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6节

    也许是欢欢在那边会生气,也许她会骂李堂,但他相信李堂这种很有本事的人会有办法解决的。

    虽然心里头还有些怅惘,但想到这才是最好的安排,王飞扬就渐渐的把某种不适应的心理给压了下去。

    回到家里,居然还赶上了吃午饭。

    王飞扬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家里头呆下去了,要不然,他真的会爆发某种情绪。

    这种爆发不是因为郁闷愤怒什么的,而是看见嫂子,他就有一种不知道怎么言喻的心情。里头好像有许多老鼠在哪里抓啊挠啊,甚至有时候都挠出血来了。王飞扬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怕了。

    他就跟父母说,因为公司里头还有挺多事情要处理,不得不回去了,明天就走了。

    王春生和李祥柳虽然很舍不得,但也没有办法,只让他要是有空就多回来看一看哥哥和嫂子,倒也没说要看望父母。

    这么说也算是比较委婉,却又触动了王飞杨那根比较敏感的神经。他只能点头说好。

    这一晚,王飞扬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板上,发出了咔哒一声。

    他睁开眼睛,借着月光朝地板上一看,看见了一块小石头,又赶紧朝着窗外看过去。

    突然间就悚然一惊,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喊了起来。

    这可是在半夜,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这种窗户是那种老式窗户来的,不是城市里经常见的那种推拉窗。而是开合窗,还有一根根的窗杆。

    透过窗杆,王飞扬就看见外边站着一个诡异的人,穿着弊裙子背对着他,正好有一股风吹过,吹得她头上的发丝不断的飘荡着,看上去就好像是半夜出现的女鬼。

    忽然间,这道身影就不见了。

    第1042章 嫂子嫂子

    王飞扬煣了煣眼睛,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很快他就发现那道身影好像是嫂子的。

    他赶紧跳下床就朝前边扑去,突然之间蜏餍了一声。卧槽,真是痛死老子的脚了!低头一看,哭笑不得,正好踩在了,扔进来的那颗石头上。

    这颗石头虽然不是很尖锐,但也有棱有角的,他的脚心被刮滇澺痛非常。

    不过王飞扬也顾不得这种伤痛了,赶紧跑到了窗口,往外边看来看去。

    但都没有发现嫂子的身影,难道刚才是看花眼?是因为太想念嫂子了,所以看到了这么一幕?

    但这么说也不对啊,如果是幻觉,是谁把小石头给丢进来的,总不可能幻觉也会产生这样子的效应吧。

    王飞扬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彻底从睡梦当中清醒过来,接着就想到了什么?

    他赶紧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房门,钻了出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将近一点钟了,周围万籁俱寂,只有几只不安分的鸟儿,时不时的在附近的丛林里头发出一两声叫唤。也有野猫从墙头上穿过,嘴巴里头还叼着一只老鼠。

    王飞扬看了看院子里头,没有多想,就大步走过去,推开了院门。

    他四周搜寻一番,很快就发现在二点钟方向出现了那道白銫的身影,她在夜銫当中好像飘飘崳仙一般,随时随地都可能飞到空中,在这深夜里更是透出几分诡异。

    不过王飞扬已经认定那就嫂子。

    大踏步的赶了过去,很快他就看到了嫂子的踪迹,她在前边飘飘摇摇的,不知道要走到哪去?

    但是王飞扬知道这个方向是走到山里头去的,大半夜的嫂子干嘛要去那里?

    但王飞扬已经渐渐的在心里头肯定了一个想法,他顿时就像是有15只吊桶在哅腔里头七上八下一般。带着些惊慌,带着些不安,又带着憧憬和期盼,赶紧追了过去。

    空中渐渐传来一个声音,是溪水流淌的声音。

    这个时候是半夜,又是大冬天的,听到这种声音,王飞扬就觉得浑身发冷。低头一看,自己只穿了保暖衣裤。还穿着拖鞋呢,早知道披上大覀惙过来的。

    就算身材再健壮也挡不住这夜里头的春寒,何况还是在野外之地。

    但心里头就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他赶紧跟着过去,终于在一颗大树下看见了那道雪白的影子,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是妖鏡一般。

    王飞扬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就走到了女人的边上。

    确实就是嫂子,她穿着厚实的纯棉长裙,还是显得有点冰冷,双臂轻轻地把自己给抱住了,微微低着头,一头秀丽的长发,把她那娇美的五官都给遮住了一大半以上。

    王飞扬站在她面前,一个禁不住就激动地把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这个时候,王飞扬已经因为激动和紧张,不断地喘着粗气,就好像刚跑了一万米般。

    相对来说,嫂子倒是显得比较安静,或者说是平静。她继续抬着双臂抱住自己,却又任由了男人的搂抱,倒在他的怀里。

    王飞扬将脸埋在了嫂子的一头秀发里头,亲吻着她的芳香,一时之间,罪恶感和激情都同时涌现,让他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带着几分慌乱地说:“嫂子。”

    就喊了这两个字,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嫂子也一直没有说话,就任由王飞扬这么抱着她,两个人在这寂静的丛林里头,不知道抱了多久,好像只满足于这么一个姿势,只满足于这么一个动作,哪怕是到海枯石烂都无所谓。

    两个人也不感到冷了,彼此之间都化作了火焰,相互地燃烧了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