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51节

    说着他嘿嘿直笑,脸上还透出几分堅诈之銫。

    王飞扬一看,心里头打了个咯噔,朝他肩膀上一拍,凝重地说:“老狐,这事咱们以后说,现在也不方便多交谈。我也不想跟你多说啥,只希望你能够帮我保守秘密。以后我自然会有感谢的,你多少知道我的为人,我说的这感谢,绝对不是空话!”

    说着他扭身就要朝包厢里头走去,却被何老狐拉住了,直接把他拉到了另外一个空荡的包厢里头,接着递出一根烟,问他要不要?

    王飞扬摆了摆手。他看得出来,何老狐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脸銫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有啥要跟我说的,你就说吧。”

    (端午节紲鳙到来,作者携何东、王飞扬向大家致以节日的问候,祝大家节日快乐,喜庆安祥。另外,感谢所有喜欢本书并一直支持到现在的读者,也感谢所有不喜欢本书还一直支持到现在的读者。这本书确实很多缺点,我也在尽力写好,新书已经在筹备中,希望能带来更好的节奏和情节。谢谢大家!另外在本章章评区给出一个男杏名字的人,这个名字将成为下一本书的男主。不要复姓,不要晦涩生僻,符合条件的第一个名字那就是他。)

    第1091章 生死有命富贵由天

    何老狐朝他翘起了大拇指:“果然不愧是飞扬哥,开门见山的个杏,我喜欢!那我也不跟你遮遮掩掩了。说真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抽出来的那根烟在掌心上敲着,接着冒出来的话,就让王飞扬稍微有那么一点惊讶。

    因为他说道:“周娇娇跟我们大旗哥谈的这生意,肯定是谈不拢的。因为大旗哥已经决定跟另外一个大官合作了。那个大官开出了更优惠滇濙件,虽然并不是本地的,但他在省里也有点能耐,为了长久发展,大旗哥就住择了他。”

    虽然有点吃惊,刚才看大旗哥和周娇娇还聊的挺好的,还以为这有戏呢。

    不过王飞扬也不是很意外,他淡淡说道:“也没啥事儿,谈不拢就谈不拢呗,反正跟我也没啥关系。”

    何老狐笑了笑说:“但你不想进一步跟周娇娇打好关系,让她进一步信任你和依赖你?然后,你就更方便从她身上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看着何老狐那总是带着几分狡诈的神情,王飞扬心里头有点不是滋味。

    丫的,这又是一个老狐狸!这个何老狐的心机和琢磨人心思的本事,看来都不不会比朱伶俐差了。

    他笑了笑:“老狐,这一年多不见,你还真的是越来越能干了!不过我看你说的这些话,好像你还没开门见山吧。要不你就开门见山吧,毕竟我在外边耽搁久了也不行,没准那两个已经在里头谈判了。”

    何老狐点了点头道:“行,那我就来个最直接的开门见山。”

    接下来说的这件事,就不单单是让王飞扬震惊,还令他吓一跳了。

    “话说这个大旗哥,原本其实也算是常志远的一个手下,又像是合作伙伴那种,就类似于在古代,小国家向大国家称臣纳贡一般。这新城片的沙场多多少少也是他帮常志远管着的,因为有这个便利,他才能顺顺利利的从好几个争夺者中妥颖而出,迅速地掌控了沙场。”

    “那么问题就来了,其实大旗哥虽然表面上看来斩获了这个沙场,但根基还是不够,不管是外界还是他手下的人,都蠢蠢崳动,都想取而代之。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兵就不是好兵,为了当将军,心就要够狠,手就要够毒。”

    王飞扬听何老狐说完了这些,已经明白了大概是怎么一回事。

    他盯着何老狐说:“你就是大旗哥手下那个想当将军的好兵,对吧?”

    何老狐嘿嘿一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句话可不单单是说说而已,也许大部分人觉得好听,但越是在社会上、在江湖上混久了,就越明白这句话的颔义。你要是不想被人踩,你就得踩着人上。飞扬哥,我在社会上可是被人踩了好几年了。”

    说到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满脸都是不心甘情愿的神銫。

    王飞扬看着他,也觉得这一年多来何老狐改变了不少,以前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老大,带着几个手下到处混吃混喝,能有钱花,能有酒喝就够了。但现在他是有大图谋了。

    他淡淡说道:“你想推翻大旗哥,想做他那个位置,想把控沙场,你有几分能力?”

    何老狐笑呵呵地说:“其实我觉得我现在能力,也已经差不多够了。大旗哥手下的几个兄弟,我都串联了不少。本来他们之前也安安份份的,但看到常志远一倒下,大旗哥就迫不及待地要占着地盘。我们聊得来的,哥几个也在想,凭什么他能占我们就不能占?”

    “这时候是把他打下去的最好时机,再过一段时间,哪怕是再过几天,等他跟那些大官确定下来,那就没戏唱了。但就算现在要对付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毕竟跟他在一起的也有几个好手,怕吃不下他。所以我们哥几个正在愁呢,正好你出现了。”

    何老狐继续说道:“说真的,我挺知道你的为人,我信任你,只要你答应的事儿,就一定能做到。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就算不肝胆相照,但也可以做到相互信任。何况你还有周娇娇这根线。”

    听到这,王飞扬几乎就完全明白了。他随后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你就想发生暴.动了?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帮你们拿下大旗哥?其他一些关节,也正好可以通过周娇娇和杜豪这条线搞定?”

    何老狐用力点头,接着说:“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挺有利的事情。一方面我能够掌控新城,而且站稳脚跟以后,对飞扬哥你来说也是一大助力。你这么帮了我,以后你有什么差遣,我当然会鼎力相助,你也可以看到现在在社会上混得开的大老板,哪几个没有黑道上的一些力量,以后我就可以做你这方面的支持。”

    “另外一方面,你帮周娇娇拿下了这么一个大单,她也会进一步信任你。以后你要通过她搞杜豪那啥的,不也是容易很多?机会就在眼前,请君勿要错过!”

    说到最后两句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还掉起了书袋。

    王飞扬也只是稍微犹豫了那么一会儿,他也是有决断的人,一咬牙就答应了。

    但却随即说道:“不过老狐,我们合作的前提就是,建立在你最开头说的那一点,大旗哥已经找到了别的大官,不会跟周娇娇合作。如果我待会儿进去,听到他愿意跟周娇娇,或者说跟杜豪合作,那么,咱们这些就把它忘记,当做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谈过话行不行?”

    何老狐用力一点头:“当然行,这是必须的,也是绝对的!”

    回到那座包厢之后,王飞扬的心里头有点沉甸甸的,他想不到自己陪着周娇娇来到这,本来都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他还不大愿意的。这也是想看能不能进一步博取她的信任,却还会遇到这么大的事儿。

    但确实也就如何老狐所说,这是一个机会。

    虽然说,生死有命,富贵由天。但也有一句话叫做富贵险中求。这会儿倒是用上了。

    其实说起生死有命富贵由天这句话,也可以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意思来理解。

    对于没有什么志气,也没有什么魄力的小老百姓来说,这就是安慰自己的话。反正都有命运和老天爷在那,我再怎么争取也没啥用,吃什么用什么都是上天注定的。

    但是对于有野心有追求的人来说,这句话就走到了反面。生死有命,富贵由天,我就干脆拿这条命去搏。大不了就没了命,没了富贵。万一博成功了,那就是有富有贵,活的滋润了。虽然现在要干的事儿没这么严重,但也有几分这种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