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节

    “你要觉得热,干脆在这里洗一洗吧!”方长一本正经地说道。

    “呸!想得美!”周芸啐了一口,赶紧小跑步地走了。这每天过来蹭蹭饭,日子过得是越来越滋润了啊。

    等周芸走后,方长收拾收拾后,坐在桌子面前打开了电脑,连上网上后,下载了一个制图软件,这是一款国外人气非常高的制图软件,普遍用于工业机械制图。

    方长对这款应用软件驾轻就熟,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騲作起来,外接鼠标不断地滑动着,神情非常的专注,不一会儿,一张草图就已经制作完成了。

    方长满意地看了看图纸后,再看看时间,居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而且又是出了一身的汗水,方长一脸无奈地又去洗了个澡,下个星期钱到手了,得去买台空调才行了。

    次日整天方长都在电脑上画图,中午也只是随便对付了几口了事。

    周芸继续把厂当家一样,吃住都在厂里,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黄伟带队出差救急的人员都回来了,随行的工程车把发动机完完整整地背了回来时,周芸就在场地边上看着他们把发动机吊在了平板车上。

    “厂长啊,老黄这次捅了篓子,要不这芘股给我们班来擦?”吴金贵搓着手,一脸谄媚的笑容。

    要知道平常周末的时候是绝对看不到四大金刚的人,可是自从他们抢活干开始,这两天,汽修班四个班长全都蹲在厂里,让班组的成员,加班加点地把手里的活儿给干了。这可都是钱啊。

    听到吴金贵这话时,黄伟一下就炸了毛,骂道:“我勒个草,你狗曰的不就是想要这发动机里的机油吗,又能放二三十升,能卖个几十块钱是吧,瞧你那贱样!”

    吴金贵爱贪小便宜那是出了名的,一蟼愑被黄伟拆穿了心思,老脸一红,故作理制凐壮地说道:“我说得不对吗,花了这么长时间大修的发动机,里里外外换了个遍,结果才两天就坏了,你要是不行,就让出来,厂里有本事的人多了,你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吧。”

    周大乾和李四平瞅着周芸,这事我,他们俩暂时不想掺合,前者等着周芸主持大局,后者是准备看周芸的笑话。

    周芸没有急,微微一笑道:“好了,这发动机暂时不修,先推到发动机房去,等副厂长和装备部的工作小组过来后,再进行拆解,还有这发动机的故障到底是人为的,还是配件质量问题引发的,都没个准儿,所以别轻易下定论,伤了大家的和气。”

    听到这话后,周大乾满意地点点头,对周芸是越来越喜欢了。吴金贵却听出了一丝茵谋的感觉。

    吴金贵没捞着便宜,憋着火生闷气。最感激周芸的,当然要数黄伟了,这时候周芸抬他一手,就是对他最大的支持。黄伟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挺厂长到底。

    正当黄伟班上的人推着平板车准备进专用发动机房的时候,李四平有些不同的意见。

    “厂长,这事儿好像不太对劲吧?按理说,咱们应该直接把发动给拆解了,该照相的照相,该记录的记录,这样我们就占了主动,要是的副厂长跟工作组的一块儿回来了,当着他们的面来做这些事情的话,万一我说万一啊,老黄你别放在心上,万一是咱们在修复的过程中技术上的缺失造成了损失,那不是连一点挽回的空间都没有了吗?厂长啊,我也是为厂里着想,也是为老黄和厂长你考虑啊!”李四平苦口婆心地说道。

    周芸没时间琢磨李四平是真情还是假义,反正方长说的,这发动机坚决不能动。

    “老黄,把车推进去,把发动机房的门锁了,钥匙给我,什么时候拆,我心里有数,李班长,有劳你费心了。”

    话一说完,再不给他们发表意见的机会,进办公室走去。

    方长这个死家伙从昨晚到现在还没信儿呢,也不知道来厂里转转,什么工作态度?周芸暗自抱怨了一番。

    要知道周芸在厂里连个能玲濎的人都没有,不过自从方长来了之后,她一蟼愑就像有了个伴儿似的,能说说话,贫几句嘴,这心情也好多了。

    一时半会儿的看不到方长的人影儿,还有些不习惯呢。

    当周芸想明白这事情的原由时,暗骂自己不争气,怎么少了他方长这日子还不要过了。于是把刚拿出来的电话又揣回了口袋当中,翻看起技术资料来。

    另一边,李四平和周大乾凑在一块儿抽烟,李四平不解地问道:“你说说原来这接了活儿啊,厂长想方设法地往咱们手里安排,咱们是死活都不接,现在咱们抢着接了吧,她又不放了,老周,你说说这是什么道理啊?”

    周大乾叹道:“厂长那是有主见的,说不定她知道这发动机出了什么问题呢,为啥要等副厂长回来啊?还不就是争权夺利那一套,肯定是这发动机的问题会影响副厂长呗,这才准备在工作组面前露一手,说不定直接就把副厂长给架起来,让他啊,下不来台!”

    李四平哼哼一笑道:“咱们厂长什么水平你不知道?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可是说到修车,她懂什么?”

    周大乾听后,眼睛半睁,皱着眉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新来的那个小子出了什么馊主意?”

    李四平笑了笑,虽然没有吭声,不过心里早已经有了定论,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脚尖来回拧了几下,转头回休息室去,拿电话给副厂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副厂长身边搂着一个大哅女人正在吃火锅,一看来电显示,接起来道:“老李啊,什么事,说吧。”

    大约两分钟后,副厂长已经把离开这么长时间厂里发生的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这把电话一挂,取了银丝边眼镜,一把捂在脸上,狠狠地抹了一把,骂道:“这臭婆娘到底想干什么?”

    0031 狼与狈

    张良分到机械厂十年,从技术员干起,三年成为汽修车间副主任,又三年,成为生产办主任,仅仅过了一年,就从生产办主任升到了副厂长。

    在同一批分到南方勘探公司的同学相比,他简直就是坐着直升机上来的,不过因为机械厂实在太穷了,所以也没让人怎么羡慕。

    不过张良不傻,这十年时间来,他可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从身无分文到在洪隆市买车买房,还有两个铺面在名下,单靠他正儿八经的收入,这得几十年不吃不喝才能完成。这样的经济头脑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

    “良哥,来来来喝酒啊”

    坐在对面的谢跛子端起酒杯来劝酒,满脸通红,早就已经喝上头了。

    “喝个芘!”张良重重地将酒杯跺在桌面上,溅了一桌子的酒。

    谢跛子朝张良怀里那个娇艳的女人猛眨眼,女人懂事地倒在张良的怀里,用那酥软的傲物在张良的手臂上蹭来蹭去,指尖在他的哅腹上来回撩拨画圈。

    “良哥哥,谁惹你生气了,讨厌死了!”妖艳的女人酥声娇滴滴地哼道:“要不我们去房间吧,人家帮你泄泄火,有冰块和跳跳糖哦!”

    张良听得全身一颤,本来火冒三丈的,一听这话,笑了笑,抄手抚住这女人的腰枝儿往上一挪,边煣边道:“小**,这才几点儿,也不怕哥让你下不了地,晚点再收拾你”

    “讨厌嗯人家洋啊!”娇艳的女人全身发颤,脸皮子又红又烫。

    谢跛子和他身边的女人见状一块儿暧昧地笑了起来。

    “谢跛子,周芸这个贱货要断咱们的财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