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48节

    他本来要把脸扭开的,但心思一动,还是亲了下去。

    不知不觉就抱着这个女孩就倒在床上。

    两个人的衣服不断地被扯开,终究变成了两只大白羊在床上纠缠着。

    当然在彻底占有这个女孩的之前,王飞扬也不动声銫地检查了她的身体,包括最隐秘的那个部位,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他才彻底进入。

    这个小旅馆里的床并不是很结实,在这两人的狂野运动之下,不断地颤抖着,就像是海浪里头的一艘小船,不断地颠婆着。甚至好像要翻船了一般。

    王飞扬几乎就是使尽浑身的解数,不断地挑逗着女孩的神经,甚至很快就抓住了的敏感点,把她推向了高峰。

    当女孩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已经禁不住有了非常迎合的那种反应,在男人的攻击之下,而且有些迷离起来,下意识地展现出了不一般的神采。

    她变得无比地迎合,甚至流露出来一丝丝狐媚气息。她的身体极为熟练地配合着,以让自己更舒服,以准备达到巅峰。这让王飞扬都觉得稀奇。

    王飞扬想要看到的就是这个,这罗甜甜心机很深,很会演戏,但在她神智开始出现迷离的时候,就有了这种虽然没有成为本能,但却已成习惯的反应。

    王飞扬的心里头冷笑起来,他攻击这个女孩子身体的力量更加加大了几分,让她发出了欢畅无比的哼叫声,这完完全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的身上。

    或者说,不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年龄的女孩子身上,而是不应该出现在罗甜甜的身上。

    在此之前,她是一个专注于学业的女孩子,哪怕生杏残忍,甚至有些变态,也不至于在这方面表现的如此酣畅淋漓。

    就算她被常志远欺负过,所产生的也更应该是恐惧,而不是快乐。所以在男人的这种攻击之下,她表现出来的应该是恐惧,或者是各种不适。

    但她全然没有这种节奏,她就像已经深谙此道的女妖鏡。

    这些都足以说明,这个女孩子并不是她表面所展现的那么忧伤和清纯,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而这种故事,足以构成她陷害王飞扬的基础。

    王飞扬一边想着,一边感受到女孩逐渐要爬到最巅峰的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女孩发出更加尖锐叫声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按在了她脑后的几个袕位里,用力一按。

    女孩睁大了眼睛,她的双眼变得更加迷离,更加无神,然后,这双美丽的眼睛闭上了,脑袋也缓缓的歪到了一边。

    在王飞扬带来的巅峰感受之中,她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晕迷了过去。

    第989章 藏得很深的手机

    王飞扬也不知道,自己这样一手下去,会不会在罗甜甜醒来之后发现什么异常?

    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迅速从罗甜甜的身上爬了起来,虽然他没有爆发,但因为有事情要做,反应也自然而然就灭了下去。

    躺在床上,那具凹凸有致的玉体,他心里头却再无波澜。

    不是波澜不生,而是都被他用一股强悍的意志狠狠压了下去。包括品尝她口水之后产生的那种干渴之感。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罗甜甜的东西就是一个小小的背包,还有床头柜上放着的一部手机。

    他先翻了背包,一无所获。

    接着就拿起了那部手机。

    这部手机看上去已经比较残旧了,是中兴手机的一个老款,哪怕是新机,到现在也就卖个四五百块钱。

    王飞扬还记得罗甜甜刚才说的,她是先借了闺蜜的一部旧手机来用,应该就是这一部了。

    假设她说的都是谎言,在道具方面也做的这么仔细,真是难得了。

    王飞扬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接着就打开了手机。

    不出他所料,这部手机设置了锁屏密码。

    不过这难不倒王飞扬,他在公司里头干活的时候,偶有闲暇就会跟朱伶俐一起玲濎。从他手里头学到了一些黑手法。

    比如说,在一部手机处在锁屏状态之下,让它回归出厂设置的方式。

    三下五除二,他就等于是破解了那个锁屏密码,打开了她的手机。

    首先是翻阅通讯录。

    大概是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临时用的手机的缘故,通讯录没有存任何人的信息。翻看号码也只有三四个拨出电话,还有两个呼入号码。

    这些号码都平平无奇,普通的大众号而已。如果是常志远或者其他人物使用的号码,想必应该是比较顺畅或吉祥的那种。

    王飞扬看着稍微有点失望,但他还是拿着手机,把这些都拍了下来,接着又打开了短信,里头没有任何发现,不知道是被她删掉了还是怎么着。

    微信QQ这些通讯软件也没有安装。

    总的来说,这部手机非常非常简单,简单的好像就是只用来通电话的。

    王飞扬发现的那几个号码,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他的。其他号码,寥寥几个都是好几天前打的。这足以说明,这些号码甚至都跟罗甜甜没有一丝半毫的关系。

    王飞扬,有些难以置信。他就不相信,假设罗甜甜真是跟常志远等人联手陷害他,她没有跟其他任何人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