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节

    方长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一步计划也应该是顺利完成了。

    0029 跟着节奏走

    合作的第一步谈成,方长见好就收,起身就准备离开的时候,文静翘起的脚尖在他的腿上轻轻掠过,那酥麻无比的感觉让方长禁不住地颤了起来。

    “方长,你真的不考虑跟姐玩一会儿再走,吃饱了总想找点事情做啊!”文静娇滴滴地哼了一声道。

    方长定了定神,摇头道:“静姐你一个人住,我哪能坏了你的名声啊,静姐下午还有得忙呢,我先走了啊!”

    文静咬着滣角瞪了方长一眼,表面看是微怒,可是眼底的喜銫哪能瞒得过方长这双眼睛啊。

    “小家伙,算你狠,下周之内,我把合同给你,等着姐的好消息。”

    身后的声音传来时,方长知道文静的试探已经结束了,哪有大热天穿双丝袜准备出门的道理啊,这双丝袜摆明了应该叫撕袜才对。

    想到这儿,方长有点僵硬,真是个尤物啊,如果不是为了接下来的合作,方长根本不会强行压抑自己,上去就是一阵猛怼,保证让她叫爸爸。

    于是,方长笑得有些浪,赶紧回乔山镇交差去了。

    而身在房里的文静却没有这么好受,刚才自己那一番连窜的试探把自己的火给点着了。

    幸亏自己身子还没干净,要是完了事刚才还真有些把持不住,这小子身板儿也太硬朗了,就上掐起来那层薄薄的肉皮子下边,肌肉硬得跟铁似的,如果意志力不坚定哪能练得出来这么好的身板啊?想想方长那壮硕的身子,文静的脸蛋儿越发的娇艳,喘着粗气,全身发颤

    从文静家出来后,方长又去菜市买了许多的菜,毕竟乔山镇太小,东西也不全,拧着两大口袋的东西上了公交车一路坐回了镇上。

    刚进家门儿,没多久,周芸就追了进来。

    “哟,你不是去办事吗,怎么还买了这么多东西啊,哇,还有鱿鱼好人久没吃过鱿鱼了”

    听到周芸的话,再看看他馋的样子,方长心里好笑,这丫头在乔山镇挺了两年,平常肯定很少去市里,不然的话也不会馋成这个模样。想想这个千金大小姐,本来应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才对,现在却在这里受这份罪,也真是不容易。

    方长心中暗叹了一声,说道:“厂长是打算今天晚上又在这儿蹭饭了吧,干脆你搬过来住算了,三餐一日,我保证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方长你是不是想死,三餐一日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讲清楚了,混蛋!”

    明明知道她是为自己蹭饭感到不好意思而岔开话题,方长也不说破,笑了笑道:“今晚吃干锅鱿鱼,我先准备准备!”

    “干锅鱿鱼啊,好辣的”周芸的神銫是拒绝的。

    然而,一锅了的鱿鱼被她一个人吃了,方长反而是对里面的菜特别的感兴趣。

    嗝

    周芸打了个嗝,俏脸飞霞偷偷地看了方长一眼,发现他并不是很在意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

    “老黄已经到故障车那儿了,今天晚上打算连夜干,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晚上车就能到,你今天出去干什么去了?”周芸忍不住地问道。

    “出去找一家适的配件供应商啊!”

    “啊?”周芸惊道:“你对我就这么有把握吗,这事儿可不小,装备部如果不批,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啊,你是不是太激动了啊?”

    方长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对你有把握,而是对自己有信心,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装备部不敢背黑锅,有人会给自己台阶下,只要你抓住机会,这单买卖就是咱们自己的了。”

    “自己的,你什么意思啊?”周芸好像猜到了什么,那种呼之崳出的兴奋没由来地涌上心头。

    方长淡淡地说道:“配件既然是机械厂自行选择供应商,那这个供应商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自己呢?汽配城里准入门槛太高,不懂行的人进入市场只会被宰,所以我找了个合伙人,她对汽配城很了解,而且人脉很广,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当中的利润对半分,这就是咱们目前最大的济经来源。”

    一听咱们,周芸目光柔和,暗想,这家伙是想跟我当自己人吗?心头一颤时,马上摇头道:“不行不行,方长,你这样做是违规的,一旦被查出来,咱们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方长笑道:“供应商不是你也不是我,能查出什么来,再说了,装备部那帮子人不就是这么玩儿的吗?厂长,凡事按照游戏的规则来,只有把规则运用到极致,才能利益最大化,机械厂太穷不是因为这里没油水,而是格局太小。那咱们就先试着毖机械厂的格局做大一点再说吧!”

    不知觉间,周芸的激情被方长给完全调动了起来,忍不住地打量着方长,她已经认同了方长的观点,机械厂是有潜质的。可是方长自己呢,这家伙只是个技校生,而且长得丑了些,他空有想法,自己的格局却太小,当老公的话

    呸呸呸怎么就想到当老公那里去了啊?

    心思一收敛,周芸不得不仔细把方长滇濁议好好考虑一下。

    要知道机械厂的所有材料、工具、配件,都是装备部掌管,再由物资供应公司统一购买。

    周芸对比过清单,发现由物资公司报价所购买的这些东西高出市场价一倍还多的,这本来就不是件正常事情。好比她去买衣服,标价一千,打八折,可是周芸不要打折反而给了老板两千,然而穿在身上才发现是三百的劣质货。亏了多少,这是一道数学题。但是把这种现象套用在机械厂,那就成了机械厂穷得尿血的人真实原因。

    这也是机械厂生产成本夸张得吓人的主因,以至于一个自负盈亏的单位年年报亏损,工人连奖金都拿不全,顶多拿到百分之五十,野外工作的同级别科级单位员工一年收入十五万,而机械厂拿到手的才六万,甚至还有更低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想要调动厂里员工的极积杏简直就是扯淡。

    如果要摆妥这种困境的话,周芸认为不剑走偏锋,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想到这儿,周芸咬咬牙说道:“方长,就按你说的办,出了任何事情,我来顶着。”

    方长笑道:“上头的事儿,你来顶,你有麻烦,我顶你,嘿嘿”

    “滚!”周芸又琇又臊,真不知这个家伙知不知道这些话的深层意思,烦死了。

    0030 打小报告

    周芸吃了太满足,完全顾不得这天气的因素,大颗大颗汗珠子叮咚滚入沟中消失不见。

    方长真想做好事,拿纸巾把那条缝里的汗水给擦干净,真的只是擦一下汗水。

    一见方长眼神有异,周芸狠狠地瞪了方长一眼,本想骂一句的,却又颔在嘴里忍住了,抱怨道:“这鬼天气闷得不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下雨降降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