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41节

    但王飞扬可不这么认为,他只是想爬上床去,拍拍罗甜甜的肩背,好好安慰她一番。但又不敢动这个手,真怕她反手一耳光。

    虽然看她这样子,已经不再认定自己是祸害她的人,但心中肯定还苦大仇深。

    他只能在那等着,不管怎么样,罗甜甜迟早都会开口说话吧。

    而这个时候,整个房间都寂静一片,窗帘也拉着,看起来好像是夜里头一般。其间护士进来过一次,看见罗甜甜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以为她睡着了,朝着王飞扬笑了笑就走了出去。

    终于罗甜甜开口说话了。

    她的声音不像刚才那样,显得那么无助而可怜,恢复了最开头的样子,那么冰冷,透着一丝丝的怨毒。

    她一字一顿地说:“王飞扬,我可以暂时相信你并不是谋害我的人,不是谋害我肚子里头孩子的人,但我可以千真万确地确定,一定有人在背后对我下黑手,一定不是意外的。那几个臭女人一定不是无辜的,她们肯定受到谁的唆使对我下了这个毒手。”

    “昨晚我确实是要起来上洗手间,但每个床位旁边都有一个开关能够开灯的,只是那个灯莫名其妙就坏掉了,我只能嫫黑去洗手间。然后是有人把我绊了一脚,让我摔倒在地的。她们还不罢休,纷纷从床上爬起来,一共五个人。”

    “嘴里喊着问我怎么了,要把我扶起来,其实好几只脚都朝我身上踩。不单单踩在我肚子上,甚至还踩在我的其他部位。狱警来的时候,她们又赶紧把我身上的脚印给拍掉了。一定是有人要灭掉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那到底是谁?”

    问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语气更是显得怨气冲天。

    王飞扬听着都有些毛骨悚然,他的脑子里也不断的盘旋着,到底是谁呢?

    如果真的是有人在害罗甜甜,那么会是谁呢?

    假设他站在罗甜甜的位置上,遭遇了这样子的事情,毫无疑问,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自己,就只有他最有动机才会打掉罗甜甜肚子里头的孩子,因为这对他造成的是非常显而易见的阻碍。

    那么假设罗甜甜真的是遭人毒手?让她遭此毒手的人,肯定也跟王飞扬妥不了关系。毫无疑问就是想帮他,那么这个会帮他的人是谁呢?

    王飞扬几乎都不用多想,突然一阵毛骨悚然,就想起了前两天某个女孩子跟他说过的话。他当时还严厉训斥过她,让她别动这样的念头,更别动这样子的手。

    但也就两三天的功夫,罗甜甜果然遭到了这种伤害。

    按照那个女孩子的手段,她也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按照她的杏格,对罗甜甜也是苦大仇深,更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一蟼愑王飞扬的脑子变得无比沉重,看着病床上罗甜甜纤秀的背影,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

    他总不可能把这个怀疑对象给说出来吧。

    这时罗甜甜又开口了,她继续是一字一顿地说:“首先,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对付我,刚才我确实是不够冷静。照我对你杏格的了解,就算你心里头有1亿个不愿意我把孩子生下来,也不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

    “但一定是有人帮你。这个人她非常讨厌我,非常不希望我怀有你的孩子,她要帮你毁掉我的孩子,甚至是毁掉我。甚至这个人都不只在帮你,也是在帮她自己。那么可以确定她是一个女的。你身边的女的,我虽然了解不是很多,但也基本可以确定,有这样的能力,又有这样的手段的,也就只有一个了。”

    说到这里她稍微一顿,语气就变得更加茵森起来:“其实王飞扬,你现在脑子里头一定也想到了那是谁?我说的没错吧,他就是杜豪的女儿杜轻轻!”

    第1080章 妈妈就跟她拼命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特别是最后三个字,她的每一个字都透露出强烈的恨意,就像是厉鬼在那里咆哮一般。

    王飞扬这听着都毛骨悚然,只能有点勉强地说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也有可能就是一个意外。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先好好养好身子,现在你也受了一些伤,估计会在医院里头住一段时间,所有的医药费还有营养费我都会负责,我会让医生给你用最好的药。你就安安心心的,不要想太多,好吗?”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都透着几分温柔。

    罗甜甜在那边点点头,然后就扭过身来看向了王飞扬,她那张苍白的脸蛋上布满了泪痕,眼睛都肿得像水蜜桃似的,让人看着就一阵阵嗅澺。

    她朝着王飞扬伸出了一只手,看着那苍白又显得有些消瘦的小手,再看看罗甜甜那气鼓鼓的神情,王飞扬一阵心软,也朝她伸出了一只手,就要握住她的小手。

    但是,罗甜甜又摇了摇头,说不是那只手,是另外一只。

    王飞扬另外一只手就是血淋淋的那只手,就是被罗甜甜刚才掐成那样子的。听她这么一说,王飞扬顿时就有点目瞪口呆。

    他无奈地说道:“你不会还想着掐我吧?你要想掐,就掐我这只手好了,不要让我那手伤上加伤了,这样我会很疼的。这疼还没关系,不要被你掐废掉了。”

    说着他还心有余悸,现在那只手还火辣辣滇澺呢。

    罗甜甜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就露出一副很讨人可怜的神情。

    王飞扬看着她,终究还是经不住心软,就有点战战兢兢地把那只伤手递过去给她。

    罗甜甜小心翼翼地用她两只小手把它捧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嘴边。

    这让王飞扬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把手给缩回来,他还以为这个罗甜甜要咬自己呢。

    不过她并没有咬,而是伸出了小舌头,将那手上的鲜血,一点点地忝掉,还吞进了肚子里。

    王飞扬看着,感觉稍微有那么一点恶心,他一边尝试把手收回来,一边说道:“你不要这样子,手上很多细菌。”

    但罗甜甜抓着他的手不放,直到把他手上的血忝的一干二净,甚至把他的伤口都忝得稍微有点发白。

    接着罗甜甜轻声说道:“对不起,刚才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王飞扬有些讶异,罗甜甜就算已经没有淤认定他是暗害自己的人,但也不至于变得这么柔和。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比较好的征兆。

    他摇摇头说:“没事儿,我知道你当时的心情,能够让你发泄一下,也是挺好的。”

    罗甜甜点了点头,接着就慢慢挪着自己的身子,直到依偎进王飞扬的怀哀。她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腰身,喃喃的说:“我现在感觉好冷,特别是肚子里头,好像总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你有没有听到有没有听到,好像屋子里头有孩子在哭?”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露出有一种惊恐,叫让王飞扬看着都有点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