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42节

    他只能紧紧抱住罗甜甜,轻声说道:“你不要想太多,这都是因为你想太多了。没事的,过去的就过去了。”

    “我永远都过不去了,永远都会有事的。”

    罗甜甜在他的怀里用力的扭了扭头:“我的孩子没有了。他在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就被人害死了。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洞口,还没有传出去,就被人被人害死了。”

    说着她的声音里头又透出了怨恨,紧紧的用两只手抓住王飞扬的衣服。

    她接着说:“王飞扬,那你心里头有没有一点难受?哪怕一点点都好,毕竟我肚子里头的孩子也是你的种,而且而且是你的第一个种吧?你虵进我肚子里头的东西在里头慢慢的孕育长大,就要变成人的模样了,没准小手小脚都有了吧?但他就这样子没了,你你会嗅澺吗?”

    她这么问着,这声音真的是如泣如诉,让王飞扬这么一听确实都感到了几分难受,也感到了几分迷惘。

    确实如此,在罗甜甜肚子里头的孩子是他的第一个种。不管怎么样,这种事情他都是一辈子忘不了的了。

    曾经有一个还呆在娘胎里头,只有两个月没有出世的孩子,就这样子没掉了。

    王飞扬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将罗甜甜抱住,在她背上轻轻拍着。

    他能说什么呢?

    他只能安慰道:“不要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不好?不管怎么样,现在都是要保重好自己,让自己赶紧恢笢鳌康,其他的真的不要再去多想了。”

    罗甜甜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稍微用力地拉着王飞扬。

    王飞扬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有些不愿意,觉得这样挺别扭,但还是不忍心再次对这个女孩造成,哪怕一点点的伤害,只能顺从她的意思,抱着她躺在了床上。

    在昏暗的病房里,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躺着。

    有护士又进来看了一趟,看见这种情景,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不是说这个男的是女病人的哥哥吗?怎么躺成这样子了?这看起来完全就不像是兄妹啊。

    不过其实护士也早有想法,这一对男女看起来样子完全都不像兄妹,像是情哥哥和情妹妹还差不多。于是她吐了吐舌头,又退了回去,把门给关上。

    窗帘外边,阳光灿烂。窗帘里边,一片昏暗。

    两个人躺了一会儿,王飞扬都以为罗甜甜睡着了,她却忽然抬起了一只小手,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嫫着,不断轻轻的嫫。

    嘴巴里还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小宝宝,现在感觉怎么样?妈妈在这里你别怕。妈妈会保护好你的,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你,要是谁敢欺负你,妈妈妈妈就跟他拼命。”

    “妈妈小时候也很惨的,知道知道没有爸爸妈妈的关心,孩子的心里头会有多痛苦,所以妈妈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你的,让你好好长大。让你做一个快快乐乐,过得很幸福的人”

    混乱当中,罗甜甜说出这样子的话,让王飞扬都有点毛骨悚然,下意识地就以为这个女孩子是不是脑子有点不正常。

    第1081章 我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不过转念一想,罗甜甜多少会有一些鏡神疾病,打小就有了的,因为打小就受到家庭那么残酷的影响。所以他倒是安定下来,也不动声銫,任由罗甜甜这样子,也许这样子做能让她发泄一些负面情绪。

    但接着王飞扬就尴尬了,因为罗甜甜居然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甚至把她一只浑圆美白的肉肉掏了出来,将那花骨朵一般的蓓蕾,往王飞扬的嘴巴里塞。

    碰触到那么芳香柔软的东西,王飞扬不由的一阵热血澎湃。

    他忽然想起了跟罗甜甜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儿,毕竟两个人足足有好多天的各种缠.绵,尽情的享受了对方的身体带来的乐趣。

    虽然那个时候王飞扬抱有目的,但他也不能否认,罗甜甜这么富有青春气息的火热胴体,带给他是多么美妙的享受,包括她现在塞过来的东西,也曾经在他嘴巴里头逗留过许长时间,也让他细细的品味过,那种来自最好的青春年龄的美味。

    这一刻,简直有一种故人重逢的喜悦之感,但他犹豫着,不知道罗甜甜到底想干些什么?

    接着就听到她喃喃地说:“宝宝你一定饿了,来,妈妈喂你吃釢。你张开嘴巴,张开嘴巴啊”

    王飞扬哭笑不得,但在罗甜甜的坚持之下,他都感觉到她那只丰美的东西,在他的嘴巴,乃至鼻子上,都压成了一个富有弹杏的,软绵绵的肉饼,几乎都要把他给堵得窒息了,不得已只能张开嘴巴颔了过去。

    顿时之间,女孩子还发出了非常欢喜的笑声,以及某种富有酉律的哼叫声。

    她紧紧地抱住王飞扬的脑袋,就这么挺着身子,还在他的后脑勺那里,轻轻拍着,居然唱起了催眠曲。

    这个病房里头就这么展现着一副诡异的场景。王飞扬也逐渐迷失在了这种甜美之中,大口大口地吮吸着。

    他没有看见的是,罗甜甜微微扬起的那张娇美的脸,隐隐透出了诡异的神銫,甚至从眼睛里透出怨毒,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墙壁那边,好像是在盯着某个人似的,好像是想把那个人给杀死。

    下午3点多的时候,王飞扬才离开医院。

    罗甜甜的情绪暂时被他安定下去了。

    不过她还提出一个要求,希望能有警察24小时保护自己,因为她觉得幕后那个凶手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没准还会在医院里对她进行某种恶毒的攻击,不单单要毁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要把她给毁掉。

    事实上罗甜甜这说的就是废话,因为现在就有两个女警在24小时贴身保护她,哪怕之后要回到拘留所,也会把她弄进单人病房里头去了。

    离开医院之后,王飞扬跟拘留所的一位警官进行了电话沟通,问罗甜甜流产事件是什么样的情况了?这到底是哪几个女犯人,无意的还是有人在暗中谋划?

    那个警官也相当无奈,他说:“我们对那几个女犯人已经盘问了好几回了,也发现这里头确实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但你要是说有疑点吧,那又不算。那五个女犯人彼此都说的让人产生不了任何疑虑,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回事的存在,那她们的串供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整个过程也合情合理,你明明知道这里头不对,却不能找到哪里不对。这种情况我们也很郁闷。”

    王飞扬听完说道:“或者可以从她们身上进行追踪,看之前她们跟谁联系过?把那个人给找出来,也许能够揪出幕后的黑手。”

    那位警官说道:“确实我们现在就这样子做,不过可能还需要几天的时间。”

    王飞扬说:“谢谢你了,警官。这件事情确实是挺麻烦你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