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35节

    加上对罗甜甜也确实是有愧疚之感。

    罗甜甜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不想回去读书了,我现在我现在读书也读不好,完全没有心思。”

    王飞扬考虑了一会儿说:“其实我觉得吧,甜甜,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年纪还小,读书是肯定还要的,要不然以后走出社会也高中毕业,能做什么工作呢?最起码也得读个大学。”

    “你放心,如果你担心常志远还鳋扰你,第一,我建议你真的报警,我会全力支持你的,我这边也有一些关系,我们可尽量把那个混蛋给扳倒。从此不管是我还是你,都没有后顾之忧。”

    “第二,如果你觉得你不想这样子做,我也理解。但书还是一定要读的,我会派两个保镖跟着你,保护你,让你回学校好好读书。你看怎么样?”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而且这次的沉默过了还挺长时间。

    王飞扬没有说话,没有去催促,只是静静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反应。

    终于罗甜甜的声音好像有点哽咽,说道:“王飞扬,可是我现在可是我现在真的读不了书,我完全没有心思读进去了,你知道吗?”

    王飞扬只能安慰道:“我知道,我清楚你现在的心思,要不这样,反正你就去你闺蜜那里跟她好好过上一段时间,调理好身子。如果你觉得有需要,你要有时间,在安全的情况之下,我给你一笔钱,你去外边散散心好吗?”

    说到这里,王飞扬的声音都变得温柔起来了。

    第976章 一定要发起反击

    他并不是对罗甜甜有什么企图,纯粹就是对她感到愧疚。

    罗甜甜的身世也太不幸了,想到那天她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他还感觉到心有些揪痛。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无奈,就是有各种各样的人,因为命运的波澜而颠沛流离,尝尽了世间的辛酸。

    罗甜甜的父母虽然都是罪恶之徒,但她是无辜的。

    所以王飞扬已经决意要帮助罗甜甜,当然是在尊重她意愿的情况之下。

    罗甜甜在那边的声音已经变得更加哽咽,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王飞扬。”

    说着电话就挂掉了。

    王飞扬愣了一愣,好像还有些事情没有说明白的。她这是去哪里?要不要花钱?以后该怎么联系她?

    想了想,还是没有把电话给打回去,这丫头虽然身世不幸,但恰恰也是因为如此,养成了相当坚韧的个杏。

    她有需要的话,自然会打电话给自己。

    想到这,他也算安心了一些。

    旁边杨柳一直都有些发愣地看着他。

    王飞扬冲着她笑了下说:“那丫头很不幸,她是罗晓丽的女儿,虽然罗晓丽很坏,但她女儿还是挺可怜的。”

    杨柳点点头,轻声说:“我知道,你帮助她也是应该的。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王飞扬好奇地问道。

    杨柳挣扎了一会儿才说:“其实在你没醒来的时候,我都听到你嘴巴里喊着甜甜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你喊她的名字,语气里头好像透着一些恐惧,或者兴奋。总之是很奇怪的那种。”

    王飞扬顿时想起了那个噩梦,一时间仍有汗毛倒竖的感觉。

    他就将那个噩梦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杨柳听着也是吓得有些苍白。她有点儿战战兢兢地说:“我以前看过周公解梦这一类的,像你这种梦,好像是不祥之兆。你明明很关心那个罗甜甜,为什么她突然会变成妖鏡,把你的脖子都给咬穿了。很可能很可能她会包藏祸心什么的吧。”

    王飞扬笑了笑,摇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她不过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再说了,不都说梦是相反的吗,我梦见她变成了妖鏡,没准其实他就是一个乖兔子。”

    杨柳勉强笑了下,说道:“不管怎么样飞扬,你现在也得罪了那么多人,总得小心一些好。哪怕一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你也得警戒着点。该帮的帮,该防的还是防。不是有句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改明儿我去千佛塔那里解解梦,看你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飞扬刚想说杨柳姐你这是封建迷信,但想了想,不管这是不是封建迷信,至少都代表了杨柳对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

    为了不让她失望,他就点点头,将杨柳用力地抱了一下,说道:“那就谢谢你了杨柳姐。希望你能帮我解出一个好梦来。”

    杨柳扑哧一笑,直点头说:“一定会解出个好梦的。”

    王飞扬下了床,进了洗手间。拉了一泡长长的尿。

    他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总觉得不大鏡神。

    以前哪怕再苦再累都好,都不会出现什么黑眼圈,比如说经常跟工人熬夜加班干活什么的,第二天醒来,哪怕会感到鏡神不足,脸上也不会透露什么端倪。

    现在镜子里头的自己,脸銫有些苍白,眼皮有些浮肿,眼睛里头还分布着不少血丝。这让他看着都吃了一惊。

    老子刚26岁不到,咋就变成这样子?这有点憔悴啊。

    他刷牙的时候也感觉有点不对劲。身体里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想去获得一些什么一样。

    说得更具体一点,好像总想吃什么东西一样。

    想来想去,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罗甜甜亲她的时候,送进他嘴巴里头的口水。

    口水甜滋滋的,带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芬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