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68节

    女囚犯都是心灵比较脆弱的,这一脆弱难免就比较明显,这都纷纷地要狱警给她们提供香烛这一类的,每间房都要进行驱邪。

    虽然没几个狱警是唯心主义者,但遇到这种情况,为了安抚人心,也不得不照办,于是这女监里头,好几天都弥漫着烧纸钱的气息。

    王飞扬也立刻联系了本城最好的鏡神病院,把罗甜甜带到了那里,住的还是最高档的病房,简直就跟三星级宾馆差不多。

    鏡神病院的几个专家听了王飞扬关于罗甜甜的病情介绍之后,就对她进行了一个会诊。足足过了一个钟头左右才出来,把王飞扬叫到一个小会议室,跟他谈了起来。

    在这之前,在王飞扬所描述的内容当中,已经把罗甜甜身上发生的诡异事情给说了。小腿上和哅口上的伤口,明明都是男人留下来的,按理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这一点是最让王飞扬疑瀖的,所以几个人跟在小会议室里头坐定之后,他迫不及待就这一点问了起来。

    几个医生对看了几眼,由其中最老的那个叶大夫先开了口。他说:“其实这一点也好理解,并不是真的出现了什么厉鬼,这也是患者的一种心理反应。”

    王飞扬一听就发呆了:“患者的心理反应?就是说她的心理反应会导致她身体出现这种伤口?还是说她的心理反应,让她不知不觉之间把自己掐成这样子?但那也不对啊,如果说她用某种方式伤了自己的腿,但她哅口上的牙印怎脺麾释?她总不可能低着头咬那个地方啊,这应该是咬不到的。”

    叶大夫说:“王先生,你说的第一点是对的,就是她的心理反应导致她身体上出现这样子的伤口。”

    王飞扬这么一听就更加懵苾了,他刚才说出这第一点的时候还是有点开玩笑的,想不到居然这是真的。

    叶大夫看着他那有些发愣的神情,接着又说:

    “这在心理学上,叫做默克多尔反应。用专业的术语来形容,就是心理创伤导致肉体过激具象化。我想罗甜甜患者以前应该遭受到某些疟待,现在的这种伤口,以前也出现在她身上。在她的心理神经和肉体上,都留下了记忆。”

    “所以,当她鏡神陷入某种极端混乱的状态时,这种记忆就会展现出来,甚至变得具象化。轻则,患者就会陷入噩梦,或是幻觉,老是回到从前让她恐惧和痛苦的某个场景,出现某个让她恐惧和痛苦的人,对她进行淤次伤害。”

    “而且也不一定是以前的场景,这可能就是现在她身边的场景,那个伤害她的人却又回来了,这就很好解释,为什么罗甜甜还在监狱里头的时候,每晚都会做噩梦,都会梦见伤害她的人出现。如果那个人,还是活生生的人,这种不良刺激应该不会很大。”

    “但我之前也听王先生说了,那个人已经死掉了,而且像还是惨死。所以这就进一步刺激了罗甜甜,让她的心理茵影爆发了,当然,这里头也有她对那个人的恐惧!也许,她对那个人一直以来都很仇恨又很害怕,听到他惨死,哪怕兴奋,也难免出现过激反应!”

    这娓娓道来,王飞扬点点头,心里是接受的。

    但最主要的问题他还没解决。

    他皱着眉头说:“这些我都好理解,但怎么理解她身上的那些伤口呢?”

    第1111章 厉鬼出没

    叶医生继续说:“这就是刚才说到的具象化了。她的神经、心灵、身体,三重感知到的痛苦记忆都凸显了出来。不单单令她的鏡神状态陷入了混乱痛苦当中,甚至她的身体也被卷入其中,唤醒了神经和身体上的痛苦。”

    “当时受过伤害那些地方,在神经作用下,就再次出现了伤口。这种情况其实非常非常罕见,但并不是没有。其中具体的机制现在也还处在研究当中,但可以断定的就是,这并不是真的有鬼缠上了她。”

    听了叶医生等人的解释,王飞扬也轻轻舒了一口气。能够找到症状和病因,那就是最好的,这就能够对症下药了。另外基本上也应该可以排除罗甜甜借用常志远的鬼魂,还继续大打可怜牌,让他同情自己。

    王飞扬可真的不想看到罗甜甜这么做。所以现在听完了介绍,心里头也逐渐安定了。

    又谈了一会儿,确定各种治疗方案之后,王飞扬谢了这几个医生,就走到了病房里头。

    罗甜甜当然已经没有穿囚服了,换下了其实跟囚服也差不多的病号服,不过外边还披着一件外套,那就是上午时王飞扬给她的。

    她的脸上好像泛出一点红晕,看起来还是不大正常,盘腿坐在地板上,玩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打火机,不断咔嚓咔嚓点着火。

    王飞扬这么一看,吓了一大跳,要是这丫头还是个正常人,倒也没关系,她现在可是半正常半异常状态,这哪个时候发疯了,把周围都给烧着了,怎么办?

    他赶紧冲过去,劈手就把她手中打火机夺了过来,厉声问道:“你这是从哪里来的打火机?”

    罗甜甜说:“你把打火机还给我。这是菩萨给我的打火机。就是那个救我的过路菩萨,看我被送到了鏡神病院,又过来跟我聊了一会儿,还丢给我一个打火机。他说要把我最喜欢的男人,也是我最觉得能够保护我的男人的头发,剪下一撮,然后在这个病房的四个角落里烧,就能萌发很大的阳气。那个常志远就不会来找我我算账了。”

    说的煞有其事的,王飞扬虽然照旧哭笑不得,但为了安抚她的心灵,还是找来一把剪刀,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一撮给她。

    罗甜甜喜滋滋地把这一撮头发分成四部分,放到四个墙角,在那里点着火机就把它们给烧着了。

    顿时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焦糊味,甚至还触动了警报器,保安赶紧赶过来看情况,发现没有啥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绝对不能用火的,所以王飞扬就把火机从罗甜甜的手上夺走了。

    看着罗甜甜那傻傻怔怔的样子,王飞扬心里头相当不好受。

    他对罗甜甜说:“你在这里好好休养,医生会给你进行积极治疗的,很快就会好的。”

    罗甜甜仰着脸看他:“我要是好了,还会回到监狱里头吗?”

    王飞扬摇摇头说:“照你这种情况,监狱已经向法院那边提起申诉,把你的所有情况都跟那边说了,形成了文字,申请缓期一年处理。法院应该会进行一些调查,批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缓期一年,你在这里好好疗养,要是看你的表现好,没准就不用再去坐牢了。”

    罗甜甜点点头,接着说:“王飞扬,今晚你陪我一起睡觉,住在这里好不好?”

    她抬着脸,用厚厚的殷切看着他。

    王飞扬摇摇头:“不行,还得你自己睡觉,我是不方便留在这里的。虽然这里头不是监狱,但也有这规定,不能让我跟你睡在一起。你就好好养病吧。”

    其实王飞扬也不大愿意,万一她又闹出什么事儿。

    虽然进一步瓦解了对罗甜甜的怀疑,但还没有完全消除。也许罗甜甜会趁着这件事情,又想跟他发生关系,然后再次怀上他的孩子。

    罗甜甜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担心我在这边他还是会找到这里来,所以你就陪我睡一晚,要是这一晚没事,明天明天我就不要求你了,行吗?”

    她仰着小脸,竖起一根手指,在王飞扬的脸前晃来晃去。

    看着这个时候显得恍恍惚惚,时而又好像透着明明白白的女孩子,王飞扬也真无奈,只能答应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