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64节

    那可不是,人与人之间,最能结成兄弟和同盟的经历是什么?那就是并肩作战,那就是共患难。

    所以,半个月前的那一场恐怖的无人机袭击事件,也让所有人的感情变得更加融洽。

    王飞扬看着这些,心里头也挺高兴的,如果说这无人机袭击事件带来什么好处,这肯定是其中之一,大家都是兄弟了,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兄弟,而不是口头上随随便便称呼一声兄弟的那种。

    杨柳走了过来,看见王飞扬一边跟着大伙说笑,一边用刨子刨着一根木头,又埋怨地说:“飞扬,你不要这样子行不行?不要让人担心了,你哅口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呢,又这么用力,万一伤口崩开了怎么办?赶紧停手,把你这活交给别的师傅干。”

    王飞扬苦笑不已:“杨柳姐,我了,真没啥事儿了,这都完全结疤了。我这疤还可以揭下一块来给你看看。这些活不会碰到我伤势的。”

    杨柳姐绷着脸:“我不管,反正我就担心你,除非你的疤都掉落下来了,我就会让你干这活,要不然你就绝对不能干!就算你是公司老板,我也能够管住你,你信不信!”

    说着她干脆冲了上来,要去抓他手中的刨子,那上边还有锋利滇濟薄片。

    王飞扬怕伤到杨柳姐的手,赶紧把它丢到了一边,他愁眉苦脸的说:“哎,是啊,我是公司的老板,但你是公司的大老板,要不你就是公司的管家婆。我哪能斗得过你了。行吧,我现在不干活了,那你让我怎么办呢?”

    第1106章 鬼出没(上)

    说到这,周围的师傅都挤眉弄眼起来。

    “杨经理要你怎么办?那还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那可不是,看杨经理这面若桃花的样子就嗅澺,你把力气都用到木头上边了,她是想老板你把力气用到她身上。”

    “对呀,我看老板刚才那么用力地刨着木头,我都替杨经理感到可惜了,这么有劲儿,要是弄到她身上,杨经理肯定会更加喜欢你的。”

    这么一说,杨柳满脸通红,抓起旁边的一根扫把,就朝着那些师傅打了过去,打得一群师傅抱着脑袋鷄飞狗跳。

    王飞扬无可奈何,赶紧把杨柳姐手上的扫把给夺了下来,然后拉住她的小手就往工厂大棚外边走去。

    他边走边说道:“杨柳姐,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大经理,不要跟师傅们瞎胡闹,他们就是逗你玩呢。不过话说回来,杨柳姐,其实我觉得师傅们说的也挺对,你是想我把力气用到你身上是吧?”

    王飞扬这么说着说着,后来就变味了,变成了挑逗,让杨柳瞪着眼睛哭笑不得。

    她抬起巴掌就朝他肩膀上用力一拍,瞪着眼睛说:“你这臭家伙,跟他们一样也都学坏了,都会欺负我了是吧?”

    王飞扬哈哈一笑,刚要接过这个话头,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看了一看,是监狱打过来的,接了电话之后,听到的却不是任何一个警官的声音,而是罗甜甜的。

    这时的罗甜甜,在判刑之后就没有呆在拘留所了,而是关进了第二人民监狱,看守更加严格。这居然还能打电话给自己,让王飞扬也稀奇不已。

    听了电话之后,他也有点吃惊。因为罗甜甜在那边的声音显得非常无助,甚至还透着几分恐慌。

    她带着哭腔说:“王飞扬,你能过来陪陪我吗?我害怕,我我每晚都会做噩梦,又好像不是噩梦,是真实出现的。我像我像看到了一个鬼。”

    罗甜甜的描述都让王飞扬有点毛骨悚然了。

    她说每晚睡觉,总会梦见有个很沉重的东西压着自己,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压得她快要窒息了。迷迷糊糊的还发现那个压住她的东西是常志远。浑身血淋淋的,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还没穿衣服,就这么死死的压住自己。还不断的在她身上咬来咬去。

    有时候罗甜甜又感觉到,常志远抓住她的两只脚,不断往外边拖,她只能使劲抓住床头,不让他拖下去。但没办法,常志远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硬生生地把她拖离了床铺,还让她重重地砸在地上,砸得她尖叫不已。接着他就一个劲儿地把她往铁门那边拖。

    奇怪的就是,常志远能够穿过那道铁门,但她却不能够,于是整个身子都碰在了铁门上,砰砰砰地砸得她骨头都好像碎掉了一般,非常疼痛。

    这一边说着,她就一边哭了起来,让王飞腾听了,这都有点毛骨悚然了。

    他虽然不是纯粹的无神论者,但也不大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呀神的存在。但罗甜甜这说的绘声绘銫的,他也不禁着计凁来。

    放下电话之后,就赶紧跑到了监狱。

    他也没有直接去找罗甜甜,先找警察了解情况。

    狱警给他看了一些相片,让他更是看到不寒而栗。

    乱糟糟的床铺好像被小偷胡乱翻了一遍,金属栏杆有些弯曲,上边还留下了指甲印和一些血迹。地板上有更多的血迹,最恐怖的就是这水泥地板,竟然出现了长长的爪痕,从床头一直蔓延到门口那里。

    王飞扬能看得出来,这是硬生生的用指甲画出来的,甚至这长长的痕迹,上边还有血迹,还有断掉的手指甲。

    他脑子里油然就滑出一个非常恐怖的景象。

    血淋淋的常志远抓住罗甜甜的两只脚丫子,硬生生的把她从床上拉了下来,让她砰一声砸在地板上。之后,一直把她拖着往门口走。

    罗甜甜当然不愿意,趴在地板上两只手紧紧地扣住水泥地板。但就她那么一点微薄的力量,怎么能够挡得住一个粗壮的,甚至变成鬼的男人呢?硬生生地被他拖到了门口。

    罗甜甜的指甲也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留下了那几道爪印。甚至,因为强烈的摩擦,她指甲还翻了出去,并且折断,就这么掉在地板上,留下斑斑的血迹。

    另外,王飞扬也看到了铁门被撞扁的痕迹,在上边还留下了不少鲜血。

    看着这些照片,王飞扬皱着眉头,还显得相当不可思议。

    他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不可能真有鬼来把她给拖走吧。警察同志,你这边有没有查到什么情况?”

    警察摇了摇头说:“暂时还没有,我们询问了跟她住在一起的其他三个囚犯”

    说到这儿,他补充了一句:“我们这边是四个人的监狱房。她们也给出了比较多的描述,但看起来都相当诡异。”

    “开头的时候,跟罗甜甜住在一起的那三个女囚犯,就听到从她床上传来,不断挣扎扭动的声音,还听到她在喊着不要不要,当时也没太往心里头去,就觉得她是在做噩梦。但几天过去,情形越来越严重,好像也越来越恐怖,她好像每天都在做噩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