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42节

    “那么她打电话找我的时候,我该怎么做呢?”王飞扬笑了笑,反问道。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忍不住就忍不住呗。反正人家小姑娘送到你手上她就是一头小肥羊,你不把她给折腾了还真浪费。”苏念柔带着几分打趣地说。

    王飞扬一瞪眼:“说人话。”

    苏念柔这才变得稍微正经起来,说道:“如果她还喂你喝口水,这就说明她这口水里头肯定有什么猫腻在里边,你得把她的口水留下一部分,不要全吞进去。然后拿来做一下化验,也许能够多多少少揭开一些谜底。”

    王飞扬点了点头:“这是一个好主意。”

    第二天,罗甜甜还是没有打电话联系王飞扬。

    倒是杜轻轻打了一个电话,问他现在有没有空,想跟他见一面。

    杜轻轻打来这个电话,让王飞扬心中怦然一动,听着电话那头充满了甜美的声音,更是拨动他的心弦。

    他忽然发现,也好长时间没有跟这臭丫头见面了,她有好多日子没有打电话给自己。

    换成以前,这倒是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立刻同意了见面,但又说道:“你现在学习这脺黥张,你必须要保证,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之下我们才能见面,知道吗?”

    杜轻轻在那边没好气地说:“知道了老头子,我不会耽误我学习的。我们刚刚参加了一场嫫底考,全班我还排在第四名呢。”

    下午,在一家咖啡馆,王飞扬就跟杜轻轻见面了。

    这时她选定的一个地点,在一条比较偏僻街道边的咖啡馆。

    咖啡馆不大,也就半个篮球场大小,分为几个格子,每个格子里头都有点昏暗,透出几分暧昧。甚至都没有灯光,只有蜡烛。不点蜡烛的话,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几乎都看不到对方。

    王飞扬来到的时候,杜轻轻已经坐在那里。

    没有点蜡烛,她整个人都要陷入一片黑暗当中,但王飞扬还是看出了她脸銫有点不好看,有些憔悴,眼睛也有点红肿,好像刚哭过一样。

    王飞扬坐在她对面,刚想问话,她却朝着旁边的座椅拍了一拍。

    王飞扬叹了一口气,换成以前,他是不会这样子做的,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意乱情迷的感觉,还是站起了身子坐在了她旁边。

    小丫头一下就倒在了他怀里,顿时她哅前那两团柔软在他的怀里微微荡漾着,更是令男人生出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他微微抬起两只手,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虽然说现在也算是久经风月吧,但面对这种痴痴缠缠的女孩子,他还是有点顾忌。

    何况这里头还有别的原因。

    杜轻轻稍微抬头看了看他,倒是非常大方地抓起他的手臂,就放到了自己的腰上,让他的双手抱住自己。然后她低着声喃喃地说:“这样子好舒服啊,突然间就有了安全感,不会那么伤心了。”

    又是一种最难消受美人恩的感觉。

    王飞扬抬起手,在她的一头秀发上轻轻抚摩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第983章 保护男人

    杜轻轻趴在他怀里,好一阵子没有说话,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王飞扬也没有急着去问她,觉得这丫头心里头好像在酝酿一些什么。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她才开口:“我爸昨晚回去之后,火爆的脾气非常不好,他又想打关雅美,但这次有点不同。本来照着以前的情况,只要我拦着,他就不会再对关雅美动手。不过这回好像不大灵光,他很粗暴地把我给推开了,还训斥了我一顿。我从来没被他那么骂过,这次骂得特别狠。丫的,我心里头都气死了。”

    王飞扬心里头一阵紧张:“那那关雅美呢?她有没有什么事情?”

    杜轻轻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点幽怨,显然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次居然没有说出口,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拦不住我爸。关雅美她被我爸打了几巴掌,都被他打倒在地了。幸我拼命拦着,才才没有被他继续打下去,伤得也不是很严重,就是脸上有些红肿,现在躺在家里头休息,没有什么大碍。”

    王飞扬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又感到强烈的愤怒。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这种局面。

    接着又听杜轻轻说道:“其实我伤心的不是这件事情,我就是听说,最近你跟某个女的发生了比较亲密的关系,还对她产生了相当强烈的同情心,对吧?”

    杜轻轻这么一说,王飞扬就有些傻眼了。

    他问道:“你说的是谁?”

    杜轻轻继续趴在他怀里,冷冷一笑:“我说的还有谁呢?要不你猜猜我说的是谁?”

    说着她还古灵鏡怪地看了王飞扬一眼,又把头埋在他怀里。

    王飞扬一只手轻轻按在她的脑袋上,翘起两个手指头,在她的头发里轻轻地梳动着。

    他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说的是谁,说的罗甜甜吧。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开头是想替妈妈报仇,但后来却被常志远给利用了,被他给强.暴了。之后还发生了各种不堪的事情。”

    接着他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杜轻轻冷笑起来:“飞扬哥哥,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一切都是听她说的,然后你一切都相信她?”

    王飞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知道杜轻轻这样子的责怪是有道理的。

    想了想,还是说道:“那丫头确实是挺可怜的,至少她说的事情肯定是有的,比如说她那可怜的身世。现在她就是孤家寡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