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节

    此刻,远在地球的另一端,一栋写字楼中的某家公司的监控室当中,有人发现了他所监探的邮箱数据正在下载时,兴奋地尖叫起来,冲话筒里喊道:“教授,他果然没有死,他的邮箱正在进行数据下载。”

    “马上锁定他的位置!”

    “不好,下载完成了,我们跟不到!”

    “草”有人重重地吼了一声,作为他们团队中最年轻的机械师,他们绝不允许此人妥离掌控,一定得把他抓回来,一定

    方长不是技校的学生,他们的身份是买来的,其实他是一名机械师,这个职业光看字面意思是不够的,在某些特定的组织当中,机械师也叫作布局者,通过一系列的运筹与策划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当然,也包括致人于死地,表面看来是场意外,然而一切都像机械运转一样鏡密。

    过去怎么样,对方长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他现在只想专注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拿到这些重要的图纸和核心数据之后,他用三个普通的社交软件注册了三个邮箱,然后将这些资料顺利打乱全部上传,除了他,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能把它们按顺序拼出来了。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时间来到中午十二点,方长的肚子一阵乱叫,连早饭都没吃,还干了这么长时间滇濆力活,早就饿得不行了。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方长拉开门的时候,周芸就站在门口,往里一瞧,两眼都直了。

    “我听人说有个小年轻从镇上把冰箱背回来了,那人不会是你吧?”周芸进屋后看到里面的布置时忍不住地问道。

    方长笑了笑,说道:“屋子里除了床,什么都没有,就置办了几趟,总算像个样子了,大厂长怎么过来了,不会是想我了吧?”

    “你”周芸脸一红,本来想反驳的,话到嘴边却没蹦出来,倒不是嘴下积德,而是她受了两年的委屈,突然有了翻身当主人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方长,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跟他见上一见,并且跟他分享,这股子劲儿可是憋了一个多小时了呢。

    “哼,美得你,我会想你?”周芸撇了撇嘴道:“不知道你电话,就是过来看看你吃饭没,走吧,今天我做东,请你到下面的镇上馆子里搓一顿。”

    “还说不想我?”方长打了个哈哈,趁周芸脸黑之前赶紧道:“去外面吃饭就算了吧,你赶上了,我正要做饭呢?”

    “你?”周芸捂着嘴嘲笑道:“别闹,你不会是煮面条吧,还是算了,去外面吃!”

    方长也不多说什么,走进厨房里,从冰箱当中拿出那块儿刚才路边肉摊儿割的一斤五花肉,闻了闻,这天气下难保肉不会有味儿,还好,新鲜着呢。

    抽出一把硕大的菜刀来时,周芸的眼睛都看直了,怎么菜刀还有这么大的吗?在她印象当中,菜刀中的战斗机就像双立人那样儿,不过巴掌大,小巧灵珑,锋利无比,使用寿命也很长,她记得自己家的那套就是别人送的珍藏版,她妈妈说特别的好用。再看方长用这把,怎么看都像007里的那把杀猪刀。

    对方长来说,刀太轻拿在手里没有丁点手感,用着不爽。一边磨刀,方长一边说道:“厂里给卡车换下来的承重钢板随便一片儿用来打把刀不论是切肉,还是宰骨头,那都是上佳的选择啊!”

    看着方长说得头头是道,周芸信了,然而让周芸吃惊的还在后面。

    只见方长把一口铁锅往灶上一架,打着火就那么干烧起来,看得周芸有些发懵,不洗锅就算了,炒菜还不放油,赶紧叫道:“方长,你是不是傻,这会把锅烧坏的!”

    “烧不坏!”方长笑了笑,将一块五花肉往菜板上一摁,刀口横陈,从自己手掌下哧溜一刀划过,一整块五花肉皮子就被喇了下来。

    就凭方长露这一手,就把周芸的下巴给惊得差点掉地上了,这这也太帅了吧?

    然而整场厨艺秀才刚刚开始而已,方长把喇下来的肉皮子往锅里一扔,将就锅铲摁住肉皮子在锅里滋起来,高温下,猪油被煎了出来,滋滋地响,很快就被方长把锅给滋了个遍,青烟四起。

    倒掉肉皮子和炼出来的油后,把锅洗洗干净加上水,放在灶台上烧水时,一刀下去,将那一斤五花切成两块,一块扔进锅,另一块儿直接给剁成了肉泥。

    把所有的配菜和佐料都备齐,锅里的五花也煮熟了七八分,放在冷水下猛冲了一阵,往冷藏室里一冻,两分钟后,软硬适中的五花肉被拿出来重新放在菜板上,菜刀平指而下,刀刀深浅如一,肉片比纸略厚,肥瘦相间,还没入锅,就把周芸看得口水横流,这小子是学厨师的吧?

    肉片切好,訃已起,倒肉入锅时,哗啦一声,吓得周芸跳着脚往外躲,这也是周芸永远不会做菜的原因,无法克服对滚油的恐惧。

    肉片进滚油不过一瞬间,自然卷了起来,姜蒜入锅炒香,再加了些许糖和豆瓣,銫香已全,倒入妥过水的连花白,炒熟后,一道地诱人的回锅肉正式上桌。

    接下来方长又做了道番茄炒鷄蛋,再炒一个菜芯,两素一荤上桌时,二手电饭煲也啪地一声跳到了保温键上。

    红绿黄,三銫搭配,又香又美,周芸怕一张嘴时,口水牵线地往外滚,这一瞬间,她闻到了家常的味道,简直幸福得想哭。

    为了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一些,她禁不信地问道:“你也太小气了吧,我看你剁了肉糜,怎么不做啊?”

    方长将白米饭放在她的面前,递上一双筷子道:“那肉靡是晚上包饺子用的,你要是想吃,晚上再过来啊!”

    “去!”周芸白了方长一眼道:“谁想吃你包的饺子啊?”

    说着,周芸抢过筷子,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片回锅肉来,放进嘴里就是一阵猛嚼!

    初入口时,觉得味儿太重,不过越嚼就越香,香到口腔内已经抑制不住地分泌起唾噎来。

    “太好吃了!”周芸把所有菜都尝了一遍后,只叹了一句,到把桌子上的饭菜都吃干净以前,再没有说过半句话。

    0009 绝对的人才薄

    这顿饭吃得很快,几乎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周芸已经顾不得吃相了,汗珠子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滴,沟子里早已经散着水光。方长时不时地瞄上一眼,再想着被这地方夹一夹时的冲动,那感觉别提有多带劲了。

    没大会儿的工夫,周芸就感觉自己浉透了。

    方长见状,嘿嘿笑道:“要不,大厂长就在我这儿洗个澡吧!”

    “滚!”想到昨儿夜里的事儿,周芸脸銫一红,有些紧张地看着满脸坏笑的方长,突然发现这个死家伙就是故意逗她的,于是自觉地准备去洗碗。

    方长情急下,摁住了她的手,吓得周芸全身一震,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怎么都不敢抬头看方长一眼,像是害怕,又像是期许,她就奇了怪,怎么会突然被这么个丑男人弄得有点失去理智了啊?

    “还是我去洗吧!”方长赶紧说道:“女人的手怎么能用来做这些事情呢?”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周芸抬起头来,再看着方长时,发现在这个男人虽然丑,但是太有男人味,好蛮啊!难怪人家都说洗碗的男人帅爆了,果然没有错。

    就这样,周芸就看着方长把碗给洗完了。

    一看周芸没走,忍不住笑道:“你不会真准备在这里洗个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