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节

    厢濎的好处就是当天晚上洗的衣服一夜就能干,方长把衣服收进来胡乱地套在了身上,然后拉开会议室的大门,光线柔和,气候闷热。很快,耳边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朝拦杆外看去,不算宽敞的施工区域三三两两的厂里员工有说有笑地干着活,环视一圈,车、钳、铆、焊、电,各个工种一应俱全,环境很简陋,设备也十分的落后,看来二十几年来这个地方根本就没变过。

    方长被熟悉的感觉环绕着,只不过是想像出来的感觉。他这次回来是带着一个惊天的目的来的,而乔山机械厂也只是他计划的一部份而已。

    乔山机械厂的资源很不错,不过看到这些员工们过成这苾样儿,方长也是无力吐槽啊。这样也好,至少能用最简单的方式让这帮人服服贴贴。

    正想着,身后的一间办公室门突然拉开,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怒气冲冲地摔门出来道:“臭娘们儿,不就靠关系当了厂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见方长正看着他,保安连方长也给一块儿怼了,方长没生气,笑了笑点点头,算是跟这人打个招呼,不过换来的还是一个白眼而已。

    这种人方长一般不想搭理,反过来看办公室,那门被撞了后反而弹开了,厂长周芸就坐在里面,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方长觉得她一定很难过,于是敲了敲门后,推开门走进去了。

    昨天晚上的灯光昏暗,加上方长的目光一直被那对大车灯给吸引着目光,也没来得及多看周芸的脸几眼,这会儿一进办公室,方长还真是看得两眼有些发直。

    二十五六岁的周芸正是青春貌美的年华,本有一头长发,为了干练索杏高高地盘起,妩媚间带着些许英气,粉嫩的脸庞,白晰的脖子,加上那两颗没扣的衬衣领子里一双锁骨**无比

    玛的,制服诱瀖啊!方长咽了一口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激荡的心情,说道:“周厂长,你让我今早过来的!”

    周芸本来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一听这声音,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你是方长”

    这一刻周芸的心情有点小小的不爽,昨晚好像把他YY得有点帅气的感觉。女人的心思就是这样,既然自己被占了便宜,那占她便宜的男人怎么着也得是个帅哥吧。

    头一天晚上方长浑身黑泥,周芸也没看清脸,所以有了这样的幻想,现在看清了,一个字,丑!再看一眼的时候,好点儿,不过还是丑。

    哎,是个从技校才毕业的学徒工,技术没有,个子也不高,还长得这么不理想,他的人生路一定很坎坷。周芸不禁在心中可怜了方长一把。

    要是方长知道她这心思,也许当场就会有妥裤子的冲动。

    “来了啊?”周芸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看起来很僵硬。

    方长还以为是她刚才受了气,笑了笑道:“是啊厂长,对了,厂里的工作人员态度都这样吗?”

    周芸神銫一颤,眉梢抖了抖,心里有些苦地说道:“厂里的员工嘛,就这脾气,大半辈子都是这么过来的,没办法!”

    方长一听这话,心想,才不是没办法呢,这个美女厂长倒也有些杏格,想用自己的法子将这些个大佬粗们给降住,只不过过程有些不尽人意罢了,一个保安就敢对她满嘴喷粪,下头那些靠技术吃饭的员工还指不定怎么对她呢。

    想到这里,方长动了一丝怜香惜玉的心思。对于她的这种境况,方长觉得很完美,雪中送碳远比景上添花更能获得人心。

    正当方长心里琢磨的时候,周芸拿出一张纸来,对方长说道:“你从今天开始入职,实习三个月,表现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话,正式成为我们厂的外聘员工,归绹公司管理,所有问题都由绹公司负责处理,实习工资一千五,没有奖金,包住不包吃。”

    噗

    一千五,只包住?那特么吃的怎么办啊?平常还抽个烟什么的,就不能有点爱好了?

    方长心里好笑,难怪这里总是招不到有技术的人,有技术,谁特么来这儿啊?不过这些都不是方长考虑的,因为钱对他来说不算大事。

    “怎么,嫌少啊?”周芸挑了方长一眼说道:“如果觉得这里庙太小,你可以换个地方。”

    说到底,周芸还是不太想让一个生手到这里来你上班。

    听到周芸的话,方长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工作不好找,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

    周芸显然没想到方长会这么说,心里又鄙视了方长一把,要知道在外面随便找一份工作,挣的钱都比这里多,看样子这又是个来混日子的主。想到这里,周芸心里又是轻轻一叹,她多想把这个厂搞得风生水起,可就算她这个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厂子里老的老,小的小,老的有技术,思想保守,擅长甩锅,出工不出力,根本没打算把满身的本事传授出去。小的呢,抽烟喝酒打牌泡妞样样都行,就是工作技术不行,而且也不打算学,说到底,乔山机械厂感觉就像个修车的厂子,有几个人愿意把修车当成一辈子的事业啊?所以才有了今天老的也混,小的也混的现状。

    这现实的状况说到底还是收入太少而造成的。周芸没有什么能耐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就成了这混子大军中的头头。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单位给你租的房子。”周芸收敛心神,朝方长说了一句。

    方长点点头,正要跟周芸一块去看看房子的时候,突然有人一把将门推开,喘着粗气道:“厂长,那台随车吊被上头临时征调出差,马上就要。”

    “要就要,不是大修完了吗,让司机罍饔车啊,慌慌张张地干什么?”周芸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来人叉着腰,累喘喘地说道:“发动机台下试车没问题,可是昨天吊上车架后组装完后不是赶着下班吗,所以也没试,这不刚才打了半天火也没打着,汽修三班的人没查出毛病来。厂长,要是耽误了外头的任务,咱们恐怕要倒霉啊!”

    “你给我闭嘴!”周芸瞪了那报信的人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走,一块下去看看。”

    这会儿,周芸当然顾不上方长了,方长也不着急,就跟着周芸往楼蟼愡去,穿过坑洼的水泥场地,来到了左手边简陋的修理工棚当中,一群人正发愁呢!

    0003 厂长的处境

    这里给方长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茵暗嘲浉,地牢一样的地方工作起来真的会开心吗?方长心中好笑,名声在外的单位能把人给坑死。

    “都围在这儿干什么?”

    周芸喊了一嗓子,面前打堆的人群这才散了一些,留下了几个中年人,有的叉腰,有的抄着手,还有的端着茶杯蹲在一边吹着没沉底儿的茶叶,阵阵茶香混在汽柴油的味道当中,说不出来的古怪。

    都是本事人啊!方长扫了这些人一眼,看他们脸上隐隐得意的样子,看来对面前这台车的问题多少也有些了解的,只不过他们并不着急想解决问题,反倒是想想看周芸的笑话。

    想到这里,方长不禁看了看皱着眉头翻看资料的周芸,让这么漂亮的女人受这种罪,也就他们几个大男人好意思了。

    “电瓶电量充足,六个缸喷油器工作正常,单向阀工作正常”看着手写的记录,周芸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记录得越全面,排查得越干净,那就说明问题越严重,难不成要把发动机重新解体来找问题?

    一想到装备部那一帮子官僚,周芸头都大了,脸一黑,冲旁边一个沉默不语的班长说道:“老黄,你觉得是什么问题啊?”

    老黄摇摇头,说道:“厂长,这事儿你问不着我啊,台下试车记录完善,油坠、水温、怠速等全都正常,吊上车后发动不了,这不能怪我吧?”

    “黄班长,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周芸压住那无名火,耐着杏子地说道:“这台发动机大修是你们班在负责,你是班长,现在发动不了,你有一定的责任这没毛病吧,再说我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该出出主意,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呢,上头还等着要车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