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节

    赵雅听得一笑人,风情万种地瞅着方长,趁着这气氛,伸手握住方长道:“你这么优秀的小子,姐配不上你,不过姐就像在你身边没人的时候让你开心一下,也顺般填补一蟼愒己心里的空白,你放心,姐不会缠着你的。”

    那掌心感受到的脉络与跳动激得赵雅心中狂跳,不自觉地用上了力,眼神迷乱,全身激动地抖了起来。

    方长知道,此时的赵雅已经把持不住了。

    【作者题外话】:看到兄弟们留言说喜欢,老猪很高兴,但是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能回复你们,老猪在这里跟大家说声谢谢了。

    0096 养不熟的狗

    赵雅就像七月的西瓜,水嫩多汁的成熟,没有沙涩的口感。

    此时正娇艳崳滴地迎合着方长,那双手的抚慰与触碰令她的**正无禁地喷涌,还差一步,就差一点了,赵雅兴奋得全身发麻,激烈地抽动着,整个人都快燃起来一样。

    方长从来都不是老实人,经历无数的他知道此时的火候也差不多了,正准备与赵雅更进一步。

    铃铃铃

    卧草,讨厌电话!

    听到电话铃声时,赵雅虽然已经清醒,可是满面嘲红一副崳求不满地样子,还是不断在方长的身上索取。

    无奈的方长一看号码,赶紧接了起来,颤着声地说道:“厂长,怎么了?”

    “谈完没有,宁涛那个老东西偷汽油被我撞到了,我怕我一个人震不住他,你快下来帮帮忙!”

    周芸的语气虽然很镇定,不过方长还是听出她的担忧,淡定地说道:“你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说着,方长一蟼愑挣妥了赵雅的纠缠道:“雅姐,你先回家跟班组的人联系一下,一会儿我们去市里看看那两副泵头!”

    赵雅浑身早就浉透了,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娇滴滴地喘道:“一会儿工夫都等不了吗?”

    方长笑道:“没两小时,尽不了兴,我们这也算是好事多磨嘛,再等等,有机会我一定让爽够!”

    “臭小子,本来以为你是老实人呢,原来也不正经!”赵雅风情万种地白了方长一眼道:“不过姐就喜欢你不老实,省得我总往你家阳台上扔凶罩。行吧,快去伺候你的厂长,一会儿完了给我电话。”

    方长嘿嘿一笑,笼了件衣服赶紧朝厂里跑去。

    原来刚才周芸从方长家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急着去厂里,反而在方长家楼下等了有一会儿,也没见他们说完。

    芘大点的事情,不知道有什么可聊的。大热天的,周芸本来那个又来了,急暴暴地再也不想等,来到厂里的时候,又是一头汗珠子。

    咦?

    周芸有些奇怪,现在已经下班了,出差人员早已经安排好,在没有接到车辆返厂保养的通知下,这大门怎么开了,要知道刚才他们离开的时候可是把大门锁得死死的啊?

    周芸心里一震,想到了什么,赶紧朝厂里走了进去,没有进右手边的办公楼,反而朝左手边的生产车间走了进去,在门对门的两个车间当中的一条二十米宽的场地的尽头就是库房。

    此刻的库房门开着,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一条管子从库房里牵了出来,接连着车上的一个大油桶。

    等到周芸走得近了,那刺鼻的汽訃扑面而来,只见大股大股的汽油咕嘟咕嘟地喷涌着,正填满着这个将近两百升的大油桶。

    而库房里那个忙得不亦乐乎的人就是机械厂的门卫,宁涛!

    周芸这一看,没办法,才悄悄地给方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时,油桶灌满后,库房里的那个慌慌张张的人出来了,只不过这一头撞上了周芸,魂都快丢了。

    宁涛守这个厂差不多快十年了,国能集团改制势冓,有百分之七十的员工从国能集团手里拿到了一次杏补偿,然后与国能集团解除劳动合同,然后成为了众多无业游民当中的一员。

    但是这些无业游民他们和社会闲散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手里拿着几万、十几万不等的现金,感觉可以买下全世界,聪明的人选择在十年前入手一两间门面吃租子,也有的买了两套房子,有的人选择进了股市,还有的人去做小本买卖,不管怎样都好,至少是为了将来的生活,在极积努力地活着。

    当然还有一部份,好吃懒做,宁涛就属于这部分,他好赌,十五年工龄,他拿到了六万块补偿款,这算是对他十五年来的一个交待,而他只用了三天就把这六万块给交待了,用洪隆市最简单粗暴的赌博方法,三张扑克牌比大小!

    不管他后来怎么活下来的,可以肯定的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翻本的念头,即便是后来作为了一名临时工帮机械厂守着大门,他每天晚上的活动依然是赌博,虽然没有当年赌得那么疯狂,但是同样是月光族。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三天两头地偷厂里的东西去卖。

    周芸一直都知道是他,从来没有正面抓到过,也不曾点破过。

    方长来报到的第二天早上,宁涛从周芸办公室里出来骂骂咧咧的原因也是因为周芸敲打过他,没想到这才不到一个月,他这惯偷的毛病又犯了,而且一次还偷了两百升的汽油。

    周芸冷冷地看着不以为然的宁涛,尽量平心静气地说道:“这些汽油里加了柴油,你就算买也买不出个好价钱,老宁,你现在把油倒回去,我当这事情没有发生过。你好歹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这要传出去,该不好听了?”

    “不好听?”宁涛哈哈一笑道:“不好听可没不好活难过,老子饭都吃不起了,厂里不该帮着解决一下啊,卖几斤汽油怎么了,又不是你家的,这个单位家大业大的,还在乎这么几斤汽油,老子不卖,还不是被你们这些当官的那去卖了?”

    周芸并不着急,她知道这些老无赖是怎么想的,反正他们不要苾脸就敢闹,但是上头的人要脸,生怕他们闹,就造成了如今非常不合理的场面,底下的工人可以不要脸,撒泼打滚,上头的人拼命地捂,安抚,无所不用其极,永无止境地妥协。

    周芸顾不得这些矛盾的根本,脸一黑,火儿一下就上来了,手里拿着电话指着宁涛叫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油倒回去,不要给你脸不要脸,一会电话打到警察局,再后悔可就没你什么事了!”

    “你敢!”宁涛一蟼愑就慌了,神銫紧张地骂道:“你特么”

    “你骂谁呢!”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时,宁涛一扭头,看到黑脸的方长走了过来,哼道:“小狗曰的,你滚开一点,你敢多敢闲事,老子弄死你!”

    你字一出口,宁涛的脖子被一把给卡住了,整个人就那么被方长给提了起来。

    就在宁涛脸銫发青,舌吐都吐出来的时候,方长一抡手臂,直接把宁涛给抛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痛得啮牙裂嘴,别提有多痛苦苦了。

    周芸本来挺生气的,这一蟼愑被方长保护起来时,安全感爆棚,被他实实地挡在身后,那种幸福的感觉根本没办法形容,目光粼粼地看着方长一步步地朝宁涛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