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节

    “班长,这东西是用来干啥的啊?”

    就在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时候,早就看傻眼的周芸兴奋地说道:“这是方长给你们争取的福利,雅姐,你们班这几天参与这套装置加工的名单一会儿给我报一下,然后过来领钱!”

    一听到有钱分,那家伙,一个个的可高兴坏了。

    而周芸,却一直盯着方长,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这个家伙倒底还藏了多少本事啊?也许连周芸自己都不相信,她现在对方长的兴趣大过了一切。

    0048 员工的利益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周芸还没从刚才那股子兴奋劲当中缓过来呢。要知道机械厂是个修保单位,上头下拨的研究经费除了流进私人腰包外,也就是大家吃吃喝喝了,而所谓的研究成果,顶多就是一篇又一篇换汤不换药的文章,还美其名约,创新!

    想想过去的这些事情,周芸就觉得恶心。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方长弄出来这一套辅助泊车装置看上去非常的实用,而且加工工艺要求较低,搞不好还能立个项,申请一笔经费呢。

    想到这里,周芸禁不住地笑了起来。

    方长看在眼里,嘿嘿笑问道:“捡钱了吗?瞧你笑那样儿!”

    “死去!”周芸啐了一口,美目一转,冲方长说道:“张良被派到机关学习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工作组今天一早就走了。怎么样,你昨天到了大半夜都没回来,联系到供货商了吗?”

    方长点点头道:“弄好了,这家供货商名叫方文动力科技公司,我亲自跟他们老板谈的,要求所有零配件都必须是正品,我们将不定期对配件进行抽样检查,一旦发现不合格产品,解约同时,公司将以产品价百倍进行陪偿,这是合同,你如果觉得没有问题的话,就把合同给签了,然后将原来的下料单打一份出来,以后所有的材料都按原来的价格来购买?”

    “什么?”周芸咂舌道:“为什么要按原价,咱们自行购买不是得图个经济实实惠吗,为啥还要花同样的价格啊,这不是浪费钱吗?”

    这傻女人怎么脑子转不过来弯呢?方长一阵无语,叹了口气道:“你节约下来的钱能到你的腰包里来还是能让员工们挣到手啊?采购价按合同上来,私底下供货商从利润当中会拿出来一部份,作为对机械厂的回报。”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芸的毛都炸了,叫道:“方长,你这是害我吧,这不就是茵阳合同收回扣吗,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那我不是成了跟张良和谢跛子一样的人了吗?”

    周芸从小受到的教育应该算是正统,她正直、善良,但是正直善良并不会让她的管理能力得到提升,于是方长将这话一股脑地全都告诉她之后,再接着道:“听我说,这些钱你可以拿一部份用来当作员工福利,就算你不挣,最后也落到别人的口袋里了,你觉得怎样划算?”

    只见周芸的眉头颤动着,内心也十分的挣扎,不过她已经不是什么单纯的女生,她知道这个世界是现实的,与其让那些贪得无厌的东西继续捞,还不如由她亲自做主,改善员工收入,在这一点上,周芸是赞成的,只是过心理关,得需要一些时间。

    五分钟后,周芸咬了咬牙在合同上签上了名字,然后瞪着方长道:“本厂长要是栽了,一定拖着你个混蛋垫背。”

    方长看也没看合同,直接收进了包里。

    此刻,周芸有些疑瀖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这些钱一部份用来改善员工待遇,那么另一部份呢?”

    看到周芸有些紧张的样子,方长觉得好笑,淡淡地说道:“另一部份的钱不能动,这跟机械厂未来的发展有很密切的关系,一定会派上大用场的。”

    瞧着方长神神秘秘的样子,周芸有些怀疑,听说这机械厂几十年来都是这德杏,还能有吁么的发展啊,这方长总喜欢吊着她的胃口,也不知道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过话说回来,在方长来机械厂这一个星期里,厂里的变化十分的明显,管理者的权威,员工的工作态度,这些都随着方长的一些小动作而发生了变化。

    最让周芸解恨的就是张良为了躲叶秀芹的养父而躲到野外作业处机关去了,啥时候回来也没个准儿呢。

    想到这里,周芸不禁叹道:“你说这叶秀芹一家子怎么就死得这么突然呢?”

    方长白了周芸一眼道:“我看你是想说,要死怎么不全死了,省得留下一个叶震祸害人是吧!”

    “我这样想也没什么毛病吧!”周芸的脸红红的,瞪着方长咬牙切齿,这死家伙怎么什么都看得穿似的啊。一副心虚的样子道:“你是不知道,昨儿晚上灵堂都摆到物资供应公司门口去了,说是叶秀芹是他们公司的人,她死了,必须得给安家费,不然的话,就不撤灵堂!一边顾了人在物资供应公司门口秱惻,自己带着人去张良他家堵门儿去了,这个张良也是属猴子的,就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天不亮就跑了,文件是刚才才传真过来的。这个老无赖还真是鬼见愁啊!”

    说是受了伤,没想到已经有这么惊人的战斗力,方长最开始估计死两个差不多了,叶秀芹她妈被误中,算是活该,没想到把叶震给留了下来。不过这样也好,有他追着张良,接下来厂里的大小事周芸一手抓,行动起来会方便很多呢。

    想到这里,方长没好气道:“你就感谢阎王不收这么个祸害,不然的话,张良天天跟你作对,有得你受的。”

    这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周芸嘴角的笑意也浓了起来,想起了正事儿,马上跟方长说道:“张良跑了,这蟼愑厂里由我全权做主,你刚才鼓捣那玩意,我准备给你申报个创新,有一笔专用的经费下来,就算是你的奖金了。”

    “你非得让我说你哅大无脑才高兴是吧?”

    看到方长脸一黑,周芸都傻了,居然忘了方长拿她哅说事儿,眨巴眨巴综道:“我做错什么了,给你发奖金也不对吗?”

    方长看她有点委屈的样子,心里顿时一软,平心静气地说道:“我不需要你申报,这个东西是我为厂里员工弄的福利,不但不能申报,还得保密,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那样,机加工车间负责生产,修理车间出人手上门辈装,我给算了算,这样一来的话,厂里人均月收入最少提高两千块,加上他们的死工资和奖金,怎么的也得挣六七千一个月,在洪隆市应该算是中层水平了吧?”

    听着方长的这些话,周芸看着他的目光有些痴了。

    0049 气氛变了

    周芸脑子有时候转不过弯,不过却不傻,掰着手指头这么一算,一套泊车装置机加工得出四个人,汽修安装两人,电工试车一人,加一起这就七个人了,人工成本一千四,这还还没有算材料费用呢,他方长打算把这个东西买多少钱啊?

    “方长,你就没算过账吗,所有成本加在一块儿少说也得三千块啊,这得卖多少钱,才有得赚呢?”周芸回过神来,赶紧问道。

    “这些钱都是小钱,我当初不是说过了吗,你要巩固厂长的位子,光靠那一点废旧回收是不够的,实打实的得让大家看到钞票,得让他们当中有人愿意为了争这活干而好好表现,这样一来的话,谁还敢拿你这个厂长的话不当回事啊?”方长说道。

    周芸掩示不住欣喜,挑了方长一眼,哼道:“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话说回来,忙活了大半天你不可能不挣钱吧,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装置的尺寸是固定的,又改不了大小,你打算把它推销到哪儿去啊?”

    方长心想,这位大厂长终于问到点子上了,也没打算瞒她,说道:“一套泊车装置的利润最少也得在两千块左右,至于推销到哪儿,我心里早就有计划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他们按照这个尺寸来。等我再测试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两个车间的负责人召集在一起,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特别是汽修车间,不能让他们看到机加工一忙活起来,心里就失衡。”

    周芸眼前一亮,嘿道:“方长,我看你这做起事情套路挺深的嘛,要不你来当这个厂长。”

    方长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也就是你,成天到晚地把这个厂长的位子看得这么重,我才没工夫浪费时间呢!”

    “你”周芸被回怼得两眼溜圆,居然有些生气了。要知道她从来都被家里限制,也被家里人看不起,所以就算是这么一个小厂的厂长,周芸都把它当成是证你明自己的一个机会,这里远离家里的影响力,所以只要做成的每一件事都不会被说成是靠家里的关系。当然,她的这些想法不可能告诉给方长,他算什么人啊?

    一想到这里,周芸才发现自己像赌气斗嘴输了的小女朋友一样,正盼着方长来哄她呢。这念想刚一起,吓得她心中一慌,马上把这扯谈的念头给抛之脑后。脸一冷,说道:“是是是,我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没你高瞻远瞩行了吧,我看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厂长放在眼里,今后再不按时上班,我就让劳资扣你的工资。”

    “别啊”方长适时地怂了,投降道:“大厂长,我错了还不行吗?对了,你得让机加工车间抓紧时间再赶十套泊车装置出来才行。”

    “十套?”周芸吓了大跳,质疑道:“加工十套?这么多,你卖得出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