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83节

    王飞扬冲进去之后,没有淤继续开枪。而是找了一个障碍物,躲在了后边。他紧盯着从刚才子弹发出来的方向,那就是楼梯口。

    很有可能,开枪的歹徒就藏在楼梯间那里!!

    第1021章 丫的又被炸了!

    这个时候,王飞扬稍微扭头朝着外边看了一眼,只见朱伶俐小心翼翼又快速地踹了过来。他手里头还拿着石头,把那两个被网绑在一起的家伙砸了一顿,然后从他们身边拿起了两把手枪。

    之前这两个家伙虽然被一张可怕的网给紧紧束缚住,但还是挣扎着要把掉在地上的手枪给勾过来,就算开不了枪,至少拿着它们心里比较有安全感。

    不过,朱伶俐连这份安全感都不给他们了,两个歹徒微微挺着都是鲜血的脑袋,气得哅腔都要炸掉了。

    接着朱伶俐也串了过来,不过他没有从大门进入,而是沿着墙壁兜到了窗户的那一头。

    王飞扬微微一笑,感觉这老朱跟自己还是挺有默契的。

    他故意弄出了一些细微的声响,还稍微挺起身子。

    楼梯口那边微微闪过一个影子,不过从王飞扬这边的角度,是没有办法开枪虵中他的。那个家伙的角度却比较占优,立刻扬起手枪,要朝这边打过一发子弹袋。

    忽然之间,砰的一声枪响,却不是他手中的枪发出来的,而是从窗外。

    那个歹徒发出了一声惨叫,他手中的枪也掉在了地上。肩膀上鲜血淋漓,疼得都吱牙咧嘴了。

    王飞扬迅速地串了过去,枪口立刻就对准了那个歹徒的脑袋,在他吓得浑身瘫软的时候,把他用力一拉拉到了旁边,免得从楼梯上边又跑下来有人,到时候王飞扬他可就得成为靶子了。

    他继续用枪狠狠顶着那个歹徒的脑袋,王飞扬一字一顿的问道:“上边还有几个人?”

    那个歹徒到了这会儿怎么能隐瞒呢,赶紧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上边果然还有两个人,一个就是常志远。

    王飞扬挥起手枪,又把这个歹徒给砸晕了。

    他看了看楼上,知道和常志远的对决将要开始了。

    本来他都不想搞成这样子的,只想着确认常志远就在这里后,立刻打电话报警。但是这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而这个时候,朱伶俐也从窗户外边踹了进来,快步走到了王飞扬的面前。他低声说:“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飞扬把刚才问到的一切都跟朱伶俐说了。

    两人又迅速进行了分工安排,朱伶俐还是得去外边守着,以防常志远跳楼逃跑。毕竟这楼层也不是很高,而王飞扬就从楼梯上去。

    计划好后,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功夫,朱伶俐又迅速的串到了外边。

    突然外边传来几声枪响,一听声音就是从楼上打下来的,吓得王飞扬赶紧扭头一看。

    幸朱伶俐也有准备,采取的是之字形步法,迅速向前运转。子弹都在他的身后或身边打了一个空。

    王飞扬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恨得咬牙切齿,朱伶俐要是又受伤了,甚至被那个啥的,老子一辈子都过意不去了!

    他咬了咬牙,在周围看了一看,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个冰箱,他也不急着上楼梯了,打开冰箱大门,采取暴力拆卸的方式,把一整扇冰箱门都给拆了下来。

    这周围也没有更加适合的可以用作盾牌的东西了,只有这个还勉强凑合。

    王飞扬拿着它迅速跑上了楼梯,现在已经不需要躲躲藏藏了,因为楼上的人已经知道,这楼下就有人随时可能冲上去。所以他是一鼓作气。

    很快子弹就打了过来,砰砰连声打在了冰箱门的另一侧。

    这子弹非常凶猛,顿时把冰箱门都给打出了几个洞,甚至穿透了过去。

    幸王飞扬并没有完全把这冰箱门当成盾牌,对这材料王飞扬还是相当不信任的,只是把它当做了一种掩饰。

    在冰箱门背后,他已经摆出了一个虽然有些奇怪,但能尽量避开身体要害部位的姿势。所以子弹穿过冰箱门的时候并没有打中他。

    他在一鼓作气的冲了上去,就像是一头疯牛一般,狠狠的扑向了那个打枪的歹徒,一蟼愑就把他给撞翻在地。

    几乎就是没有任何迟疑的,王飞扬抓着一把手枪,用枪口狠狠的顶在了那个歹徒的右手小臂上,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顿时把他的手臂打得血流如柱。

    他也疼的浑身一阵抽搐,右手就松开了手枪。

    顺手抄起那把手枪,王飞扬这个时候已经观察到了周围的情况,迅速窜到了一个洗手间里头,同时间他还立刻朝里头两个方位开了两枪。这是担心常志远躲在里边。

    好在里边空无一人,这让王飞扬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外边就传来了常志远那充满了仇恨的声音:“王飞扬,你的脑袋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你运气这么好,又这么能干,难怪能够节节制胜。”

    这语气里头充满了怨毒,王飞扬听了哈哈一笑,说道:“不是我运气好,也不是我这么能干,是老天要收你!常志远,我劝你现在还是丢下手枪,乖乖走出来,你以为你现在还能逃到哪去?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你知道吧!”

    他喊得也非常的狰狞。

    常志远却发出了更凌厉的笑声,他一字一顿地说:“王飞扬,我承认你厉害,但是你还没有厉害到能够摆布我的地步,你以为用了一个金蝉妥壳的妙计找到我这里来,还干掉了我这些手下,就一定是赢我了吗?”

    “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你现在简直就是瓮里头的王八,随便我怎么弄都行。现在我就要你死!”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声音里头充满了歹毒。

    而王飞扬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虽然轻微但却显得相当可怕的声音,一时之间他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浑身热血好像要喷涌而出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