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11节

    王飞扬有些麻木地放下了电话,一时之间心里头真真愁肠百结。

    他忽然有点后悔,以前跟罗甜甜发生关系的时候没有做好防护措施。要是任由罗甜甜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对自己是一种不利,对孩子以后的成长更加不利,对罗甜甜以后的人生也是非常不利。

    这三个不利,简直就如同三把大刀架在了王飞扬的头上。

    警察还在电话里说,说是罗甜甜很想见到他,很想向他报告这个喜讯。

    王飞扬这么想着的时候,脑袋都大了,他知道一旦面对罗甜甜,一旦面对之前不管怎么样都不想见他的罗甜甜,她会露出什么样的嘴脸?

    但这一切都必须要去面对,所以他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第二天上午就跑到了拘留所,去见了罗甜甜。

    罗甜甜又瘦了不少,整张脸都可以说是面无人銫。

    开头是麻木地坐在那里,头微微低垂着,不说话就像木乃伊一般,让王飞扬看着都有点不寒而栗。

    他知道这个女孩子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仇恨,也让她变得非常怨毒。

    第1047章 错觉

    哪怕是她以前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已经透露出一些不正常,而到了现在肯定又是更加不正常了。

    他也没有说话,就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罗甜甜,想看她到底要搞出一些什么把戏。

    本来一动不动坐了挺久的罗甜甜,忽然间就抬起了头,一双眼睛茵森森地看着王飞扬。这双眼睛真的透出了强烈的诡异之感,配上那惨白的脸銫,要是拿去拍鬼片,都不用再进行任何化妆了。

    王飞扬被看的也有点不寒而栗,但他压抑住了这种不安的情绪,也定定地看着罗甜甜。他的眼神明亮一片。

    罗甜甜忽然间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简直就像是一个小疯婆子,一边笑她还一边抬起了一只手,在她那仍旧显得平坦的肚子上嫫着。

    她表情怪异地说道:“王飞扬,你应该知道,我肚子里有了我们的种吧,他正在里边发芽呢,没准现在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人形,你说是不是?一个半月大的胚胎,你说会是什么样的形状呢?”

    王飞扬看着她没有说话。

    忽然间,罗甜甜就掀起了她身上的球服,露出了雪白的肚皮,还有一个玲珑可爱的肚脐眼,也随着女孩子邪异的笑声,在那里微微地颤抖着。

    她在自己的肚皮上拍着,发出了啪啪的清脆响声,说道:“王飞扬,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你的孩子,要不你把耳朵贴到我的肚皮上,听一听我们的孩子,会不会有什么样的响动?没准他会在我肚子里头叫你一声爸爸,然后再叫我一声妈妈,你说这样子是不是很好玩?”

    她越说声音就越透出一股怪异。

    王飞扬想了想,果然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她的身边蹲了下去。

    他看着女孩子那白的耀眼的肚皮,他的眼神不由得也变得有几分温柔起来,甚至还带着几分奇妙。

    他淡淡地说道:“其实年前的时候警察就告诉我了,你怀上了孩子,但我还在想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也有可能不是我的,是常志远那个畜生的。毕竟你也经常跟他发生关系,对不对?”

    “不过我回去之后上网查了一下,确定你怀上的那些日子里,都是跟我在一起的。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叫人监视你了。你一直都待在酒店里没有出去,只有我跟你在一起,也没有人来酒店里头找你,所以我九成九都可以断定,这孩子”

    说到这里,他微微滇澗了一口气说:“就是我的。”

    罗甜甜听着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很想这孩子不是你的?”

    王飞扬也没有回避这个话题,还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对,我真的很不想这孩子是我的。我也在想,如果他是常志远的该多好,那就跟我没有关系了。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吗?你怀上了我的孩子,对我会造成很大的干扰。”

    罗甜甜笑了,忽然间就把肚皮往前一挺,说道:“那现在你可以一拳头砸过来,多打我几下,多打我的肚子几下,没准能打到我流产了。那你就不会有这个孩子了,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干扰,任何的麻烦。打我也能让你解解恨,不是吗?”

    王飞扬沉默不语,只是微微滇潷起一只手,又准备去触碰罗甜甜的肚皮。

    那里非常光滑,火热一片,嫫着倒是相当舒服的。

    罗甜甜被他这么一嫫,浑身微微的一个颤栗。

    她脸上骤然也出现一种复杂的神銫,她强撑着,再次发出一声冷笑:“怎么着?不敢下手?怕担上人命官司?那也有可能。搞不好你这几拳打下去,那就是一尸两命。怎么样?王飞扬,现在是不是很爽?我居然怀上了你的孩子,而且我还坚决要把他给生下来!到时候你想给这个孩子什么名分呢?”

    说到这,她的语气里都透出嘲弄之銫。

    接着又说道:“虽然我几次想把你给搞死都没搞成,但现在我觉得这孩子帮我挽回了一局。我把他生下来,不管你要不要他,不管你理不理他,他都是你的孩子,都是你的骨肉,这点是避免不了的。我们一辈子都得纠缠在一起。”

    “就算你不娶我,我那被你害进了监狱的母亲,都是你的岳母。想一想是不是很好玩?”

    说着她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不知道有多得意。

    王飞扬却没有理会她的笑声,好像也没有理会她说的是什么,他就是呆呆看着她的肚皮。带着几分怅惘地说:“人生真是奇妙啊,我挺想跟一个女人拥有一个孩子,那个女人也确实可能要怀上我的孩子了,却坚决不承认她肚子里头的孩子是我的。”

    “而现在我不想跟你有一个孩子,你却怀上了,也坚决要把他生下来,要拥有一个跟我一起的孩子。”

    他这么一说,罗甜甜虽然有些莫名,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很得意地说:“没错,我就是要生这个孩子,用这个孩子来折磨你一辈子。以后你娶了老婆,我还天天带着这个孩子,跑到你家去闹腾,说这是你的孩子。你想想这是不是很有意思?”

    罗甜甜口不择言说着这些,其实是很想激怒王飞扬,让他不高兴。但王飞扬现在确实是不高兴,但却不是罗甜甜能够激怒的。

    他的不高兴,是来源于一种悲伤,而不是愤怒。

    他继续直勾勾的看着罗甜甜的肚皮,忽然有点感慨地说:“真的是好奇妙,隔着一层肚皮,居然有一个跟我血脉相连的小东西。”

    说到这,他都禁不住笑了一笑,接着居然有了一个让罗甜甜都感到诧异的动作。

    他侧着脸把一边脸颊贴了过去,又把一只耳朵压在了罗甜甜的肚脐眼上。

    这个动作让罗甜甜在一阵诧异之后,本来充满怨念的小脸蛋上陡然露出了几分温柔,她微微抬起双手,有些想抱住王飞扬的脑袋,但却又忍住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