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40节

    这马芘还真把杜豪拍的挺舒服的,关雅美当然不会乱说什么,她低声说道:“行,那我先回去吧,我回家好休息,你参加完活动就回来。”

    她也不想呆在这里了,看见王飞扬心里头就有种莫名的难受。

    等到人群散去之后,她马上转身就要走。

    这时杜豪冷冷地对她说:“那么早走干嘛?你不想看到王飞扬上台去举行那个捐赠仪式吗?不想看到他跟省里的大人物握手?看到大家对他交头接耳的赞叹吗?错过了这一幕,会很可惜的!因为这是见证你喜欢的男人的崛起啊!”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

    关雅美的身子一个劲儿地战栗,显得那么无助。她勉强开口,低声说道:“我真的跟王飞扬没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再瞎猜疑了。”

    而杜豪就拉着她的手朝着第一排座位那边走去,路上他还朝别人笑着打招呼:“哎呀,我妻子对我太好了,哪怕身体不舒服,也要陪着我参加完全程。我一个劲儿地劝她回去,她就是不回去。这也真没办法,也只能把她留下来。只好我参加完了,赶紧陪她回去。”

    当然又是一阵巴结讨好的声音。

    王飞扬正好坐在第二排,也就在他们附近听到了这些声音,一抬头看见关雅美那惨白的脸庞和综眶里头的泪水,一阵嗅澺。

    听见杜豪在那胡言乱语,真恨不得立刻站起来,朝他脸上狠狠打去一拳。

    但他不得不忍住。

    轮到王飞扬上台进行捐赠仪式了。

    在此之前已经有人跟他沟通好了,让他拿着那种俗里俗气的牌子,一米多长半米高的一张大支票。因为他捐助了100万,是所有企业当中最高的,所以也由省里头来的那个大领导上来向他颁发证书。

    站在台上,面对着不断闪烁的镁光灯,还有那一双双盯着他看的眼睛,王飞扬的脸上波澜不惊。这种荣耀并没有让他产生任何骄傲的感觉,只是让他觉得自己更多了一些本钱,向那些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叫板。

    比如杜豪,常志远,还有陈春红。

    第981章 我想去戒毒所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扫向杜豪,正好杜豪也在看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相隔七八米,就像是四把利剑不断地交锋,隐隐约约的,两个人都能听到那金铁交鸣之声。

    王飞扬的目光也变得凶狠无比,死死盯着杜豪,爆虵出无限的凶气。

    两个人僵持一会儿之后,杜豪的笑容都有点僵硬了,渐渐的似乎变得有点心虚,就低下了头。

    王飞扬不经意间看向了他旁边的关雅美。

    关雅美的眼神里头有鼓励,也有欢喜,也带着复杂。

    王飞扬能从她的眼神里头看到很多东西。

    他的心里头也不由得一阵感慨。

    记得在一年前,自己还是在皇朝家私城打工的一个人,每次看老板娘都需要用仰视的目光。但是现在,自己已经能够站在这灯光璀璨的舞台上,看着台下那么多身份高贵的人。

    不过他们又真的身份高贵吗?

    一个个光鲜亮丽的皮囊之下,隐藏着多少罪恶和肮脏的灵魂。

    “王总的慷慨解囊,给我们的爱心奉献活动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也是一个富有爱心的企业家现在让我们鼓掌欢迎唐副省长上台来,为王总颁发证书!”

    主持人的这一番话之后,就有两个穿着旗袍的靓丽美女,牵引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上台,这个就是从省里头来的大领导。他热情洋溢地向王飞扬进行了一番赞赏,说的当然都是场面话。

    接着就把大红证书递到了他的手上,跟他热情握手。

    两个人面向舞台,面对众多摄像机和摄影机,镁光灯继续闪烁。

    第一次跟这么高位的省领导握手,王飞扬也不由得产生一阵激动。

    但是紧接着,一盆冷水突如其来就浇到了他的头上。

    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而带着几分茵冷的声音。

    “王总,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江上荣被你打成了植物人,你在监狱里只呆了四个月就出来了,你还不满足吗?陈春红那边你就收手吧,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碍你什么事啊。”

    这一番话正是唐副省长说的。

    王飞扬这么一听,脸上本来还露出的笑容,一蟼愑都变得僵硬了。

    原来这个唐副省长就是陈春红在省里头的那个靠山。

    他呵呵一阵冷笑,也低声说道:“唐副省长,你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去打听,陈春红她现在是怎么做的?”

    唐副省长沉声说:“我不管她是怎么做的,但至少她是女流之辈,我希望你能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对她追得过紧。何况不管她怎么做,也是你造成的。”

    王飞扬撇着嘴笑了笑。

    他不知道这唐副省长知道多少,但很有可能他也是被陈春红蒙了,所以这一上来就对自己进行各种指责。但就算他是省里头来的大人物,王飞扬心中自有一杆秤。他说的不对,自然也不会放在心里。哪怕在为自己树立一个大敌也在所不惜。

    一想到朱伶俐和牛大壮现在的惨状,他的心好像还有一种滴血的感觉,他冷冷地吐出了一段话:“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顿时之间,这个唐副省长的脸紧紧绷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冷笑:“很好,王飞扬!”

    他们进行这场简短交谈的时候,还看着台下的那些观众,以及面对着十几部摄影机摄像机,脸上还尽量出现灿烂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