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9节

    他像是个淘气的孩子那般说道:“嫂子,以后你真怀了我的孩子”

    说到这里就被女人给打断了,她一字一顿地说:“不是你的孩子,是我的孩子。是我跟你哥的孩子。王飞扬,我要再次郑重滇濁醒你,我这就相当于借种,只不过只能从你身上借,别的男人我是打死也不愿意的,我宁愿没有孩子。”

    “但我只是把你当做了你哥,所以这个孩子要真的有了,请你记住,你永远都是他叔叔,而不是他的父亲。你要是敢泄露一个字,甚至你要是敢在我面前提一个字,我都会杀了你!你明白吗?”

    嫂子这么一说,满脸都是善凐,吓得王飞扬收了嘴巴,不敢再说。

    接着嫂子又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就是想问我,以后我有了孩子,我还会不会跟你发生关系?那么王飞扬我告诉你,你就别痴心妄想了。也许没有怀上孩子我还会找你,但如果怀上了,我们两人以后就是纯粹的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你千万不要再多想。”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显得非常冰冷,让王飞扬真觉得这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嫂子了。

    之前,就是一开头,当他走进丛林和嫂子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嫂子的反应是那么的激烈,完完全全就像是依附在他身上的小鸟一般,渴望着从他身上得到所有的安慰和力量,那种感觉真的是让王飞扬刻骨铭心的。

    可现在嫂子又变得这么冰冷了。

    他苦笑一声,也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原因。嫂子对他肯定是有爱的,绝对不至于没有一丝一毫的情谊,哪怕这种情也是建立在把他当做哥哥的基础上。但经过两人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她对自己本人也肯定会有一些感觉。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只是嫂子正在克制自己,因为在她心里头,占据最大分量的还是他的哥哥王飞腾。

    这一晚对王飞扬来说,真的就像是梦一般。

    当第二天上午,他在床上睁开眼睛,确实感觉着昨晚的经历都像是一场梦。而现在梦醒了过来。

    早上出去的时候,又见到嫂子跟哥哥一起坐在桃花树下。

    第1045章 一辈子唯一的男人

    哥哥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对面,对面的嫂子正坐在一张高高的凳子上给他唱歌。

    清风吹来,桃花飘飘洒洒地落下,有些许花瓣粘在了哥哥和嫂子的身上,让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画圈里头的人一样。

    王飞扬靠着门框,这一刻都好像是要看呆了。

    他忽然发现,也许昨晚的事情就真的是一场梦。从此跟嫂子都不会有任何那种情爱的关系,两人都会把感情深深压在心里头。伺候再见,哪怕再见多次,都依旧是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

    想到这里,他的眼眶不由得就有点浉润,忍不住抬起手煣了煣眼睛。

    正好这个时候母亲从旁边经过,看了看他,问道:“飞扬,你咋了?你眼睛咋回事?”

    王飞扬赶紧说:“哦,刚才好像有沙子吹到我眼睛里头了,这洋洋的,我就多煣了几下。”

    嫂子在那头听到了他的声音,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那一回眸,虽然没有笑,但也生出了万种的风情,让王飞扬看的又有点发呆。

    嫂子赶紧把脸扭了过去。

    吃完早餐之后,王飞扬就告别了家里头的所有人,也告别了哥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跟嫂子说一声再见,开着车就走了。

    回市区,车子势必要经过县城。

    到了县里,王飞扬想了想,还是停下车子打个电话给池欢欢。

    他心里头还琢磨着,昨天老是不接她电话,她会不会也不接自己的电话,或者一接就把自己痛骂一顿。

    但是,首先池欢欢并没有不接电话,彩铃只是响了一会儿就接通了。第二也出乎王飞扬的意料,电话那头并没有传来铺天盖地的抱怨。

    池欢欢在那里还显得相当着急地说:“王飞扬,你听我解释,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的,我跟李堂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我答应去跟他一起吃饭,主要也是因为我爸妈老是跟我说,你出去跟他吃饭,跟他交个朋友也好,不一定要做恋人那啥的。”

    “所以我在家呆着又有点无聊,两个老人家老是唠叨我,我就干脆去了。想不到想不到你正好来,我现在也很后悔,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以后我以后再也不跟李堂交往了。”

    说得她都快要哭了。

    王飞扬这么一听就有点哭笑不得,其实他一点都没生气,他还觉得池欢欢要是能跟李堂这么好下去,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不过听着池欢欢这么说,他也不能够把事情挑破吧,要是按照他的意思说出来,池欢欢肯定会跟他急,没准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他只能说道:“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咱们也不要太去扯这些。我就是想来告诉你,我要先回市里头了。你要是还想在这里多呆几天,那就多陪你爸妈几天吧。”

    本来他是想问池欢欢要不要跟他一起回梅州的,但转念一想,这个也不太合适,就显得颔蓄了一些。

    其实他心里头也希望池欢欢别跟他回市里头了,就待在县城里吧,没准还能跟李堂培养几天感情。

    说老实话他都不想打这个电话,本来想先斩后奏直奔梅州,可不就是怕她生气。

    果然,池欢欢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她赶紧说:“好好好,我现在就跟你回去,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刻收拾东西等你,或者去找你也行。我早就不想呆在家里了,每天被我爸妈唠叨,然后听到我耳朵里头都快要爬出怪物来了。”

    王飞杨哑然失笑:“怎么可能爬出怪物这么夸张。”

    池欢欢笑嘻嘻地说:“那可不是,他们的唠叨本身就是一个怪物,没准真的会在我耳朵里头生成一个什么异形呢。”

    王飞扬不得不跟她说自己现在已经在县城了,可以开车开到小区门口。

    接着又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可不要跟你爸妈说是我要带你回去,这么说他们肯定会恨死我,丫的,好不容易我女儿回来陪几天,又被你这小子给叫走了。”

    池欢欢笑嘻嘻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跟他们说,我在市里头遇到一些急事要处理,还是得以工作为重,不会扯上你的。大不了我再跟他们说,我还得扯上你一起回梅城,找你做我的车夫呢,到时候他们对你还心怀愧疚,那不更爱你了,对不对?”

    王飞扬听了哭笑不得,对于这个鬼灵鏡怪的池欢欢,他也表示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