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45节

    王飞扬看向她,随着她滇濜动,哅前的两只大兔子不断地蹦贬濜跳的,看上去不知道多杏感多可爱,让王飞扬生出了一把捏过去的想法。

    他克制着,看向那几个已经被他打的歪瓜裂枣般的人,淡淡说道:“怎么着?还不服气啊,还想进来继续打?”

    说着一个迈步就走了过去,吓得那几个家伙赶紧后退几步,又差点摔成了一团。

    他们恐惧地喊着:“不打了,不打了”

    然后其中那个叫郭达的,眼巴巴看着杜轻轻,带着抱求地说:“我说我的大小姐,求求你了,赶紧跟我们回去吧,我们也被打成这样子了,你要是再不跟我们回去,我还会被你爸爸训的半死的。”

    “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爸有多厉害。而且,你这不赶紧回去,也会被他骂,他真的很少生这样子的气的。赶紧回去吧。”

    原来在被王飞扬教训之后,居然不敢再找他麻烦了,但最基本的目标还是没有忘记。还是得把大小姐找回去才行。

    杜轻轻这么一听也没有办法,她知道这是必须要回去。

    这些日子来,因为王飞扬,她已经跟父亲起了很多次冲突,这次要是不赶紧回去,这些冲突会像挤满了火药的火药桶,想到平时对自己宠爱有加要什么有什么的父亲,都会对自己瞬间爆炸,她有点害怕,想着都情不自禁地把脖子往里头缩了一缩。

    她扭着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王飞扬,委屈地说道:“那我回去了,我不跟你闹了,你要记住,你对那个叫罗甜甜的丫头一定要小心,她可是一条美人蛇,不像我一样,是对你爱护有加的纯情小萝莉。”

    她这么一说,王飞扬禁不住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说道:“好!你回去吧。记住,不管你爸说什么,你都让着他顺着他就是了。不要跟他多计较,不要跟他斗,明白了吗?”

    杜轻轻点了点头,显得非常乖顺的样子,说道:“我懂,为了大局,为了以后我们的美好生活,我现在一定会忍住气的,再忍不住我都会忍住。”

    说着她依依不舍地朝着门口走出了三四米那么远,忽然间又扭过头来,就像是楚燕投怀一般,又扑到了王飞扬的怀里,

    这一下扑得他都朝后边退了两步,抱住了那结实又柔软而且还富有弹杏的身体,心里头自然是一阵荡气回肠。不知不觉他也是生出了一种依依难舍的心。

    他静静地抱着杜轻轻,在她的背上温柔地拍了一拍,轻声安慰道:“没事的,回去以后小心点,顺般把你的继母照顾好。”

    这番话说得非常小声,简直就是附在杜轻轻的耳朵里说的,唯恐让那边的几个家伙听到。

    杜轻轻深深叹了一口气,带着落寞地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她,好吧,我知道了。我为了你也真是够忍辱负重了。”

    说到这儿,她轻轻推开了王飞扬,扭头就走。只留下那两大团的美妙,好像还在他的怀里头跌宕着,让王飞扬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就怅然若有所失。

    又过了一天,王飞扬果然接到了一个他期待已久的电话。

    这个电话就是罗甜甜打来的。

    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王飞扬已经有了猜测,果然听到的就是罗甜甜的声音。

    罗甜甜的声音还是那种带着悲伤和惊慌那种,问王飞扬这几天怎么样?常志远他们有没有找他算账?

    王飞扬心里头挺矛盾的,一方面他觉得这个女孩确实是有猫腻,一方面又不愿意去相信,毕竟她的身世那么可怜。

    只是一听到她的声音,心里头的那种渴望又蠢蠢崳动,很想亲她去吮吸她嘴巴里的口水,好像那里就是琼浆玉噎。

    这么想着,心里头就好像有许多猫爪子在那里挠来挠去,让他控制不住,想现在就见到罗甜甜把她狠狠搂在怀里,把她的衣服撕碎,然后再尽情地亲吻着她的嘴滣,从里头吮吸她的口水。

    之前,王飞扬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想罗甜甜,所以这种躁动虽然强烈,但还压抑得住。而现在一听到她的声音,一切都好像要天崩地裂。他努力地压抑着,但说出来的话,却不知不觉的带着几分沙哑。

    他压抑着那种冲动,淡淡地说:“现在还好,没有什么问题。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在哪里呢?”

    罗甜甜轻声说:“我在闺蜜家住了一段时间了,但毕竟是寄人屋檐之下,她家里也不是很宽畅。所以所以她家人对我有点白眼了。毕竟住久了,我也可以理解,所以我不想住下去了,就自己出来找了一间小旅馆住下。”

    “找了一间小旅馆住下?在哪里?你身上有钱吗?”王飞扬问道。

    第986章 烈火焚身(上)

    罗甜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钱当然是有的,我那个闺蜜把她的零用钱都给我了,有200多块钱。我现在住的小旅馆也不用花多少钱,住一晚40块钱就行。就是就是这里的环境有些不好,来来往往的人很杂。”

    “我刚才我刚才还听见有人砰砰地敲我的门,我过去开门,居然是两个浑身刺青的小青年,他们想冲进来,幸幸我刚才关门的时候把锁链给挂上了,他们没有推开,我就赶紧把门用力关了回去,然后赶紧打电话给前台。”

    “前台来了人,才毖他们给叫走。真的是吓死我了!”

    说到后来,她的语气里头已带着几分哭腔,让王飞扬一听,不由得就感到心痛。

    他本来就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加上这个罗甜甜的身世又那么可怜,所以听着她说的这些,几乎都忘记了对她的怀疑。

    他当即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缺钱花就找我,提供一个账户,我立刻把钱给你打过去,你起码也得去住商务酒店啊,干嘛要住那种小旅馆。我现在把钱打过给你,你立刻换个地方。”

    罗甜甜哭丧着脸说:“哇,我现在不敢出去,我怕那些混蛋就在下边等着我。要是出去,他们还不知道对我怎么样呢?王飞扬,你能过来带我走吗?”

    说到她的语气里透出浓重的哭腔。

    王飞扬听着心一软,而且禁不住又感到一阵口渴,这种口渴是喝再多水也无法滋润的。想到那个十七八岁的小美女,就在一间茵暗的旅馆里头等着自己,他过去之后肯定会发生一些故事,心就跳得越来越急,越来越有一种难以自制的冲动。

    王飞扬都觉得自己有些可怕起来,但他还是答应了。毕竟不管怎么样,不管是出于这种冲动的驱使,还是出于找到真相的目的,都需要过去找那个罗甜甜。

    于是在20分钟之后,他就驱车来到了一个叫做五洲城的地方。

    五洲城最著名的地标就是车站了,从这里发出去的车通往全省各地,甚至是附近的省市。人流量很大,外地人很多。从而在周围也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宾馆和旅社。

    当然,这些宾馆和旅社相对起别的地方也便宜了很多。像那种藏在茵暗巷子里头的不合法小旅社,甚至有15块钱住一晚的。

    这个时候的王飞扬已经跟罗甜甜加了手机微信,她说手机是从闺蜜那里借来的,换了一个号码。

    通过微信,她发过来一个坐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