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节

    回到办公室把这情况给生产办主任一说,参加了刚才会议的主任微微一笑道:“咱们厂啊,看来是要改朝换代了!”

    话音刚落,只见他抓起座机来给厂长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过去。

    周芸正在看上头发来野外施工情况,以便可以更好地安排修保力量,不至于到时候要装备的时候交不出来,电话一响,马上接起来道:“怎么样了!”

    “厂长,八台今天刚回来的二保任务工程车辆都安排下去了,机加工车间的单子也被几个班长全部收走了,他们说要是今下午赶不出来,周末加班赶工。”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周芸埋下了头,兴奋地握紧了拳头,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好的,我知道了,周末你过来盯着,把加班的都登记一下,中午和晚上的饭管了,按工作餐的标准,厂里出钱。”

    “好的,厂长,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电话一挂断,周芸激动地从椅子上一下蹦了起来,两手挤得那一双酥软的峰峦更加集中地大叫道:“耶是!耶是!”

    两年多时间来,周芸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舒坦过,这个方长,真的是她命里的贵人吗?

    不觉间,周芸俏脸一红,眼神也有些复杂,嘴角还有一丝浅浅的、琇琇的笑容。

    方长的动作很快,才刚到下班的时候,就已经从市里坐车回来了,大气地花了三十块钱坐出租车回来的,手里还提着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

    回到家,挿上电源,连接上手机的热点,电脑就已经可以正常上网了,很快,方长用代理输入一个网址后,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国际新闻网页面出现在他的眼前。

    方长一边盯着全英文的页面,眼睛自动将一些无关紧要的都给摒弃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关键字母,组合在一起时,方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起来,嘴里喃喃道:“他们在找你!”

    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就已经让方长非常伤神了。

    没错,这是有人在利用这样加密的方式向方长传递信息,而且也只有方长一人能看懂,如果有人想要破解,这些特定的编辑好的新闻也会在第二天被覆盖。所以,方长一颗始终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刚把电脑给合上,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方长赶紧把一个黑包扔到床下面,然后拉开了门,换了便装的周芸扎着马尾,清爽欢快地走了进来。

    “哟,买电脑了,还是笔记本?”周芸一看方长出门置办的家当,大叫道:“不错嘛小子,看罍黢天早上没少挣啊?”

    方长哼了一声道:“你这么聪明,怎么早没看出来副厂长挣得也不少啊?”

    周芸脸一红,冲方长急眼道:“你是不是想死?”

    “我错了!”方长马上投降道:“你这时候过来干什么?”

    周芸白了方长一眼,有点等不及地说道:“下午的工单全部都安排出去了,两个车间没有一个人往外推,方长,谢谢你啊!”

    方长听得出来,这一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于是厚着脸皮笑道:“一声谢谢怎么够啊,再怎么也得亲一口!”

    周芸心中一颤,这个死混蛋还真蹬鼻子上脸了?捂着哅往后退了两步,叫道:“你你给我放尊重一点,我是厂长,你是下属,太没大没小了!”

    “好好好,我尊重你!”方长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道:“厂长大人,我得提醒你啊,千万别高兴得太早,麻烦还没来呢!”

    一听这话,周芸的神銫紧张了起来,居然忍不住地又往方长的身边靠了过去。

    0021 响亮的一巴掌

    周芸知道方长说的是副厂长。说心里话,对副厂长,周芸是真没有一点把握的,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藏得太深了。

    愣这一瞬间,周芸的脑子里就是副厂长那张和气的脸,感觉上对谁都客客气气,对谁都笑容满面。

    可是周芸知道,这个男人根本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在多次的交锋当中,他轻而易举地就将周芸的壮志给击得粉碎,也让她这个厂长形同虚设。

    问题回到原点,方长看着周芸问道:“副厂长回来,如果问你废旧的问题,你怎么回答啊?”

    周芸这一天都在空闲的时间里思考这个问题,不知道从哪一刻起她跟方长就成了老师和拽生的关系,现在老师出题了,而她就是那个必须回答的学生。

    关键是这种怪异的关系让周芸并没有反抗的打算,反而一脸认真地看着方长道:“他回来就回来呗,才不会问我废旧是怎么回事呢,找我麻烦的只会是他养的那几个家伙,至于这废旧回收的费用,他要支配权,拿去就好了,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露出了赞赏的眼神来,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周芸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两个车间和班组成员的心都在往她这个厂长的身上倾斜,副厂长回来如果想拿着这笔款子不放手的话,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争,失人心。他不争,周芸可以更好地笼络人心。

    周芸想明白这关键的地方时,当时就芳心微动,一想到自己长时间的尴尬居然被方长一招就给解决了,就有些难以自抑的兴奋,伴随着的是方长那张丑脸。

    此刻的周芸并没有完全沉浸在喜悦当中,隐隐间还有些担忧地说道:“方长,副厂长之所以能把废旧的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主要是这个回收废料的人是他养的,这是个社会人,在外面有一帮子心狠手辣的弟兄,他老婆叶秀芹在物资供应公司搞材料这一块,下了多少料,有多少废料,她比谁都清楚,这两口子连年里应外合,把机械厂和工具公司都算尽了。这次咱们卖得倒是痛快,只怕是这点事早就传到她耳朵里了,她男人估计在磨刀了。”

    “你怕?”

    “我怕什么?”周芸淡淡地说道:“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我,我是担心”

    瞧周芸有些害琇,方长马上道:“担心我吗?没事,这些交给我处理就行了,我可是厂长的人,他们敢对付我,那就是不给你面子,不给厂长面子,我弄死他们。”

    周芸听得心中一颤,方长这话像在开玩笑,不过又很认真,弄得她一阵糊涂,暗想,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周芸自己都不知道,她对方长越来越好奇了。

    晚上聚餐的地点安排在镇上的土碗乡村菜,这是厂里班组AA制搞活动经常来的地方,菜的味道不错,最重要的是便宜。算下来人均消费才三十块。

    班组长、主任副主任,再加上工程师和助理工程师一共来了十七八人,加上周芸和方长,整整两桌。

    今天没有限制,大家放开了吃喝,气氛也就变得非常融洽了。

    虽说是给方长今天是主角,可是在场的人一个也没有把方长当成主角来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