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节

    不等张良说话,谢跛子又说道:“再说了,我老婆这不是做院了吗,我心里那个急啊,这么好的机会不让我老丈人和丈母娘把机械厂大门给堵了,那不是白白浪费这么大好一个机会?”

    听了这话,张良哼了一声,道:“你着急,我看你是着急着去找你在外头养的那个女人吧?”

    “嘿嘿”谢跛子猥琐地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良哥,不瞒你说,我给那个**每个月拿两万块养着她,可是天天被叶秀芹和爸妈给盯着,连特么拉屎都跟着,我都洋了多长时间没去过瘾了?一想到那鳋狐狸**入骨的样儿,这连药都不用吃,就要顶天立地!”

    “你再这么开下去,我看你只有去当阎王爷女婿了!”张良忍不住低吼了一声,然后说道:“你老婆在厂里摔了这事儿,你得拦住你老丈人,如果闹大了,叶秀芹的工作可能保不住,你可得想清楚了,要是把饭碗弄丢了,她的养老金估计也就泡汤了,你个老东西要是这会图个乐子,说不定下半辈子都得后悔。”

    张良三十二岁,谢跛子五十,虽然比张良大了整整十八岁,但是谢跛子却哥前哥后地称呼着张良。这一来是因为张良能让他谢跛子挣钱,二来嘛,就是张良眼毒,什么事情都看得很准。

    所以当谢跛子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说道:“嗨,我老丈人是流氓,我丈母娘是流氓中的战斗机,这两人凑一块儿,连老虎芘股都敢怼,不怕告诉你,我刚才收到短信就是他们发的,这个时候估计应该堵门口去了。先让他们发泄一下,我晚点去把他劝开了,再说了,我老婆是在厂里摔的,你们那个女厂长怎么也得给个说法,不然就白摔了?”

    “我看是你想发泄吧!”张良白了谢跛子一眼,也懒得去管他了,今天这一炮不放,他肯定是过不去这坎。

    不过张良倒不觉让人闹一闹有什么不好,他特别想想这位空降到机械厂当厂长的女人在面对两个烂人时会是什么模样。想想,就觉得过瘾!

    0037 机械运转中

    平常机械厂上班的时间是早上八点半,不过真正换了工衣开始干活儿,都得等到九点半以后,这是潜规则:钱已经挣得够少了,可别把自己整得太累。

    可是这两天的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这不才刚刚才了九点,厂里已经是干得热火朝天了。

    “来来来,往这儿倒倒倒倒不得了!”指挥着车倒进车库的学徒工来到驾驶室等着司机从车上跳下来,马上笑道:“上次出去的时候,没换机油,今天给换了吧,还有冷却噎”

    “你不是说还能再跑两三千公里,今天就是刹车有点绵软,不用换了吗?”

    学徒工嘿嘿一笑道:“刹车绵软?可能是刹车轮毂超极限了吧,这东西可开不得玩笑,让技术员先给量量,反正上次的保养不是也没做完吗,把这些都一块儿给换了,不然在外边出了事,倒霉的还不是你?”

    这司机一脸懵苾,原来要换个东西还得求这帮子修理工,怎脺黢天都跟抢似的,再看看其他班组,情况也差不多,公里数到了,或者是差一点的,通通按保养手册来,该换什么换什么。

    就这么两三天的时候,汽修班的废料库已经堆满了。这样的工作极积杏啊,已经好多年都没看到过了,至于原因嘛,一个字,钱!

    周芸在办公室外往下头看去,她也是在这一刻才相信,钱跟权永远是不能分开的。

    想到这里,周芸先是一阵无奈,然后又露出了一丝琇涩的笑容。

    就在这时,付颖上来道:“厂长,申报的材料已经送过来了,是不是拿到机加工车间去试试看?”

    “你师父那边的配件加工得怎么样了?”周芸问道。

    付颖摇摇头道:“我不是太清楚”

    “你啊,刚来单位,刚放下的架子还是应该放下来的!”周芸笑望着付颖,柔声道:“你刚到这个系统可能不是太了解,这里啊讲的都是人情,做事都看人面儿,要是跟你不熟,都懒得搭理你,你师父是厂里的骨干,虽说没有你的文化水平,可是那一手技术,闭着眼睛都能把活给干了。有技术的人都有脾气,所以啊,凡事你得嘴甜些,她自然就把一些私藏的技术教给你了。”

    啊?还用嘴甜?付颖有些尴尬地回想起她把图纸交给赵雅的那一刻,只说了一句,这是方长让加工的,赵雅当时二话没说,把班上几个技术最强的组员凑一块五分钟分工完毕,当场开工,手头什么活都停了。

    就冲这一状况,付颖就觉得她这个师父跟方长之间恐怕有点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想起那天,赵雅穿得那么单薄地从方长的家里走出来,付颖面无表情,心中却有种难以启耻的感觉。

    见付颖半天没静,周芸笑道:“怎么,还放不下架子吗,没关系的,多叫几声师父,自然就习惯了,快去吧!”

    付颖愣了愣,拿着单子去找赵雅去了。

    周芸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暗想,女大学生分到这样的单位的确也够倒霉的。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周芸觉得机械厂的前景是光明的,这一切都跟方长的到来有着直接的关系。

    将两者连系在一起的时候,周芸嘴角浅脸,心中颤颤的!

    就在这时,大门口闹腾了起来,周芸一看,心叫,坏了!只见一条人横幅顿时拉了起,白布黑字儿地写得分明:机械厂草菅人命,还我女儿容颜,还我公道!

    那横幅前拿着扩音喇叭,一脸无赖样的男人,当场打开了护音器,只听里面放道:“收洗衣机、电视机、电冰箱”

    周芸心中一慌,赶紧拿出电话来给方长打过去,接通后,情急道:“你在哪儿呢,怎么不来上班啊?”

    “怎么了,有事慢慢说啊!”方长放下手里的事情,问道。

    “叶秀芹她家里来人了,把机械厂的大门给堵了,一会儿工作组就要来了,这该怎么办啊?”

    听着周芸焦急的声音,方长笑了笑说道:“厂里的工人是什么态度啊?”

    周芸往外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一个个闷声不吭的员工们,此时跟吃错药了似的,指着那几个拉横幅的人对骂,气势跟原来大有不同。

    这时,周芸才知道大家滇潿度是真的变了,定了定神道:“他们把人拦在外头,不过他们毕竟是厂里的人,要是发生了冲突,吃亏的还是我们的员工啊。”

    方长应了一声,不急不慢地说道:“让他们先闹几分钟,我马上就过来。”

    挂了电话,方长拨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响了两声后,对面传来一个女声问道:“是你吗?”

    方长应道:“是我,人还有多久到?”

    “下收费站了,到我这儿可能十分钟吧?”

    听到这话时,方长算了算时间,张良回到厂里应该要半小时的样子,于是问道:“我让你做的事情都做了吗?”

    “放心吧,我连续喷了十天,如果这东西真这么厉害,现在应该承受不了太大的力。”

    方长淡淡地说道:“记住,不要说任何引导杏的话语,先跟他来两次吧,四十分钟左右,有人敲门,你直接开门,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用再管了!”

    听到方长的话后,女人嗯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给自涂了个鲜红的滣彩,然后换了件蕾丝吊带睡衣,往床上一坐,将旁边摆放的那双网袜卷起来套在一只脚尖上,慢慢地拉过纤瘦的小腿,丰腴的大腿,那绷直的脚尖到裙摆处的私密,一路都是诱人的风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