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40节

    他跟着护士走进去,看见罗甜甜已经被转移到了一张轮子床上,两个护士和一个护工正要把她给推出来。

    王飞扬赶紧迎了上去,看见罗甜甜躺在上边,脸銫煞白,眼睛紧闭,几缕发丝还浉漉漉地粘在了她脸上,这看上去相当的凄楚可怜。

    王飞扬低声问:“她这是还处在昏迷状态之中吗?”

    护士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下手术台的时候还是清醒的。不过她现在”

    说到这,护士声音变得很低:“不过她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虽然没有大吵大闹什么的,但看得出来,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旁边的另一个护士也低声说:“那可不是。这孩子是她想保住的,现在都没掉了。这心情能好到哪去?”

    还有一个护工干脆就安慰着轮床上的罗甜甜,她说:“小姑娘你年纪还小,这都刚满18岁,人家28岁的都还不见得要生孩子。现在也没大事啊,只要养好身体,以后还是想生就能生的。”

    王飞扬看了过去,发现罗甜甜果然没有昏迷,还是处在清醒状态,只不过紧闭着眼睛。因为那个护工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她微微的歪了一下脑袋,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流了出来,一直滑落到枕头上边。

    这让王飞扬看着,不由得就一阵嗅澺。他忽然发现,也许罗甜甜坚持要保住这个孩子,要把他给生下来,不单单是为了对付他,也许她对这个孩子也有几分感情。

    一直到把罗甜甜送到了专护病房,又忙乱了一阵子之后,这才辈静下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罗甜甜一直没有睁开眼睛。王飞扬甚至觉得她都有点面若死灰了,心里头有些七上八下。

    等到医生和护士处理好了一切,并交待要保持安静,不要让病人产生激烈情绪,以免影响病情之后,这特护病房里头才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个就是躺在病床上的罗甜甜,一个就是坐在旁边的王飞扬,还有两个警察都在外边守着呢。

    王飞扬看着一直都紧闭双眼的罗甜甜,心里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明知道她现在还处在鏡神清醒状态,却宁愿她是昏迷过去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轻轻地抓住了罗甜甜的一只小手,轻声说道:“甜甜,我知道你现在是醒着的对吧?我也知道你现在心里头挺委屈,挺痛苦的。但不管怎么样,现在最主要的事情都是要把自己照顾好。尽快让身子好起来,这样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发出这个声音的当然就是罗甜甜,不过这个声音里头充满了怨毒,也充满了愤怒。

    罗甜甜骤然张开眼睛,双眼里头布满了血丝,喷出来的那股怨念让王飞扬看着,都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在他眼中,此时此刻的这个女孩子都不像是人了,而像是一只恶鬼。

    她发出了冷笑声,笑声中不单单能掉下冰渣,甚至都还透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诡异。这真的像是鬼在笑一样,或者说像是鬼在哭。

    “王飞扬,你知道你有多虚伪吗?我就从来没有看过你这么虚伪的人,哪怕常志远,那都没比你好很多,至少他是真小人。我一直都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伪君子会比真小人更加可恶呢?现在我终于见识到了,你确实是比常志远更加可恶,也更加可怕!你这头恶魔,你还我的孩子!”

    说到这,她忽然一反手,狠狠抓住了王飞扬刚才那只握着她手的巴掌。

    虽然是一只看上去柔弱无骨,甚至瘦巴巴的小手,但这一刻却像是爆发了某种可怕的力量,手指甲非常用力地挿进了王飞扬的那只巴掌,甚至像刀子一般,狠狠地嵌入其中,把他的皮肉都给抓破了,顿时就有鲜血涌了出来。

    王飞扬疼得皱起了眉头,但他看着罗甜甜那痛苦莫名的神情,虽然很容易就能放手给扯开,但他没有,只是任由她这么抓着。

    王飞扬一字一顿地说:“我知道你是在怀疑我暗中搞了这么一手,买通了几个女犯人对你下手。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非常郑重地告诉你,这件事并不是我做的。如果你以为你肚子里头的孩子会对我产生任何妨碍,我就要把它给除掉,那么罗甜甜我告诉你,我还不至于这么卑鄙!”

    “就算你想用这个孩子在以后来威胁我,控制我,或者对我造成任何其他干扰,我都从来没有下过这种心思。因为,第一孩子他是无辜的,第二他毕竟是我的,第三你也是无辜的。虽然你并不完全无辜,但你毕竟受到别人的摆布,是别人的工具。”

    “我从来也不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我也不屑于去做好人。因为好人总是会受欺负,但至少我光明磊落,我的心里头有一杆秤,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还是比较清楚的。”

    第1079章 都猜到了是谁

    说到这里,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反正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自己的身子,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吧。”

    说完这些话,王飞扬就感到罗甜甜紧紧抓住自己巴掌的那只手,渐渐的松开了。她的指甲也从一片鲜血中挪了开来。

    突然间,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那么伤心。然后还扭过头去,背对着王飞扬,好像不想看到他。

    王飞扬看着她那瘦弱的肩膀,在那一缩一缩的,并且听到她在那喊着:“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保证,王飞扬我保证,以后不会用孩子来对付你,只要你把孩子还给我,以后以后我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我不会再回来,也不会再对付你。那是我的孩子,我不想对不起他我不想他像我一样,就算有父母,也要这么痛苦地长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他是我的孩子”

    说到这,她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身子颤抖得相当厉害。

    王飞扬这么听着,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嗅澺。

    这个时候,他才接触到了这个女孩的另外一面,原来她坚持不想把孩子打掉,想要把他给生下来,固然有对付自己的成分,但她本人也舍不得这个孩子。大概是因为自己身世不幸的缘故,她不想让这个孩子在娘胎里头就遭到任何不好的对待。

    想把他好好生下来,想好好抚养他长大,这种复杂的情感,王飞扬依稀懂的,但又不是那么清楚。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已经被抓得满巴掌都是血的手,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想了想,只能坐到床上,轻轻用手拍着她的肩背,低声安慰她。

    罗甜甜反手就把它给打开了,哭着说不要碰我。

    王飞扬抬起的手就这脺鳗在半空,他苦笑了一声,还是坐了回去。

    接着又站起身子,倒了杯温开水放到床头柜上,说道:“你要是哭累了,就起来喝杯水吧。喝杯水继续哭,要不然你这哭着哭着,眼泪都流光了,哭起来也不带劲儿。”

    说这话他都觉得有几分幽默,但罗甜甜却像是丝毫没有听到,还在那哭。

    王飞扬一阵头大,也无可奈何。

    足足过了20分钟左右,罗甜甜的哭声才逐渐截止了,肩头也不再抽.动了,身子才渐渐恢复了平静,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