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节

    “不要,我就要吃你做的饭!”

    方长看到周芸那样子,居然是在撒娇,嘿嘿一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来到镇上,方长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道:“师傅,麻烦去一趟市区先走着,一会儿有目的地了,我再告诉你。”

    司机一起步,方长马上把刚才收到的照片和资料发给了沙盈,附了一条消息道:“帮我人肉一下这家伙最全的资料,我有用。”

    希望沙盈手里掌控的消息网能起到点作用,如果真的没办法,那就只能简单粗暴了。

    【作者题外话】:谢谢尾号0103的兄弟的打赏,喜欢女领导的兄弟们点一下收藏,如果觉得不肥的可以先去看看老猪的《超级养生师》,同样很爽。

    0088 保持淡定

    方长手里拿到一份骨科权威开出的证明,包括一张长时间都没人来取的X光片子。

    “这人算是个老骗子了,你瞧瞧这伤啊,陈年旧伤,都骨质增生了,一年总能碰到这人两三回,这次又在哪儿坑人呢?”

    听到面前这个老专家的话,方长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老师,他这次坑不了人。”

    说着,方长把片子装进袋子里,然后来到医院的大门外,顺手拦下一辆车,不到十五分钟,就来到了隆升铂锐4S店外。

    此时已经有好多人围在大门口,保安把这些吃瓜群众给拦着。方长在保安耳边报了陈岑的名字,就被放行了。

    急救车、警车都停在停车场,那志尚无辜地停在原地,几名医护人员满脸无奈,他们多次想要靠近伤者的时候,都被拒绝了。

    “先生,你的伤需要马上处理,不然的话会严重的,相信我们的专业好吗?”

    “是啊,先生,你这条腿的伤非常严重,为了不影响你今后的生活,希望你配合我们工作!”

    听到医护人员的再三劝解,地上躺着的那人冷哼道:“相信你们的专业?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收了隆升的钱,哦,我知道了,你们就是想把我弄走,然后和警察一起来封我的嘴。嘿,你们当我傻啊,我告诉你们,我不要隆升赔钱,我就要他们这家店给个说法,我也是为老百姓讨回公道,辛苦挣的钱,买到的就是这种垃圾,难道不该给老百姓一个交待吗?”

    这话一出,旁边围的人群跟着起哄,场面已经开始失控了,只见那几名警察满头大汗,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这些警察一看也算是老人了,很快判断出来地上的人就是来找事的,但是抱着和稀泥的嗅潿,他们可不想把麻烦揽上身,等他们之间就这脺鳗持着,反正各自达到自己的目的后,就会私下解决,现在出警,顶多也就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陈岑在人群中看到方长时,就挤了过来,急得一头的汗,冲方长说道:“怎么这时候才来啊?看到了吧,这人就是混混,而且是那种烂泥一样的混混,摊上这种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方长扭头一看,陈岑穿着弊衬衣,领口子两颗扣子没扣,金链子的吊坠下的那条沟又深又紧,两抹紧致的白嫩看得方长血脉喷张,见陈岑眼神挑来的时候,马上笑道:“陈姐的项链真好看!”

    “讨厌!”陈岑瞪了方长一眼,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看项链,我可告诉你了,这事情解决不了,咱俩都没有好日子过。你要是真有能耐把这个小杂皮给收拾了,姐妥光了,就戴条项链让你看个够,怎么样?”

    怎么样?方长都疯了,都妥成这样了,还只看项链,怕是个煞笔吧!方长暗自一脑补,礼貌杏地一膨胀,微微一笑道:“陈姐别急,这不算是麻烦,反而是你们店的大好事!”

    大好事?怎么就成大好事了呢?陈岑急眼道:“臭小子,别跟姐开玩笑,你没看啊,市电视台都来人了,这事情闹大了,铂锐的招牌说不定注砸了,铂锐有的是钱,公关之后倒是不怕影响,他们要是铁了心跟你撇清关系,反把你给告了,你小子就完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吗?”

    方长点点头道:“你说这个的确是个麻烦,不过我觉得铂锐不但不会告我,他们反而会巴结我,你信吗?”

    “铂锐巴结你?”陈岑倒吸一口气道:“小子,你还没睡醒吧?你真是要把我给气死了!”

    这时,方长冲陈岑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道:“陈姐就好好看着鄙!”

    陈岑被方长这笑容撩得心头一跳,暗想,这家伙明明长得不怎么样,可是为什么总觉得他挺有气质的啊,而且多看几次就发现他其实还挺有男人味的。他真的能解决这个麻烦事吗?

    方长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当他做出承诺或者保证的时候,事情的结果已经注定,这是一名机械师的基本素养。

    只见方长从旁边的一个纸箱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走到车前,清了清嗓子大声叫道:“各位,铂锐志尚如今已得到市场的认可,信誉度也在提升的过程当上,很多人眼红铂锐的成绩,所以就设法打压,就比如像现在这样,找人来碰瓷!”

    “你特么说谁碰瓷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低头看了看撑起半截身子来的那个杂皮道:“对号入座啊?不错,我就是说的你!”

    说着,方长拧开一瓶矿泉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淋到了那个杂皮的头上。

    看到这一幕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来激化矛盾的吧。

    “尼玛苾敢淋我,我弄死你,你信不?”

    杂皮一吼,人群当中冲出来四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冲着方长来了,那模样一看,就不是善类。

    一晃眼,方长就把四个人的脸给记了下来,然后笑道:“怎么?当着警察的面,还想打我啊?”

    地上躺着的杂皮语气一软,赶紧朝警察求救道:“警官,这人他动我,快把他抓起来。”

    警察一脸为难,其中一人说道:“别说他淋你,就算他尿你,我们也没办法啊,他跟你又没有身体上的接触。”

    听到这话时,周围的人都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地皮也是个老油子了,见形势不对,往地上一躺,叹道:“哎,我势单力薄,你们人多势众,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不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总会有人给我们一个交待的。”

    要知道碰上这种无赖,打不得,骂不得,让人恨得牙洋洋,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知道多少人在这样的人手里吃过大亏,最终都选择赔钱了事。

    如果钱能解决的话,也就不叫麻烦了。这一刻,陈岑都快气哭了。

    方长冲陈岑眨了眨眼,然后挂着一脸轻松的笑容,冲躺在地上耍无赖的男人说道:“许刚,洪隆市大平镇人,小学没毕业,死了全家,腿被人打断,装可怜行骗、偷盗,还有抢劫,你们的团伙被打了之后,你出来单干,以碰瓷为主业,用的就是你这条伤腿,昨天晚上嗨了药,我是怕你没醒,所以给你淋了水,让你清醒一下,听说你刚才试了车,那么应该算是毒驾吧?”

    这话一出,现场安静一片,所以人都是一脸错谔的样子,连警察都傻了。

    许刚惊慌地指着方长道:“你你怎么你特么胡说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