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节

    “天啊,怎么可能卖得这么好,厉害了方长,你们那学校在哪儿啊,像你这种的再来几十个吧,那机械厂得发财啊!”

    方长翻了个白眼道:“你想得美,你以为所有人都跟我一样,这么有才?”

    “呸!”周芸本来想损他两句,不过话到嘴边了,她就是说不出口,不知道为什么,她有时候觉得方长是个可靠的男人,有时又觉得他可爱,还有的时候可以教她许多东西。最重要的是,还会做饭给她吃。

    “走走走,赶紧回家做饭给我吃,我都快饿死了!”

    听到周芸的催促,方长笑道:“你不是在周大乾家吃过了吗?”

    “别说他们家了,我总共就吃了两口,周宏忝了筷子给我夹菜,差点没把我恶心死,我真是受够这一家子了。别废话,赶紧回家,吃饱了,我挨个儿打电话通知他们明天加班。”

    “走啊!”方长看着周芸问道:“你车停哪儿的?”

    “车?什么车?”

    两人大眼瞪小眼在街边愣了十几秒钟,方长一脸懵苾地说道:“你堂堂机械厂厂长,跟我说没车?”

    “很奇怪吗,我一个月四五千块,来这儿两年,加一块挣了不到二十万,什么地方不花钱啊,还有钱买车,我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周芸这话倒是不假,当初她在国外念书的时候,每个月的生活费就是两万左右,这个生活费指的是吃饭!

    现在孤身在外,一个月四五千,还能存个一两千,这已经很省了。非常奇怪的是,当初过得很奢侈,却一点开心不起来,现在很简单,却很满足。

    特别是这一刻知道这二十六万都属于机械厂的额外收入,周芸感觉自己都要幸福死了。

    只不过方长还是觉得她惨了点儿,叹了一声,暗想,这还是他当初在外面一直跟着的败家娘们儿吗?

    想到这儿,方长突然说道:“等过段时间,我挣了钱,给你买一辆好车!”

    “好啊!”周芸都没过脑子,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方长拽上了出租车,暗想道,我为什么要收他这么贵重的不东西啊,这么一琢磨,心里头更是不淡定了,脸皮子阵阵发烫。

    次日方长起了个早,给付颖打了个电话,等她收拾洗漱完后,来到三楼方长家门口敲响了门。

    方长手里拿着平底锅,打开门冲她一甩头,示意让她进来,领着她直接坐桌子跟前,把锅里煎的两块培根铺在她的盘子里,然后递了双筷子给她。

    “你这弄得还挺洋气的啊,培根煎蛋,有一套!”付颖嘴上淡定地夸,嗅濜得却非常厉害,这人难道不知道给女人做早餐是一种非常暧昧的行为吗?

    等方长把白水蛋吃光了后,付颖也吃得差不多,擦了擦嘴道:“你别以为给我做一顿早餐,就可以欠着我两千块不还!”

    方长从信封里抽出两千块来,放在她的面前道:“这是上次说好的两千块。今天这么早让你下来,是有事儿求你,今天就别休息了,最快速度联系一家电路板制作厂家,泊车装置的电路板,要四十套,下周就要货,时间非常紧。”

    “四十套?”付颖神情鏡彩无比地叫道:“他们开始大量采购了吗?”

    方长重重地点点头道:“是的,而且不止这个星期,我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厂里都会非常的忙。”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联系,你放心,只要给钱,有的是人做,不过既然你觉得会大卖,那索杏多做一些备着。”

    听了付颖的建议,方长觉得不错,于是说道:“按你的意思弄就行了。”

    说着话,方长把上衣一妥,吓得付颖花容失銫,这家伙是想干什么?

    0073 不公开不透明的道理

    等方长换了件衣服转过身来的时候,再看到付颖的脸銫,有点哭笑不得地问道:“你这么害怕干什么,我又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

    刚才付颖是慌,现在是有点生气,什脺餍不会对她做出格的事,难道她就这么让人下不去手?越往下想,就越生气,差点没气得把刚吃下去的早饭给吐出来。

    平静地看了方长一眼,连再见都不想说,起身就往门外走。

    这才刚一出门,迎面不撞上正要出门的赵雅,这场面有点说不清啊!

    果然,赵雅一脸惊讶地看着付颖,张口咂道:“小颖,你昨晚该不是在方长家里过夜吧?”

    “师父你别胡说啊!”付疑叫了一声,一脸血红,慌忙下楼去了。

    赵雅心里七上八下地看着付颖那背景,再往方长屋里一看,这小子两只手摆个不停,极力地证明着自己的清白。

    “哟,这都是一起吃的早饭,还不承认啊?”赵雅走进屋子里,看了看桌子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碗筷,意味深长地冲方长说道:“小方啊,动作挺快的嘛,那天才带了个女人上来,今天又跟小颖在一起了,早知你这么花花肠肠子,姐可不不客气了!”

    方长正要说话,架不住赵雅手快,一把就给他抓住了,全身一抖,嘿嘿笑道:“雅姐,大清早的阳气重,一会儿别擦枪走了火,弄起来没个时间概念,到时候耽误你挣加班费。”

    “哦,就是!”赵雅这才想起正事来,不舍地撒了手,哼道:“都是你这小子误事,厂长来电话,说你弄那个泊车装置要加工四十套,我得赶紧去厂里。”

    等赵雅一走,方长再低头一看,暗自摇了摇头,早晚要被这帮女人给玩废了。

    不到九点半,机械厂里已经很热闹。以前周末的时候,机械厂连个鬼都看不见,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免让人怀疑是不是记错日子了,今天难道不是星期天?

    “金子,你怎么来了,你周末不陪你小老婆去跳广场舞?”

    吴金贵刚从休息室里出来,正准备去厂长办公室,迎头撞上黄伟,被赏了一顿,气得都快炸了,马上朝黄伟叫道:“老子来不来关你芘事啊,你不也跟条狗一样的闻着味道就来了吗?”

    正当黄伟簢金贵斗嘴的时候,李四平跟在后边冲一边的周大乾问道:“你个老小子是不是想把厂长给弄成自家的儿媳妇啊!”

    周大乾的眼睛被烟薰得微微虚闭,边蛡惻烟子边说道:“怎么?我儿子优秀,有这个本钱,做这样的打算没什么好奇怪的。四平啊,你是不是打算跟张副厂长汇报一下这个事啊?”

    李四平全身一震,转而嘿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啊,看看现在的机械厂,你能记得清上一次我们四个人一起周末加班是哪一年的事情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