑惊醒过来,叫道:“他知道我们在动手脚?”

    “恐怕没这么简单啊!”赵海叹了一口气,暗想,换成是其他人,就算让他们知道动过手脚,又有几个人能猜对点子啊?就凭这一手本事,这人要想把十方给赢得底朝天,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儿,赵海突然兴奋了起来,马上叫道:“他身边这个女人是叫甜甜吧,查查她昨天输了多少?”

    小地主应了一声,调了客户名单出来一看,惊道:“海哥,昨天甜甜不多不少正好输了七万五!”

    “这么多?”赵海一惊,叫道:“你确定没看错,这女人平常不是输个两三千块就走吗,怎么会一口气输七万多?”

    “我也不知道,账面上就是这样,应该不会出错的!”

    赵海深深地吸了口气,激动得有些颤抖,这几年,他一直在等机会,这个小子会不会就是他要等的人呢?输赢皆在掌控,连输赢的数目都可以控制得如此完美,这不会是运气,一定不会!

    想到这里,赵海马上叫道:“视频就这样,该传给金爷的传给金爷,如果问起来,就说是正常出入,放长线钓大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