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节

    周大乾摇了摇头道:“好像真的记不起来了,不过你问这个起个啥作用啊?”

    李四平叹了一声道:“老伙计啊,我想告诉你,就算张良现在回来了,这机械厂也姓周,不姓张薄,不过我说这个周,可跟你们没半毛钱的关系,你别想太多。”

    听着李四平哈哈一笑,周大乾反应过来,追在他的身后叫道:“你给我站住,你啥意思,你是说我儿子追不到厂长你给我站住”

    周芸在办公室里正在吃方长送过来粥,厢濎吃粥本来就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可是方长送来这碗粥的温度显然已经晾了好长时间,温温的,入口不烫嘴皮子不说,还带着一丝海的味道。

    低头一看,稠稠的米粒儿当中混着黑銫的小点儿,用勺子在粥当中翻了翻,找到了几只不显眼的虾皮,周芸的心中暖洋洋的,眼珠子在碗里打转,就是不敢看此刻方长的反应。

    “你这粥味道挺不错,就是不知道里面这黑糊糊的东西是什么,吃了不会中毒吧!”周芸傲娇地损了方长一句。

    方长也不气,一边把面前的大量现金分装在每个信封当中,一边平静地说道:“去小超市买了几袋海苔,把几片海苔和着是虾皮一起熬出来的,怎么样,很好吃吧?”

    “切,就你鬼点子多!”周芸吃得根本停不下来,这味道真的是太喜欢了,也难为这个家伙连这种方法都能想得到,还真是家的味道,咸咸的,腥腥的,带着好多回忆的感觉。

    周芸很快把一碗吃完了,心里有些感动地问道:“很早就起来熬粥了?不然的话哪儿凉得这么快啊?”

    “我又不傻,熬好了,舀一碗往冰箱里一放,几分钟不就凉快了?”

    “你去死!”周芸差点没被气死,特别是看到方长那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亏了她刚才还感动得要命,这个死混蛋,暗骂一声过后,看到方长还在忙手里的活,于是不解地问道:“你说你整这么麻烦干啥,直接把钱发到他们手里不就完了吗,还非得用信封装起来,有病啊?”

    方长嘿嘿一笑道:“不要提金额,也不要提挣了多少,让他们自己去猜。班长与班长之间,班长与班员之间,车间与车间之间,让他们慢慢去猜,只有这样,你才能一直掌握他们在想什么,他们也只有不知道别人挣多少钱的情况下,才会拼命为自己争取。”

    周芸真是弄不明白方长到底是个什么人,明明能感觉到他的温暖,可是他做的事情真是又贱又损,这些招儿他是怎么想到的啊。

    不过嫌弃归嫌弃,周芸却觉得这些法子还是非常管用的,表面上咧咧嘴很不屑,其实暗地里已经接纳方长的建议了。

    这时,两个车间的班组长加上技术员都进来了。

    周芸没吭声,细心的方长已经把每个班组长的名字写在了信封上,她按照名字一个个信封交到他们的手中。

    当他们接过信封的时候还是一脸茫然,接着打开信封一看卧草!

    一个个的跟做贼似的把信封给捂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有人无脑地数了起来,发现有人盯着他的时候,也赶紧识趣地把钱收了起来。

    这一蟼愑,所有人都在想两个问题。

    这钱是什么钱?

    这钱是他们发的多,还是我的多!

    看到他们脸上紧张的神銫时,周芸就知道方长这个混蛋又得逞了。

    0074 初露峥嵘

    周芸见大家对周围的人变得警惕起来了,知道方长的法子又起了作用,心里暗自惊讶,明面上像个没事人一样,冲这屋里的班组长和技术员们笑了笑问道:“干什么,不想要吗?来来来,不想要就还给我。”

    众人一听,那哪成啊,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一个个的赶紧把钱藏在身后,满脸的傻笑着。

    “这些钱是汽修车间的上门辈装费,机加工车间的加工费!”周芸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知道大家都很惦记这些费用,所以就先发下来了,不过你们得知道,这里是四十套泊车装置的钱,你们接下来这个星期可有得忙了。”

    “什么?四十套”

    “厂长,你是说4S店一口气订了四十套吗?”

    “卧草,机械厂终于要发财了。”

    “老子眼馋那些一线队的人天天在外头出差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这蟼愑终于有个盼头了!”

    看着众人脸上写满了兴奋,周芸心里很有满足感。

    国能集团是以能源开采为主体业务的超级集团,所有于能源前线工作的人员,不论是哪个岗位,年收入至少十五万以上。

    而国能集团旗下的南方勘探局又是整个南方的重中之重,收入那是相当可观,野外作业处是南方局当中为开采服务的专业配套保障队伍,人云兘时在后方修整,有任务就出差,所以一般是出去几天,回来休息两天,再出去。就跟过周末一样。钱挣了,假也休了,这就是让人眼红的理由,也是野外作业真正牛的地方。

    可是机械厂同为野外作业处下属科级单位,普通员工的收入还不到其它野外作业科级单位员工的百分之三十。

    所以说,机械厂的人见到别的单位的人,都觉得矮上一大截。

    机械厂的员工也出差,特种车坏在外边了就得有去救急,费用由野外队负责,两百块一天,如果遇上懂事的,把出差的修理工的食宿给包了,他们一天能存个两百。如果野外队带队领导不管,司机也不管,除开食宿,还能留下一百就不错了。

    所以经常会看到司机来修车的时候就像大爷一样,他们说换什么就换什么,他们说修哪里就修哪里。就像医生看病得全听病人的。

    长期待遇的倾斜,让机械厂的员工早就没了尊严,除了窝里横,也找不到什么优势了。

    正因为周芸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她从上任开始,就想改变,最开始她以机械厂为重点机械保障型单位为理由,向野外的几支队伍提出差费提成,直接就被否决了。然后她又以增加机械厂单次出差人数的方式向上头打了报告,也没了下文。后来什么涨差费之类的,她更是提了无数次,没人卵她。

    包里有钱了,能让自己的员工开心地笑了,周芸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不过高兴归高兴,周芸也不忘嘱咐道:“机加工这一块,严格按照图纸上的数据来,将误差减到最小,多带带新人,车床多的是,就新人根不上,让他们有机会尝试一下。汽修车间这边,上门辈装的时候仔细着点,千万不要因为我们的疏忽给人家带来麻烦,做服务行业是讲口碑的,口碑要是好了,以后合作的机会多的是,还怕挣不到钱?”

    众人一听周芸的话,都是一脸服气,原来的不屑和揍烦已经看不到了。

    在一旁的方长将这一幕清楚地看在眼里,也不得不暗赞一声,这丫头的气场的确够强大。不过想想也对,他们周家的人哪有一个简单的角銫啊。周芸吧,也算是初露峥嵘,大展拳脚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放心厂长,我们一定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

    “不就是个上门辈装吗,这钱挣得没什么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