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节

    “你干什么,想打人啊,你打啊,草,老子看你有多少钱来赔!”宁涛躺在地上,就算他心虚,这个时候也希望被方长打一顿,现在打架那就用钱说话,你钱多,那就尽管来,反正老子也缺钱用。

    跟方长玩套路,就算他快五十的人,也差得远。

    【作者题外话】:喜欢本书的朋友猛点一波收藏啊,老猪后续一定会给大家带来鏡彩的故事的。

    0097 打小报告之后

    方长笑了笑,说道:“打你?脏了我的手,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惹周芸,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要想知道你偷没偷油太简单了,你把油能卖给谁啊?要不要我把市里的几个废旧回收站的人请上来跟你认识认识?顺般让警察把你弄回去,只怕你不要五分钟,该抖的,就都抖落干净了。装什么苾?厂长原来看你是厂里的老人,给你张脸,没想你就是个老不要脸的东西!你要是不当回事,我特么就让你彻底滚出机械厂,你不相信可以试试!”

    方长的气势跟刚进厂时完全不一样了,一出口,直接就把宁涛给震住了。最让宁涛觉得害怕的是,方长那眼神就像会杀人一样,让他发自内心地觉得恐惧。

    宁涛是厂里守大门的保安,是临时工,属于野外作业处公共管理中心,如果真像方长自己说的那样存了心,他这份临时工的工作也保不住了。

    此时的宁涛憋着一肚子的鬼火,重重地将手里的锁链砸在地上,然后冲方长和周芸吼道:“你们给我等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勾当,你一个国企单位,居然接私活,你给厂里的人发钱,唯独就不给我发,凭什么,老子虽然是帮厂里守大门的,没有直接参与,那也是出了力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吃独食是要遭报应的,我马上就给公司打电话反应你们,你给我等着。”

    电瓶车不要了,两百升的汽油也不要的,宁涛从地上爬起来,暴怒地朝大门外小跑去了,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给张良打了个电话过去。

    看着宁涛那慌忙跑出大门的样子,周芸淡淡说道:“看样子,应该给张良打电话告状去了。”

    方长笑问道:“怎么?你害怕?”

    “我怕?”周芸笑道:“你这家伙总是有先见之明,这前脚刚把专利卖出去,后脚就出这么一档子事,只要厂里的人嘴紧一点的话,也是个死无对证的事情。汽修车间这边的员工用下午休息的时间上门辈装就可以了,不存在太多的麻烦。”

    方长点点头,满意道:“不错啊,现在脑子转得挺快的,就算厂里的人嘴不严,那又怎么样呢?你得想想这个宁涛该怎么处理?”

    “就像你说的,我原来那是给他留着脸呢,害我住了大半年的厂里宿舍,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你个死混蛋给看了。”周芸的嗅濜不自觉地加快了许多。

    呃方长老脸一红,赶紧把一桶两百升的汽油从电瓶车上搬下来,一个人就将它给弄进了库房,然后再拿铁链给门上了锁,拍拍手道:“你如果不想再住厂里的话,我可以帮你,交给我吧!”

    哪个女孩子不想有点私密空间啊,周芸这种条件优越的女孩子本来追求就更高,让她住在条件这么简陋的地方,早就快疯了。她就是不想眼睁睁看着厂里的这些财物被宁涛这种人一点一点地给盘进自己的腰包,这叫什么事嘛!

    周芸越想越是来气,方长看在眼里,满脸关切地冲她说道:“放心吧,以后这厂里应该不会掉东西了。我先联系铂锐的人上来把最后一批自动泊车装置给拉走,顺般坐他们的车去市里谈谈泵头的事。这是我家的钥匙,冰箱里有我做好的饭菜,你将就一下,明天再给你做好吃的。”

    面对着方长手里的钥匙,周芸居然没有拒绝,一颗扑咚乱跳地钥匙收了起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另一边,宁涛拨打的电话接通了,尾巴就摇得飞起,嘿嘿笑道:“张厂长,我有个情况要反应一下啊。”

    “老宁啊,你特么怎么有我电话啊,不会是想借钱吧八万!”

    宁涛心里一颤,连忙说道:“张厂长,我哪敢找你借钱啊,还借八万,你别说笑了!”

    “滚,谁给你借八万啊碰,等等,碰”

    一听这话,宁涛才松了口气,原来在干这个啊,于是小声说道:“张厂长,我给你反应个事情,周芸啊,就是咱们周厂长,带着厂里的人创收呢,接了个什么私活,让两个车间的人都加班,嚯,那家伙,基本每天每人都能挣两百,她周芸还不知道挣了多少呢,你要是不信薄,你緡问吴金贵、周大乾,看看他们有什么好说的。张厂长,你快回来吧,这厂里离了你啊,可就玩不转。”

    “草尼玛的怎么就成大相公了!”张良骂了一声,牌一扣,专心冲电话里问道:“老宁,这事儿真的假的!”

    “嗨,我还敢骗你?”

    一听这话,张良果断把电话给挂了,顺手想给李四平打一个,等等,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情,李四平肯定早就通知他了,但是他到现在也没打一个电话过来,这说明什么,说明要么事情是假的,要么就是李四平现在已经是周芸的人了,至少看在钱的面子上。

    于是张良把牌一推,叫道:“有点公事,先不玩了!”

    张良走到窗户边,在四大金刚之中纠结了很久,最后手指摁在周大乾的名字上,电话接通中

    “周师,我张良啊,打扰到你休息了?”

    “张厂长,没有没有,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关照的啊?”周大乾正在换工鞋,下午还要去铂锐4S店安装,他可不会放过这挣钱的机会。

    张良笑了笑,问道:“周师,我们也是老熟了,你看着我一步步地成长起来的,现在在机关呢学习也有一段时间了,前两天啊,听杨部长在谈升迁的问题,周宏评了工程师快三年了吧,好像还没挂职啊?”

    “张厂长,张厂长,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当官啊!”周大乾谄媚地说道:“我儿子比你小两三岁,张哥张哥的喊,这可不能白喊,你这个当哥哥的,也得照顾照顾不是,下次跟杨部长玲濎的时候,看能不能稍带地提一下周宏这小子的名字,也让他沾沾光什么的。”

    “这个当然好说啦!”张良哼道:“是这样周师,我今天听到点儿风,咱们厂是不是开始搞创收了,还接起了私活,看来周芸这个厂长当得挺灵活的嘛。”

    周大乾一听这话,左脚尖蹬右脚跟,把刚穿上的工鞋给蹬掉了,重新回客厅里坐着去了,这趟差怕是出不了啊!

    0098 反水

    十几年前那场动荡,让国企当中很多所谓的老实人真正地“活”了下来,因为他们死都没有签那份工龄补偿合同书,以至于在拿着一千块出头工资的当时,让无数的人笑话他们是个蠢比。

    然而一年之后,七成以上拿到补偿款的人才觉得自己才是个蠢比,比蠢比都不如。

    周大乾就是那些老实人当中的一员,他不吭声,不出气,在家里算了一笑细账,他的工作是稳定的,他老婆是没有工作的,如果他拿到了补偿款能做些什么,如果只能坐吃山空的话,那以后又该怎么办呢?这个问题想不通,那就换个问题想,这个单位是要垮了吗?既然要垮,为什么没有干部安置的办法传出来,甚至一点风声都没有?事不寻常必有鬼啊,既然干部都没签字,为什么独独地让工人签?不能签,打死都不能签!

    经过几天的反复思量,这个字,他不打算签了,耍赖,装傻,反正只要是可以不签字的所有办法他都想到了。最后他装病,机械厂的老领导拿着文件带着人上门苦口婆心地跟他讲五个小时的话,他在床上睡得呼噜连天。

    没多久,他让儿子去住校,把老婆赶回了娘家,一个人在家装死,就这样,挺过一个月之后,制度落地,没签字的就不用签了,这个单位没有垮,是需要干活的,那些被恐吓会被勒令待岗的人又回到了岗位上,一年之后,收入比原来翻了整整四五倍,十万块不知道何时才能挣到的局面转眼一年就能挣到了,那些签了字拿了钱的人才发现,坑啊,天坑!

    周大乾在家里吃着瓜,看着那些恍然大悟的蠢比们哭天喊地,有的查出来癌症晚期,有的抑郁症上吊自杀,而周大乾靠着这份稳定的工作,养活了老婆,供出一个能源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他才是那个笑得最开心的人。

    这时,周大乾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个选择的时刻,同样的紧张,惊心动魄。

    他想让周芸成为他们老周家的媳妇,这样一来,他就能成厂长的公公,那以后这个机械厂不就得听他的了吗?

    可是张良现在知道机械厂接私活的事,显然不是空袕来风,如果他现在不表态的话,是不是等于承认自己就跟周芸站在了同一阵线上,那么要是张良回了机械把周芸给弄下了台,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周大乾的年纪大了,可是脑子却转得一点都不慢,周芸的实力摆在那里,加上强大的背景,张良扳倒她的可能杏不会太高,但是也不可以完全忽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