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3节

    但王飞扬虽然很疼,葴黥紧抓住嫂子的手不放,他也不说话,就这么抓着。

    他甚至还带着几分诗情画意地说:“嫂子你看,这桃花树多么美。风一吹,桃花瓣纷纷洒洒的落下来。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就是找个人在远处,把我们的这情景给拍下来,那一定是这辈子最好的怀念。”

    王飞扬说的这么浪漫,嫂子却完全不解风情,她用非常冰冷的声音说:“你赶紧放手,你再不放手,要是被爸妈看到了,就多不像话。你不顾虑自己的名声,我还要呢!赶紧放手!”

    听着嫂子那声銫俱厉的声音,王飞扬不得不放了手。

    这个时候,他明显听见嫂子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好像没那脺黥张了,继续给她推着头发。

    王飞扬想了想,低声问道:“嫂子,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现在情况怎么样?跟我哥哥要在家里头呆多久之后,你还会不会去陪那个人,我希望这一切都能够结束了。”

    他越说神情就越显得有些激动。

    “嫂子,你听我说,现在我也有钱了,你不用再受到那个人的任何摆布。你为了救哥哥,或者有其他花费,跟他要了多少钱?包括去德国的路费什么的,你都告诉我,我把钱如数给你还给他。如果你跟他还有什么关系的话,就这样就斩断吧。”

    “我相信你也是为了哥哥才不得不跟他在一起的,现在一切都有我帮你挡着,好吗?”

    说到这里,他已经非常急切的忍不住又扭头看向了梁甜芬。

    梁甜芬立刻把他的脑袋扭了过去,说道:“王飞扬,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

    “为什么不要想得这么简单?事情想简单了不是更好吗?就是这样子的,没有那么多的纠缠,你花了他多少钱,我帮你还回去就行了!”王飞扬大声说道。

    这吓得梁甜芬赶紧呵斥道:“你小声点行不行!不要那么大声。你以为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吗?我已经答应了人家,要有一段时间跟在他身边才行。现在我能带你哥哥回来这里小住一段日子,都是他的恩惠。别以为你有了一些钱就了不起,人家还看不起钱呢。有一句话你也应该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说到这里,嫂子的声音也带着一丝无奈。

    王飞扬沉着声音说道:“我不管什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嫂子,我只知道现在我也有一些能力,我可以去跟他谈谈。除了金钱,我也有自己的关系,咱们就来比一比。”

    “那又怎么样?你不要说瞎话了王飞扬,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嫂子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这段时间你确实是够厉害的,斗倒了江上荣,又去斗陈春红,还把常志远也给斗垮了,把他送进了监狱。但是你以为这里头真的有那么容易吗?你真的能够这么一帆风顺的,把所有人都给干掉?在警察局里头,在政府那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以为李大锦和他背后的那个市长,以及金巧巧和萧采袅帮你,这就够了吗?如果你真这样子想的话,王飞扬你确实是有点太幼稚了。你可能还不够清楚,陈春红跟那个副省长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王飞扬这么一听也不免有悚然一惊之感。

    自从回到村子见了嫂子之后,这方面的事儿他一直都没有跟嫂子沟通过。也不知道嫂子是不是知道,如果她不知道那倒最好,就不说出来让她担惊受怕了。

    但听嫂子的这番话,她好像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他嘀咕着说:“陈春红跟她背后那个大人物,也就是那个副省长的关系,我是挺清楚的,他们是亲戚,陈春红是他的外甥女,难道不是吗?”

    第1039章 你是我丈夫的弟弟

    他说完,梁甜芬就冷笑了一声:“王飞扬啊,有些事情你确实是不大清楚。你以为那个副省长,就因为陈春红是他的外甥女,就会出手帮她这么多吗?甚至还不惜拉下脸皮去求一些人,还要冒着自己也踏入泥沼的危险?”

    “你如果这么想,那真的是太肤浅了。”

    王飞扬听着心里头渐渐的沉重起来,他忽然想到在那次捐赠仪式上的一幕,那个副省长在给他颁发奖状的时候,低头跟他说的那些话。

    当时他其实也觉得挺奇怪的,就算陈春红是这个副省长的外甥女,也不至于让他抱着这样子的风险来对他说这样子的话吧。

    他严肃地问道:“难道这里头另有蹊跷?”

    梁甜芬点了点头:“那个副省长,其实是陈春红的亲生父亲,陈春红是他的私生女。具体的纠缠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听我那个那个人说的。所以陈春红才会那脺骺横,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父亲做靠山,也所以那个副省长才会这么帮她。”

    “陈春红被你抓住所有的罪证,被关进监狱之后,你都不知道这暗里头掀起了多大的风浪,你不知道副省长为了救他这个私生女,花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你也不知道,当你把常志远都给抓住,甚至杀了他那边三个人的时候,这个副省长又是怎么样地苦心造诣,要抓住一切对你不利的线索和证据,想要把你置之于死地。”

    “要不是我找的那个人帮你到处说项,你以为光凭着李大锦和那个市长,以及金巧巧和萧采袅的能量,就能搞定这些?没错,他们的能量确实是很大,但是也有自己顾虑的地方。他们总不可能毁掉自己的某些关系来帮你。”

    说到这里,梁甜芬深深叹了一口气:“你都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求那个人出手的,要不是他也有了一定的年纪,甚至也没有几年好活了,不用顾虑太多的事情,他也不会这么帮我,去帮你杀敌一千,自损四五百至少是有的。说真的,他对我真的算是情意深重了。”

    说到这,梁甜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王飞扬也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他万万想不到这里头原来还有这些曲折。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梁甜芬接着又冷冷地说:“我不管你是怎么看我的,也不管你怎么想我的,甚至我都可以不考虑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怎么想我,现在,你也可以说我是到了不要脸的地步。所以,我以后要做什么,要去哪里,你都用不着过问。就像我以前跟你说的那样,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说着,她把最后一刨子推了过去,然后朝着王飞扬的头上轻轻吹了一口气,吹的那些发碎就如同桃花花瓣一般,纷纷扬扬掉了下来。有不少掉在了王飞扬的脸上,弄得他洋洋的。

    梁甜芬冷冷地说:“行了,你去冲个头,然后可以吃早餐了。”

    说着,她就收拾好的东西朝着屋子里走去。

    王飞扬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走出了三四米,忽然间问道:“嫂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嫂子微微停住了脚步,她的娇躯也轻轻地颤栗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说:“大概因为你是我丈夫的弟弟吧。”

    说完这一句继续朝前走去。

    其实王飞扬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他觉得相当郁闷,甚至都有一点不想呆在家里,都不想看到嫂子了。

    这种不想看到,并不是因为厌恶她什么的,而是看见她就心烦意乱,就觉得心里头有一种莫名的激流在那里澎湃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