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53节

    18岁少女的脚丫子,白白嫩嫩,干干净净的,看上去也相当喜人,总之被王飞扬这么亲着,罗甜甜笑得花枝乱颤。

    她就这么骑在了王飞扬的背上,然后伸出一只手拍打着他的芘股,让他在偌大的地板上爬着。

    王飞扬顺从着她说的一切话,总之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忽然之间,罗甜甜从王飞扬的身上翻了下来,盘腿坐在地上。

    王飞扬继续跪伏在那里不动,扭着头看她。

    他尽量让自己的神情变得凝滞,就像是呆子一般。

    第993章 这都是你害我的

    他发现罗甜甜看着他的眼光一点一点冷了下来,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罗甜甜命令他坐在对面,让他伸出一只手来。

    王飞扬不明所以,但总不能违抗,这个时候违抗就等于是告诉罗甜甜,其实我正在跟你做对。

    他把手伸了出去。

    接着就吓了一跳。

    因为罗甜甜居然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一蟼愑就将刀子砍在了王飞扬的巴掌上。

    那种架势让王飞扬都以为她要把自己巴掌给砍成两半了,吓得赶紧把巴掌给收了回来,还把肩膀耸得高高的,学足了乌的样子,把脖子都给缩了进去。

    他直摇着头,胆战心惊地说:“不要不要,不要砍我,不要用刀子,不要刀子”

    这么说着,简直就是一个孩子一样。

    而且还是一个充满了怯懦的孩子。

    罗甜甜这么一看,脸上露出得意之銫,但随即吼道:“什么不要!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让你把手伸出来,没让你缩回去,你就不能缩回去!”

    她说得不知道有多霸气,让王飞扬听着就感觉到很害怕,赶紧把手伸了出去。

    甚至还两只巴掌都伸出去了。

    这让罗甜甜噗嗤一声,显得非常得意。

    她的成就感一蟼愑就涌上来了,脸上又露出了狰狞之銫,那把刀子轻轻地按在了王飞扬的巴掌上,锋利的刀刃,已经在他的手心上压出了一条凹痕,只要稍微用力一划,很显然就会划破那肌肤,然后大股大股的鲜血涌出来。

    看着这个情景,罗甜甜更加狰狞。

    她冷冷看着王飞扬,说道:“要是我这刀子一划下去,就会出很多的血,你会害怕吗?”

    王飞扬赶紧点头,滴滴咕咕地说他会害怕,还不断地缩着脖子,确实是显现出很恐惧的样子。

    这让罗甜甜又哈哈一笑,她冷冷地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割下去不过就是一道血口子吗?不就是流一点血吗?过没两天就好了。皮肉上的伤,永远算不上什么,最可怕的,你知道是哪里的伤吗?”

    王飞扬听着她那越来越凄厉的声音,心里头当然是明白的,但也只能装作不明白的摇了摇头。

    罗甜甜顿时就把声音给拔高了八度,她用另外一只手狠狠地点着自己的哅口说道:“这里受了伤,一辈子都不会好,在这里受了伤,哪怕你用刀子在自己手臂上,在自己腿上割十刀八刀的,也压制不住那种痛!”

    她这么说已经很激动了,仍旧按在王飞扬巴掌上的那把刀子,已经不知不觉地滑了过去,于是淡淡的血口子出现了。

    还没有出多少血,但也有血滴冒了出来。

    痛楚是难免的,让王飞扬都禁不住一皱眉头。他赶紧又把手给缩了回来。

    罗甜甜尖声大叫:“谁让你把手收回去的!赶紧给我放回来!”

    王飞扬苦巴着脸,垂头丧气的,又把两只手抬了起来。

    罗甜甜在那咬牙切齿的说着:“你这么一个大男人,一点点小口子你都经不住,听说你还当过兵,当过兵都这么没种吗?连我都比你厉害,你看我手上腿上到处都是伤从小到大我就经常割着自己玩,每一次割完我就舒服很多。”

    “你要把这些痛苦当作享受,那才有勇气把接下来的日子过下去,要不然你早就死了!你知道吗?”

    说到后来的时候,王飞扬明白她是在说自己了。

    这一刻,王飞扬也听出了女孩子心里头莫大的痛苦,结合她之前说的那些身世,也确实是会让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子感到心里头非常不舒服,从而要利用自疟的方式来让自己好受一些。

    王飞扬不会怀疑关于罗甜甜的身世。

    虽然她都在骗自己,但这部分是她说的谎话当中属于真实的那一面,而她正是用这真实的来引起了王飞扬的同情心,让他对自己深信不疑的。

    就算王飞扬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接下来罗甜甜展现出来的情景,也让他不得不信,而且信得触目惊心。

    只见在她手心上、小臂上、大腿上、甚至是小腿上,都出现了一道道伤痕。

    这些伤痕,一看就知道是刀子划出去的,有的甚至是并排十几道。

    虽然现在已经非常淡了,几乎看不到任何痕迹,但仍隐约可以看出来。

    罗甜甜当时这么割自己的时候,那样子是有多么恐怖。

    罗甜甜把这些伤口翻给王飞扬看,接着说:“已经很淡了,因为我割了它们,它们结疤之后,我就会去买很好的药物,我在上边让它们尽量恢复原状,但是我又会重新在上边再割开一个伤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