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节

    “哈哈哈,跑快点,裙子都要飞起来了,再跑快点”

    被这些臭不要脸的东西调嬉,付颖扭头骂道:“煞比!”

    “尼玛的,一会儿有本事别下班!∑冧中一个混混指着付颖嚣张地骂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付颖的身上,没人注意到这些混混身后的货车门打开了。

    方长拉开车门,放到空档,松了手刹车,然后跳下车来,走到车头前,往后猛地一撞,货车开始动了。

    只见货车缓缓地朝大门外的坡下倒车,势头很小,只是再过一会儿就难说了。

    “这货车是你们的吗?”方长拍着其中一个光头混混问道。

    光头瞪了方长一眼,冷冷地说道:“是老子的怎么了?”

    “没什么,它在倒车!”

    方长淡淡地说了一句,光头有些疑瀖,半天没反应过来,回头看了看,那一瞬间大叫道:“卧草,溜车了”

    一群手拿钢管的混混听到这声音时,回头一看,拔腿就追,一路连滚带爬。

    就在这时,一个混混正好从方长身边跑过,只见方长一个扫腿直接抽在他的小腿上。

    咔地一声,那个混混哀声扑了下去,一路往坡下滚追着货车就去了。

    什么情况啊?

    机械厂里的员工们看到这一切的时候,都傻了,这也来得太突然了吧?

    紧接着,轰隆一声剧响,货车撞在了山体上,一群谢跛子的手下急得像热锅上蚂蚁一样。

    “草特么,怎么会这样?”

    “你特么没拉手刹车吗?谢哥会弄死我们的!”

    “我拉了手刹啊,一定是有人捣乱,让老子抓到他,我弄不死他!”

    方长听得清楚,却并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弄死他?他们这帮人还活着是因为方长根本没功夫管他们。从大门口的可回收垃圾箱当中捡起个油杯来,再把一些机油筒捡起来,将里面的机油倒在油杯里。

    所有厂内的员工都急着去看货车撞山的大戏,顶多也就是看了方长一眼。

    方长拿着油杯走进了厂区,瞅了瞅摆放钢材的地方离办公楼滇潹阶差了也就是一两米而已,当方长走上台阶的时候,把油杯里不算多的机油倒在了台阶上,清亮透明,不注意的话,没人会注意到这里的机油的。

    将油杯扔进旁边的垃圾筒后,方长爬上了三楼。

    普通员工在外面看热闹,而车间办、事务办、技术办的办公室人员却围在了周芸的办公室外。

    阵阵难以入耳的话从周芸的办公室当中传了出来,听得在场的人有的窃笑,有的却是紧皱着眉头,于心不忍。

    “你是个什么货銫的女人,自己心里没点比数吗?没男人草你吧,啊?贱货?你知不知道断人财路是什么概念啊?贱婆娘?换成是老娘原来的杏格,早就大巴掌抽你了?你有什么了不起,哅大?还是比深?跟我装什么可怜啊?你个公共厕所的货”

    “叶秀芹你够了!”突然有人吼了一嗓子,把里面骂得正爽的女人给打断了。

    这个时候,方长刚刚挤进人群,看到那个冲进办公室挡在周芸面前的赵雅。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赵寡妇,怎么,最近没有勾引男人了啊,你这是什么意思?要帮你们厂长出头是不是?”

    周芸的眼眶已经红了,她用她这么多年的修养与学识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她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跟叶秀芹这个泼妇,那么她跟这个泼妇又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周芸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与人为善,要礼貌待人,任何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关点,就算不认同,也要保持礼貌的微笑。

    到了机械厂,周芸一次次地碰壁,一次次地被厂里的老油条顶撞,她觉得这是工作上的冲突与分歧,这些她都可以接受。

    可是到现在这一刻,她才知道什脺餍人格上的侮辱,什脺餍没有底限,眼前这个女人让她忍无可忍,可是她在肚子里搜刮了一遍之后,才发现自己能想到的反击只有三个字,你这个“坏女人”,感觉弱爆了。

    电视里但凡遇到这样的情节都会有一个白马王子杀出来救女主,周芸也期盼着有人来救她,可是面对这个没底限的女人,谁又能救得了她呢?

    这一刻,周芸的嗅潿真的要崩了。

    “厂长,方长说他马上就来,你别跟她生气!”付颖拉着周芸的手,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

    有付颖陪着她,有赵雅替她挡枪,周芸顿时心里暖暖的,可是论起战斗力,她们三个加一块儿,也不是叶秀芹的对手啊。

    就在这时,方长走进办公室,来到那个张牙舞爪的叶秀芹身边,气势突然一变,冷冷道:“你想死吗?”

    刹那间,办公室里的空气都凝固了!

    0033 底限

    叶秀芹是远近闻名的狠人,以不要脸著称。这个女人凡事都要计较,言语恶毒,暴力倾向十分严重。

    她的发际线很高,显得额头很宽,双眼偏近,双眉连成一字,身板很粗壮,体宽超过了方长,这副模样一看就像是匪窝里的女大王,悍妇一个。她有这样的凶名,跟她的家庭因素有很大的关系,反正这一家子没一个善茬子。

    如果说叶秀芹唯一温柔的那天,可能就是把谢跛子骗上床的那天晚上,第二天醒过来,刀就架在了脖子上架在了谢跛子的脖子上,不娶她,就剁了他。

    这么凶悍的一个女人,扭头时,也被方长给吓了大跳。

    叶秀芹面凶,照镜子都呲牙咧嘴的,可是这一刻在方长的面前一蟼愑没有了脾气,因为这个男人看起来比她还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