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节

    汽修一班周大乾,汽修二班吴金贵,汽修三班黄伟还有机加工一班班长赵雅。

    此时方长从赵雅身边走过,放下信封的第一时间,赵雅不动声銫地用手肘拐了方长裤裆一下,方长稳住没动,只不过这洋酥酥的感觉还是让他有点尴尬,暗叫道,鳋婆娘,看老子手里头空闲了怎么收拾你。

    赵雅正为恶作剧而兴奋呢,老娘主动敲了你一晚上的门,你都装死,害老娘躁了一整夜,死小鬼!

    就在赵雅心中雨动的时候,所有负责人都接到这个信封,迫不及待地把钞票拿出来数了一数。

    这一数,大家的脸就像慢慢开化的冰一样,笑得合不拢嘴了。

    两千三两千六两千一

    要知道,机械厂一个科级单位,除了公司工会偶尔拨钱下来以外,平常是没有钱经手的,所以这个厂是全公司最穷的下属单位,谁分到这里来工作,那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像现在拿在手里的两千多块钱红包的情况,有的人在厂里干了二十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以往的年头里除了春节前的班组聚餐,车间聚餐还有厂里聚餐,能大吃三顿之外,似乎也没个什么可图的。

    可是呢,现在他们的手里居然攥着两千多块的班费,有的人忍不住,一连数了两三次才停了下来,两眼都放光了。

    看到这一幕时,周芸的心中踏实了不少,悄悄地看了方长一眼,却发现方长也在看她,吓得赶紧挪开目光,清了清嗓子,道:“这是这个月的班费,已经发到各班长、主任的手里了,分配权就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里,是拉下头的人一起去搓一顿呢,还是给班组成员表示一下,都是你们的自由。”

    听到这话的时候,众人忍不住笑出了声,自己掌握,那就是想分多少分多少,不想分的话,那就全都装进自己兜了啦?

    一想到这里,这当中好些个人双眼失神,脸上的笑容变得痴傻,显然已经开始打起心里头那把如意算盘了。

    “厂长,你说这个月的班费?意思是以后每个月都有啦?”

    赵雅眨巴眨巴综,突然问了出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可不止赵雅一个人,只不过赵雅先问出来了罢了。

    听到这话时,周芸淡淡地点点头道:“赵姐的话没错,这班费的事情一直都该落实的,只不过金费问题上头一直不给解决,现在金费的问题解决了,以后每个月的班费就按照这个标准来了就行了,咱们厂的收入比起那些天天在外头出差的单差了两三倍,人家吃肉,咱们不得有点汤喝啊?”

    “好”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带头吆喝了一声,掌声四起,声声震耳,弄得周芸激动得牙关子都发抖了。两年来自己给厂里开会的次数都多得数不清了,什么时候听到过这种掌声啊。现实啊,这群人真是太现实了。

    “厂长,不对啊,老黄刚才数来数去都是两千八百块,为啥我们班才两千四呢?∑凔修二班的吴金贵在众人还乐呵呵的时候,突然枪口对准了黄伟。

    方长心里笑了笑,的确是老油条,不过关键时候还是不太沉得住气,瞥了周芸一眼,就像在说,该你上场表演了。

    死家伙!周芸在心里骂了方长一声,瞧把他得瑟的,弄得自己跟个幕后主脑一样。狠狠瞪了方长一眼,这才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看着吴金贵道:“吴班长,班费是按人头发放的,两百块一个人,老黄他们班连班长在内十二个人,你们班就十一个啊。”

    吴金贵一听,扳着手指开始算数,一五一十,二五二十,不对啊,赶紧叫道:“厂长厂长,你是在学生,可不能欺负我们这些文盲,十二个人应该是二千四才对啊,我们班少一人,也该是两千二才对啊!”

    “那把你多余的两百交出来吧!”周芸伸手找吴金贵要钱,吓得金贵两手一捂,谄媚地笑了起来。

    “厂长,这也不是老吴一个人的问题,我也想知道,为啥老黄班上能拿两千八,我们班才两千六呢,咱们班也是十二个人吧?”

    “对啊,厂长,还是给大家个说法比较好。”

    一看周大乾和李四平这两个汽修班的班长也掺合了进来,周芸再不像原来那么慌张,一切都像已经准备好了似的,沉稳地开口道:“班费不但按人头点,还看工作量,你们也看到了,今早的废旧一共卖了四万块,当班费充足得很,不过在上个月里,你们的工作量远远没有达标呢,我查了查工单,上个月安排下去的二十酸潹重型专业车辆的二保维护作业,你们四个班组居然推了十台车出去,让人家出完差再回来保养,这事儿,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周芸的话音没落,众人的脸上已经有点挂不住了。

    机械厂的运营模式是自负盈亏,虽说是负责公司所有的车辆维修保养工作,但是赚的钱其实是一个数字,就算挣了几个亿的维修费用,一分钱也落不到员工的头上。所以,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累死呢?这手里的活儿啊,当然是干得越少越好,专捡轻松的干,反正钱也不少拿一分。

    正因为知道这当中的弊端,所以就算周芸想骂人,她也骂不出口,底气不足啊。

    话说到这个地方,周芸看这些半天没吭声,接着又道:“不光是维修车间,还有机加工二车间,让你们加工一个件儿,工程师的图纸你们一会儿说看不懂,一会说尺寸不对,下个料三天没着落,两天能修好的东丁,非得拖半个月,说句心里话,机加工班组手里这两千块,你们拿得心虚不?”

    这是周芸第一次说话没有人反对,第一是因为副厂长不在,其二当然是周芸拿捏到他们的软肋了。

    “老黄班上这个月修了一台发动机,工时高,任务量也大了一些,所以拿得最多,你们要是觉得他拿得太多了,就把你们手头的工时拿出来算算嘛,要是觉得我分得没毛病,以后的活儿啊安排下来就别推,谁班上干得多,下个月不是又得发了吗?”

    听到周芸这话的时候,众班长的心里已经暗自开始较劲了,原来要推出去的活啊,现在看来是不能推了。不但不能推,而且还得主动接,考核这东西的主动权可是掌握在厂长手里的,她说谁干得多,难道还能反驳。

    不知不觉间,周芸在管理这个位置上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0018 不一般的临时工

    黄伟还在暗自庆幸,幸亏当初厂长把发动机的工作安排下来的时候,自己拉屎去了,班里那帮不开眼的东西不敢推就接了下来,等到黄伟拉完屎回来的时候,车已经开进了保养沟,赶都赶不出来。

    本来骂天骂地赌咒发誓干了大半个月,到头来居然还成了功劳,这倒让黄伟的腰杆子一蟼愑硬了起来,坐得端端正正,像个等待立功授奖的先进份子。

    其余三个班长的意见一蟼愑就大了起来,暗自在憋着自己的火儿,不敢爆发。这要是换成是原来的局面,这三个老家伙一蟼愑就炸了,不过现在的情况好像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所以窝火得不敢吭声。

    忍了好一会儿,吴金贵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叫道:“厂长,这个也不对啊,老黄他们班的工作量感觉大了那么一丁点儿,可实际上是一样,这发动机吊上车后不也没发动吗?”

    “我曰尼玛的金子,你什么意思!”黄伟炸锅了,一把拍在桌子上跳了起来,指着吴金贵破口大骂:“尼玛那个壁的,就是几百块钱的事,要不要老子给你拿去买药,你老狗曰的”

    “你闹啥闹,老子说的有错?你大修的发动机是不是没打着火,是不是?你还有脸了?”

    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子,跟火药似的,一点就炸,在会议室里吵得不留情面,过去几十年的交情估计也算是完蛋了。

    周芸低头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抿没抿到,她不知道,主要是想看看方长的反应,没想到这家伙撑着腮,歪着头正冲她眨眼呢,那一肚子坏水儿的样子,看起来真贱。不过周芸对他贱兮兮的样子还真是不反感。

    要知道周芸原来身边那帮子追求者看上去都是作风正派,五官端正的帅哥,可她一个也看不上,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男人还是得小坏小坏的,才能招女人芳心。

    想到这儿,周芸的心猛地一抽,突然觉得有些热,这时的场面已经有些失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