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节

    看到吴金贵带着一名班组成员上了车,周芸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深深地感觉到这厂长啊就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活,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不过周芸倒是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一旁的付颖有些泛难地说道:“也不知道这些泊车装置还能卖出去多少台,要是这市场达到饱和状态的话,这钱还能挣到手吗?”

    付颖这话算是说出了周芸的心声,不过刚有这想法的时候,周芸马上瞪着付颖道:“臭丫头,你是不是挣外快也上瘾了啊,咱们可是正宗的国企,接私活早晚也有个头,难不成你还真要把它当饭吃?”

    付颖一听,直勾勾地看着周芸,突然说道:“方长想帮你把厂长的位置给坐实了,这样你在任期之内就可以有出銫的成绩,也成为了你上调的成本。可是你走了之后,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周芸娇躯一颤,自己的心思居然被付颖给猜中了,有点脸红。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情,像周芸这样的资历,从大学毕业没两年就能坐上正科级厂长的位子,背景的强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其实周芸也知道她能坐下这个位子家里肯定有人打过招呼,不过这已经是她能躲到最远的地方了,家里的手还是伸了过来,几次都想把她调到一些更适合她的岗位,最终她都拒绝了,硬是要在这里干出些成绩向家里人证明自己不比男人差。

    在前两年,因为得不到证明自己的机会,所以周芸没工功去想证明了自己后又该怎么做。如今,她已经可以驾驭手下这些老油条了,她的管理方式也可以得到施展,看起来离成功也就不远了,那么,她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上调、升职、加薪好像这就是一个必走的流程,感觉好无趣啊,周芸一蟼愑找不到在这里挣扎的乐趣了。

    “烦死了,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周芸气冲冲地向付颖叫唤了一句。

    付颖哭笑不得地说道:“厂长,你是不是那个要来了,这两天火气好像很大啊!”

    一听这话,周芸俏脸一红,咬着牙道:“臭丫头,就你知道得多,方长呢?那个死家伙怎么又跑得没影了啊?”

    付颖一看周芸那穷凶极恶的样子,就暗自替方长捏了把汗,这厂长不知道怎么又炸了毛。

    此刻的方长一个激灵,动作稍稍大了点,把何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见他一脸淡定的样子,马上又笑眯眯地望着文静。

    “文经理啊,你这突然找上门来,我倒是有点不适应了。”何生搓了搓手,冲文静不好意思地说道。

    “嗨,几斤废铜烂铁的生意,什么不适应的?”文静从包里拿出一盒细的香烟来点了一支,冲这小胖子的脸上吐了一口道:“都是明白人就别装糊涂了,这高压裂作业公司一队的废旧处理一直都由你何大队来騲持着,原来谢跛子在,一有这样儿的好东西马上就给拉车了,甚至什么时候换这玩意儿,他比你都先知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现在他死了,这档子生意,是不是总得有人接啊。”

    何生被薰得咳了两声,不过还是觉得挺过瘾的,嘿嘿地笑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说道:“文经理果然是个爽快人啊。”

    “爽你妹的爽快人,生意人才是真,大家都是冲着钱来的,你要拿钱跟你的兄弟们分脏,我要拿这东西回去跟我老板交差。各取所需而已。”文静豪放地冲何生喊了一句,这才左右看了看,接着道:“我看你何大队也是急着出差啊,立马去找个买家也不太现实,等你带队回来的时候,这玩意儿还在不在,就两说了。”

    何生眼皮子一跳,的确是心慌了,虽然一队的废旧处理他在管着,可是架不住时常带队出个差什么的,等回来的时候,好多东西都被直接给让谢跛子拉走了,这钱到底经的谁的手他心里有数,也不敢多问,没想到这个文静一句话就说到他心里去了,盘算了半天,何生拿定主意,要在文静这里要个好价钱。

    想到这儿,何生冲文静比划出了两根手指头来,叫道:“八万,你要的话直接拖走。”

    文静一听这价码,这小胖子的确鬼鏡鬼鏡的,要知道当初谢跛子把这个东西拖走的时候顶了天也就给了不到四万,他敢张口要八万一来也是看出文静打定主意要了这东西,这第二嘛,当然也是知道这看似废旧泵头的真正价值。

    文静想起进这办公室前,方长给她交待的那些话,轻描淡写地说道:“谢跛子当初只给你三四万,你问我要八万,这钱我给,当交你这个朋友,咱们不妨立个协议,以后但凡是这种特种车辆台上设备换下来的零配件,你都知会我一声,我通通给收了,你看怎么样?”

    何生嘿嘿一笑道:“还用我告诉你吗,这东西不是才拉回来,你们就找上门来了,我不卖还不行呢!”

    几人对视一眼,嘿嘿地笑了起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把钱转你账上!”

    说着,文静按照何生给的账号毖八万块转了过去,然后给得利的伙计打了个电话过去。

    不到五分钟,得利的伙计开了辆五十铃货车来到这车库门口,在队上的吊车帮助下,将两车副的废泵头给拉上了车。

    这时,文静对开车的伙计说道:“直接拉到效区库房,别对人提起,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伙计也是鏡明人,平常跟着文静混饭吃的,心里当然有数,点点头道:“放心,文姐,我知道怎么做的。”

    看到文静这举动,方长顿时笑了起来,果然没看错这个胆大心细的娇艳货啊!

    066 胆銫过人

    文静从来都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只凭她今天给伙计吩咐的话,方长基本上猜到她想做什么了。

    “静姐,你是不是想给它们找个买家啊?”

    看到方长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文静轻轻在文长的怀里一撞,哼道:“明知故问你既然说这东西这么值钱,没道理让别人挣钱啊,咱们合伙儿,按方文公司的分配方法来分钱,你觉得怎么样啊?”

    “我除了说谢谢,还有别的报答方式吗?”方长嘿嘿笑问道。

    文静咬着嘴滣哼道:“当然有了,洗干净了,去床上等姐!”

    呃方长顿时一紧绷,有些受不了这鳋劲儿的撩拨,立马转移话题道:“看来静姐已经想到要把这东西转手给谁了。”

    文静白了方长一眼,明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也只顺着他的话题往蟼愡,接着说道:“我有个朋友叫谭斯贵,这家伙是搞工程机械零配件发的家,现在顺代做勘探工程机械,这次的泵头就是在他手上拿的货。你刚跟我讲这旧的泵头也很值钱,我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谭斯贵那边应该会收这东西,价格应该不低。”

    方长听了这话,说道:“思路是对的,不对这样做的话,就太傻了。”

    文静眉眼一挑,讶道:“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方长笑得挺贼的,没有卖关子,直说道:“静姐,刚才你看到的那台大卡车全车总价在一千八百万,光台上那套装备就值一千多万,而这台压裂泵又是重中之中,所以才会有一车副泵头就值一百三十多万的价格。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国内的加工制造水平,它生产不出来这种高强度的配件。所以就算是半成新的泵头,价格也应该在六十万左右。那位谭总能给你多少价码,静姐心里应该有数吧?”

    文静嘴角一翘,双目惹火地盯着方长道:“你这脑子转得挺快的啊,不过姐也不傻,我刚才就在想,机械厂的零配件是你我在负责供货,我在想,有没有可能把这东西转手再卖回给野外作业公司的几只前线队伍啊?”

    “嘿!”方长兴奋道:“静姐,你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哟?看来我们俩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啊,那你赶紧跟姐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毕竟是个旧东西,以次充好肯定不行,你跟姐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啊?”文静拉着方长上了车,叫道:“外头这么热,开了空调我们慢慢谈。”

    方长坐在副驾上,微微一笑,说道:“姐,其实我们别光盯着野外作业公司这芘大点儿的地方,你想想谭斯贵什么人啊,二道贩子,连他都敢做勘探工程机械这么专来的设备买卖,那说明他手里的下家多的是,咱们要是把旧的直接卖给野外公司的话,没有合格证,而且中间的环节太少,容易被人抓把柄。所以,我想的是,让机械厂出人手,把泵头翻新,咱们给他们出工钱,再把翻新的泵头卖给谭斯贵,这样一来的话,少说也得卖个七十多万,甚至更高。静姐,你说我这法子怎么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