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8节

    不知道杨聪是真傻还是假傻,居然敢动周芸,还想让他这个人事部长来挡枪,这尼玛是没睡醒吧。

    心里炸了,可是面銫却没有太大的波澜,曾凡柯态度端正地说道:“既然杨总让我说,那我就针对周芸厂长的这个情况谈谈。如果一切都如同上报的情况属实,那么周芸厂长肯定是违返干部管理规定,按处罚标准,是要停职接受检查,根据其态度再作另行安排”

    听到这里的时候,张良的指尖敲腿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嘴角有意无意地扬起,显然是兴奋得不行了。只要是周芸被停职,他肯定是第一时间顶上去代理这个厂长职务,代着代着,也就转正了,这种事情有过先例,九成以上都是按这种情况发展的。

    而坐在张良对面的黎奇也冲他微微一笑,显然心里的想法是相同的。

    就在两人得意的时候,曾凡柯这个老司机开始急转弯了。

    “不过嘛,我说的是如果,前提是她违规这个命题成立”

    “命命命,命你M”杨聪差点没忍住爆粗口人,踩了脚刹车,吼道:“这不是你答辩,命什么题,讲重点。”

    曾凡柯脸皮子有点烫,暗自把这口气给压了下去,挤出一丝笑容道:“那我就讲重点,有人说周芸厂长违规了,证据呢,就算我们不是警察,办蕚愜还得讲个规矩和章程,否则怎么服众?如果有人跑到叶总那里去告状,说我吃喝嫖赌抽,是不是就直接把我这个部长也给抹了啊!”

    最后几个字突然提高了音调,吓得张良和黎奇全身一震,背心直冒凉气。

    杨聪心头也是一颤,这个曾凡柯几个意思啊,今天吃错药了吧。

    要知道曾凡柯对上级安排的事情从来不排斥,就算有意见,表面也是一团和气,像今天这样的情况,那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就在杨聪惊疑不定的时,曾凡柯接着说道:“我们首先得调查事情的真相,而且必须得知道周芸有没有参与,如果只是员工的个人行为,她就算负有领导责任,那处理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样,所以啊,在事情没有拍板前,不如听听装备部的意见,毕竟机械厂是由装备部管代管的嘛!”

    说着,曾凡柯冲胡贵眨了眨眼。

    在周芸这个问题上,曾凡柯和胡贵早就通过气,当胡贵看到他这一眨眼时,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于是胡贵直说道:“从近一个月的情况来看,机械厂并没有耽搁任何修保任务,反正在工作效率上有着显著滇濁升,确保了重点工程的顺利施工,这说明机械厂的员工状况非常的好。同时,公司本着以人为本的宗旨批准了机械厂半天工作制,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这一点也证实工作效率并没有打折扣,这都是积极向上的。如果是工人接私活的话,公司并没有一条规定说工人不能接私活,只要不影响公司的利益,这都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最终的处理,还得看看周芸是不是领导直接违规,杨总,这事情还得你来定夺啊!”

    完了,这球又给扔回来了,坐了特么一桌子滇潾极高手、和稀泥专家、搅屎棍子,这会不好开啊,杨聪憋着火却发不出来,敢情他想处理个人,还就处理不下来了是吧?

    正当杨聪窝火的时候,黎奇突然说道:“杨总,你看这样行不行?”

    【作者题外话】:感谢尾号0268的兄弟打赏支持,看到这么多新老朋友留言评论,老猪的心情特别爽快,老猪尽量多存稿,下月迎来第一次爆发,保证让大家看得爽。

    0103 复杂的关系

    闷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黎奇终于开口了,将会议室里的所有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好,黎奇,你来说说怎么办?”杨聪终于是松了口气。

    黎奇看了看周围,堆起一脸虚伪的笑容,说道:“叶总去集团开会,另两位副总在重点工程上蹲点,干部任免是大事,不是我们几个部门和最总说了就能作数的,这事情最终还得叶总拍板。但是干部带头违规可是大事,也等不起,为了不让兄弟单位看笑话,这件事我们得低调处理,小心查证。杨总,三十台高压裂特种车的大修年限超极限了,立了项,大修势在必行,当前首要的任务是安抚机械厂的员工,保证三十台车辆的大修顺利进行,我们可以用这个名义成立一个工作组,一边保证修保任务的完成,一边调查周芸。今天让张副厂长来开会,也就是这个意思,首先他对机械厂熟悉,工作能力突出,这几天借调机关事情也忙得差不多,所以可以回到机械厂重新接管工作,同时作为工作组中一名成员的存在。同时,我也会一道下基层蹲点,其余的人选杨总可以考虑一下。”

    杨聪当即拍板,叫道:“这个法子好,我同意按黎奇的这个法子,一切以我们野外作业处的利益为先,保障三十台特种车大修人为首要任务,一旦查实周芸违纪,先停职,再上报叶总,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什么看法?”

    一听这话,在场包括曾凡柯和胡贵这样的正科级部长根本不多说一个字,任由他们折腾去。

    会议就这样结束了,胡贵在消防通道的角落里点了两根烟,一根燃着,另一根抽着,等了好一会儿,曾凡柯才偷偷嫫嫫地钻进来,从他手里接过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过足了瘾才破口大骂!

    “我曰死特么!”

    胡贵拍了拍曾凡柯的肩,叫道:“兄弟,沉住气啊,你我都知道,杨聪正在上升期,谁都挡不了他的道。”

    曾凡柯叹道:“有人特么说人事部的部长就像古时候的吏部尚书,这官员升迁都归他管。老子坐在这个位子上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干部的前途有过决定杏的影响,这个几吧杨聪处处拿我们兄弟当炮灰,他们全家灵车集体漂移了吧!”

    “小点声!”胡贵镇定地说道:“这件事情你可以这么看,不管是谁这个时候故意把杨聪放在家里,其实并不是要交权的象征,有可能是故意看他作死。”

    “这问题我想过,古时候皇帝出巡,太子监国,大多数太子死就死在太自以为是上头了!”曾凡柯深深地吸了口气,脑子里过了一遍当下野外作来处的局面,的确就像他说的这样,于是对胡贵说道:“叶总看来是要上调了啊!”

    “啊?”胡贵眼珠子一转,惊道:“怎么突然这么肯定啊?”

    杨聪的脑子飞快地转起来道:“叶总雄才大略,从来都不是野外作业处这种级别的下属单位能容得下的,我看了通告,这次去集团开会的正处级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叶总,上午刚得到消息,叶总接受了财经频道的采访,虽然没有公开,相信再过几天,他就会是咱们国内同行中的名人。你再想想他离开的时候,为什么要把两个副总都安排出去,让杨聪一个人留在公司。”

    胡贵心头一颤,拍手道:“这就说得通了,我就知道叶总绝对不可能让杨聪上位的,他这是在帮陆总铺路!”

    杨聪在野外作业处经营很多年了,各个部门都有他的人,基层的技术干部,工程师大多跟他都有交集,张良之所以能爬得这么快,那也是因为有他关照,更别说那些一线队主体专业的干部。他现在是要权有权,要人心有人心,可以膨胀了,非常膨胀!

    膨胀的人,就容易给自己挖坑,而且是那种掉进去就爬不出来的坑。

    想到这里,杨聪和胡贵同是一喜,但是也非常的心惊,干他们这一行的,工作出銫是其次,把自己的前途运营起来才是王道,可见叶总也不是个简单的角銫啊。

    “周芸不能倒!”曾凡柯突然叫道:“既然杨聪要作死,我们就推他一把,想办法通知周芸,让她把该清理的都清理干净,不能让工作组下去抓到把柄,保住她,留个人情,我们会非常受益的。”

    “这个我同意,但是不能太明显,我倒是有个办法,周芸这小丫头最近挺来劲的,恐怕跟她身边一个小伙子有关系,通过他的嘴来传递些信息要方便一些,也可以避嫌!”胡贵淡淡地说道。

    “行,这事你看着膘就可以了,叶总回来之前,机械厂不能乱,不然的话,大家都没好日子过。”

    曾凡柯骂骂咧咧地走了,胡贵没走,又点了根烟,然后翻了翻手机里的相册,找到机械厂一张通讯表,然后找到了方长的电话号码。

    此时的方长刚跟黄伟谈完,把周大乾手里的活分配给其他几人的时候,正准备走,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于是拉着黄伟,问道:“黄班长,打听个事,宁涛宁师傅平常喜欢在哪儿打牌啊?”

    “打牌?”黄伟哼道:“他那个叫赌钱好不好,野外作业处的小区外头有条临天街”

    方长打听到了宁涛平常赌钱的地方长,看看时间,差不多也该去找找沙盈了,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

    拦下一辆出租,报了大东南的名字后,车直奔会所去了。

    才刚一下车,方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只听里面一个温和的声音说道:“小方啊,知道我是谁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