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69节

    除此之外,朱伶俐那边已经找到了泥头车司机的家属,经过各种运作,从他们手里头挖到了不少证据。

    果然陈春红是通过常志远的手下,用现金的方式把酬劳交给了那些家属。本来他们还不愿意承认的,最后关头咬的死死的,但随着陈春红的落网,泥头车司机家属不得不承认。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本来已经够受到打击,现在算是更深重的伤害。

    但法律就是法律,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对他们的困境网开一面。

    其实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主要还是在王飞扬的不计较之下,只是把那些赃款收了回来,家属并没有因为包庇罪什么的而被警察关押。

    王飞扬另外又叫人拿了10万块钱给泥头车司机的家属,聊作慰藉。

    加上胡大鲜当势儍问陈春红问到手的一些证据,这个臭娘们可有的受了。

    哪怕她老公从植物人的状态醒过来,还要接受刑罚,估嫫着也没有她的这么重。

    至于在常志远那边,陈春红也说出了不少关于跟他合谋的证据。

    比如说把牛大壮和朱伶俐抓住,就是他下的手。

    之前在王飞扬还蹲监狱的时候遭到狱霸的攻击,也是出自于两人的联手。

    有不少事情还是陈春红落入警察之手后交代出来的,反正之前已经被胡大鲜问到了那么多,掌握了不少证据,现在的交代对她来说还真的是没多大所谓了。

    第1007章 什么是不是不报

    当然陈春红也没有放过胡大鲜和王飞扬,说他们对自己进行严刑苾供,完全不把她当人看,把她衣服拨下来,想要对她图谋不轨。

    而这一切胡大鲜也早有准备,把一切都给扛了下来,说是自己的主意,跟王飞扬没有关系。因为之前王飞扬经过大战之后,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胡大鲜这么仗义,让王飞扬相当感动,不过因为这并不算是什么大事的缘故毕竟在陈春红罪证如山的情况下,加上海滩恶斗又是陈春红先挑起来的,胡大鲜等人就算是面临刑罚,也不用担负太多责任。

    王飞扬再通过关系运作一下,最多也就是拘留15天。

    常志远这家伙倒是机灵,闻风而逃,现在不知道窜到哪去了。

    不过这陈春红之所以能叫来那么多人手,其中大部分都是常志远的手下。

    警察对这些混蛋顺藤嫫瓜,到是从他们身上发现了常志远不少违法犯罪的证据,放高利贷,开地下赌场,开不法的桑拿中心,现在还涉及到绑架勒索。

    本来常志远就是这座城市的一个大毒瘤,他之所以能够混到现在,就是靠着狡猾凶狠,并且白两道关系都被他打点得很好。

    但是这回白道上的关系,也帮不上他什么忙了。

    要知道这些案子的背后可是有市长在那里监视着,何况还有金巧巧这么一个人物。

    其实说起来,金巧巧也算是常志远巴结讨好的关系之一。

    以前两个人也经常一起吃饭打麻将什么的,而自从金巧巧被王飞扬救了一命,还做了他公司的业务总监之后,就算是跟常志远妥离关系了。

    两个大人物这么帮着王飞扬,又是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之下,陈春红被打倒了,常志远也就此成了被通缉的对象。他在梅州的不少产业都遭到查封。

    他在这座城市经营了许多年,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但在这种情况之下,又有谁还敢为他出头的?

    社会上的很多事情不都是这样吗,有时候看新闻,看到某时某地一个盘踞当地多年的黑社会团伙被打掉,老百姓们拍手称快什么的。

    这黑社会团伙在当地盘踞已经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久,作恶多端,为什么要让他们嚣张这么久才能打掉呢,还不就是因为他们有关系,有保护伞。

    需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当这些黑社会团伙引起上边的高层人物的注意,或者他们的保护伞遭到了政治攻击什么的时候,他们才会被一锅端。要不然,都会一直嚣张下去。

    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从这种方面来看,也是一种无奈的说法。时机不到,他们就能继续谋财害命,只有时机到了,他们才会被收拾。

    对于常志远来说也是这样。

    当王飞扬在警方收到消息,常志远的许多产业和店铺什么的被查封,其本人也在网上遭到通缉之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还有两件事情挂在他的心上,第一件就是罗甜甜,她现在处在严重的自闭状态,被关在拘留所里头,每天不吃不喝,好像是要绝食抗议。

    另外一方面就更加糟糕了,是杜轻轻那边的情况。

    杜轻轻那天看到王飞扬和罗甜甜亲热,然后又在罗甜甜的命令下,被王飞扬打了两巴掌,非常悲愤的跑出去之后。

    本来苏念柔和最柳想要拦住她,把事情经过告诉她的,但她实在是太过激动了,把她们都给推开了,一个人就这么跑掉了。

    之后打电话给她什么的都不接,发信息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杜轻轻对王飞扬是伤透了心。

    这让王飞扬知道之后,也感到非常不安。

    他也拨打了杜轻轻的电话,但一直都没人接,心里头隐约有不安之感,觉得这里头又会冒出什么大事。

    但也没有办法,他总不可能跑到她家去找她,加上这几天因为陈春红案件的事情,王飞扬必须不断的配合警方,从早忙到晚,公司里头的事情都顾不上。

    两三天之后,终于可以稍微的松一口气,拘留所那边的一个女警察又打过来电话说,罗甜甜继续不吃东西,人都快要只剩下一口气了,找了心理医生对她进行疏导,也不能产生任何作用。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希望王飞扬能去一下拘留所看一看罗甜甜。

    王飞扬没有多想,立刻就答应了,而且在半个钟头之后就到了拘留所。

    罗甜甜待在一间独立的小牢房里头,布置简单,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椅子,还有一个小小的洗手间。在拘留所里头,这种待遇算是很不错的了。这也是王飞扬特地交代人这么安排的。对罗甜甜,哪怕她再狠毒,配合陈春红等人让自己染上毒瘾,他都无法对她产生恨意。只是觉得她可怜,只是认为她成为了陈春红的工具乃至常志远的玩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