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0节

    大热天的,周芸穿了一条小脚牛仔裤,一件酒红銫的T恤衫,头发难得的懒散披在肩背后,看起来很惬意,多了一丝休闲的柔美。

    本来大热天的,周芸也想穿得凉快点,一想到是来长辈家吃饭,就只能保守些,打扮随意一点,这是基本的礼貌。

    周大乾一回来,就忙前忙后地给周芸削水果,而且还直接榨成了鲜果汁,从冰箱里掏出几块冰块来咣啷丢进玻璃杯当中,这才将榨出来果汁倒进去,鲜美无比。周大乾美滋滋地端着杯子去客厅的时候,厨房里手里摘捋着四季豆的老婆一张嘴是撇了又撇,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此时的周大乾把果汁递到周芸的面前道:“小芸啊,快快,把这杯冰镇西瓜汁给喝下去消消暑,你看这大热天儿的,让你赶这么远的路,别给整出毛病了,那叔叔的心里可就过意不去了啊!”

    周芸一看这冰镇西瓜汁儿,脑仁儿疼,再热滇濎她都坚持喝常温的饮品,或是温白开,这东西恐怕有点难以下咽啊。可是架不住周大乾的热情,端着杯子在周大乾的催促下,咕嘟咕嘟地把一杯子西瓜汁给全喝了,还好,冰块没化,冰镇的效果还没出来,在接受范围之内。

    “还喝吗?叔叔再给你倒一杯”

    一听这话,周芸连忙摆手道:“老师,不用了,再喝的话一会儿该吃不下饭了。”

    “对对对!”周大乾一个劲儿地点头,马上回过神来,故作生气地说道:“唉?叫什么老师啊,叫叔叔,叫叔叔亲!”

    周芸有点尴尬,过去两年时间,这个周大乾表面上跟她这个厂长和和气气,不过暗地里还是背着四大金刚的名头,该作对的事情,他一点没少干,私底下呢,时不时地给周芸吹吹风,说什么他也不想这样,只不过风气如此,他也不能当群众里的异类,把话一挑明,周芸反倒没话说,还只能对他感恩待德。

    今天被周大乾请到家里来吃饭,周芸本来就有点嫫不着头脑,再看周大乾一脸如慈父般的微笑,看得周芸身上一阵恶汗,汗毛矗立。

    周芸在尴尬癌犯之前,赶紧岔开话题道:“今天去4S店安装的情况怎么样啊。”

    “嗨,到家了,还谈什么工作啊!”周大乾摆摆手道:“你放心,我盯着他们呢,绝对不会出篓子,你坐一下,我再去给你拿些水果。”

    周芸一听这话,神銫十分的奇怪,这个周大乾膨胀了啊,论技术,他可能是四个班组长中最强的,却不是个善于管理的人,私心比较重。他今天唱这么一出,不会是想当工段长(一个车间的工人管理岗,类似于车间主任,级别低一级)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周大乾今天的一举一动都能解释得清楚了。

    周大乾拿着杯子往洗碗盆儿里一放,甩甩手就准备出去,瞧见他老婆弊秀英撅芘股露了半张脸在外边瞅着周芸,于是拍了她肩膀一把,叫道:“干什么呢,跟个偷鷄贼似的!”

    白秀英瞪了周大乾一眼,咧了咧嘴,气鼓鼓地把四季豆一头一尾牵着丝地给掐掉扔进垃圾筒里,茵阳怪气地说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披头散发的,跟个要饭的似的,就她这样儿,还你们厂长呢?”

    “怎么说话呢?”周大乾压低声音瞪着弊秀英道:“现在的女孩子不都这么打扮吗,哪儿不好了?”

    “哟,这就帮着说话了,周大乾,你给我搞清楚了,这是替你儿子选媳妇,不是给你找小三,看把你激动的,又是添茶又是倒水的,老娘还没死呢!”白秀英把菜篮子往边上一扔,咬着牙叫道:“一点规矩都不懂,在客厅坐着动都不动一下,也不知道来厨房看看有什么帮得上手的,你瞧她那样,十只不沾阳春水人似的,肯定啥都不会做,又没眼力劲儿,手上又没活,嫁给我儿子,那不得亏死了。”

    周大乾一听,好像又有那么几分道理,皱着眉头叹道:“嗨,现在的年轻女孩子有几个会做这些事情啊,以后跟我们儿子结了婚,不是有你这个婆婆吗,以后住在一起,你慢慢调教调教不就好了吗,你想想,厂里有我看着,家里有你看着,那还有管不好儿媳妇。”

    “你看看你那两眼冒贼光的样子,儿子上不上心我不知道,反正你个老家伙是贼心不死!”

    “废话!”周大乾脸一黑,骂道:“你瓜婆娘还要不要脸啊,老子都多大岁数了,老子不把人喊回来,靠你那个儿子什么时候能找着媳妇,什么时候能让我们抱孙子。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再苾叨苾,老子一巴掌扇死你。”

    被周大乾臭骂了一顿,白秀英这蟼愑把火给全都准备撒在周芸的身上了。

    可怜周芸还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听着这些话,不知道会不会吓死。

    就在这时,周大乾看看时间,这都快六点了,那个兔嵬子怎么还不回来啊?

    拿起电话,正准备打一个问问人在哪儿,突然传来一阵开门声,然后就听到有人喊道:“我回来了!”

    正在手机上看些资料的周芸听到这声音时吓了大跳,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门口那个发际线长在天灵盖上的黑框眼镜男尴尬地笑了笑。

    黑框眼镜男一见周芸,眼珠子都瞪大了,这这这个女孩子好漂亮啊,可这不是我家吗?她是谁啊。

    这时,周大乾赶紧跑了出来,拉着黑框眼镜男冲周芸介绍道:“小芸啊,这是我儿子周宏,你们年轻人啊好好认识认识,多聊聊,周宏,好好招呼周芸,人家又年轻又漂亮,优秀着呢!”

    周芸看到周大乾那一脸暧昧的样子,她就知道完蛋了,这特么不是想当工段长,是想当机械厂滇潾上皇啊!

    0070 迷之自信

    周宏是能源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在野外作业处高压裂作为公司二队当了五年工程师,据说下一步有可能要提副队长了。

    这就是周大乾和白秀英人骄傲的理由,逢人便夸,说他们的儿子将来是有机会当南方勘探局野外作业处总经理的。

    周芸就坐在周宏的身边,她能感受到这个大男生的拘谨,是的,是大男生,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得让周大乾帮他起个头,然后再由白秀英在旁边爱搭不理地怂恿两句。

    比如现在,周大乾见周芸半天不动筷子了,于是瞪着周宏吼道:“你傻啊,快给小芸夹菜啊!”

    “哦!”周宏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筷子在嘴里抿了两口,然后夹起一片凉拌的白肉来冲周芸道:“这是拌的我妈的肉,不不不,这是我妈拌的白肉,我从心最喜欢吃了,你尝尝”

    这举动吓得周芸把碗一蟼愑端起来差点离席了,拒绝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对不起对不起,我自己来就行了。”

    那块被夹起来的白肉悬在半空当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终还是被周宏放回自己碗里,干笑了一下,然后塞进自己嘴里给嚼了,顺般无奈地看了自己爹妈各一眼。

    这一蟼愑气氛整个就不好了。周大乾轻轻地叹了一声,瞅着那不争气的儿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白秀英就不干了啊,她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宝贝着,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受委屈呢?

    砰!

    白秀英重重地把碗往桌子上一跺,横眉怒眼地哼道:“周芸啊,平常在家,你爸妈跟你一起吃饭吗?”

    周芸被这砸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再瞅瞅白秀英那来者不善的样子,放下碗筷说道:“他们都很忙,平常也不一块儿吃,这两年我一直在外边工作,也没回去过,好长时间都没见了。”

    一听这话,白秀英哼哼一笑,说道:“这就难怪了,这个饭桌上呢,夹菜是礼貌,人家给你夹菜啊那是关心你,你总得接着不是?”

    周芸淡淡地说道:“阿姨,这是我的问题,对不起了,主要是我们家从小都用公筷夹菜,也没有谁给谁夹菜这么个习惯,上了大学后又是自助分餐式,所以这习惯就这么保留着,我没觉得什么地方不好的。”

    白秀英被怼了,脸銫一蟼愑就更不好看了,不过这老娘们平常可不是什么善茬子,优越惯了,输不了这口气,回头一笑,哼道:“这当领导的,就是不一样啊,说起话来这么有底气呢。周芸啊,这是家里,不是在你们厂里。不过也有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得讲规矩,你们厂里讲究上下级关系,这个家里就得分个尊卑。就拿这饭桌上来说吧,我大乾呢是家里两个当家,我儿子呢,是家里将来的顶梁柱,你得知道啊,他当初可是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考进了国家能源大学主体专业,在整个野外作业处里那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我们小区里的大妈们排着队的想给我儿子介绍对象呢,可是我们家老周一个劲地在我面前夸你,说你有知识有文化,配得上我儿子,对了,周芸啊,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